2013年1月17日 星期四

《隨拾》....( 白墨)

查看「無墨樓‧麗璧軒」博客中「統計資料」,發現最近幾週,瀏覽《蛇年》一文的讀者非常多,幾乎每天都排在第一位。這是十二年前本欄第228篇隨筆,而第227篇《肖蛇》所羅列的資料中,還沒有習近平。1997年是丁丑牛年,肖牛的董建華出任香港特首;十二年後的己丑年年,肖牛的奧巴馬出任美國總統;他們倆在牛年並沒有「犯太歲」,而且還晉爵升官。毛澤東生於1893年癸巳年,習近平生於1953年癸巳年,他和毛澤東相差整整一個甲子,2013年癸巳蛇年,肖蛇的習近平出任中共中央總書記、中央軍委主席、中國國家主席,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江澤民說:
「黨的總書記、國家主席、軍委主席三位一體這樣的領導體制和領導形式,對我們這樣一個大黨、大國來說,不僅是必要的,而且是最妥當的辦法。」(見《江澤民文選》第三卷)但不知肖蛇的習總書記,能否有肖蛇的毛主席之野心、魄力、圓滑、敏銳,是否有毛公引蛇出洞的手段和目空一切的霸氣。

且不談肖蛇名人如何蛇蠍之心腸或吞象之貪婪,因為我也肖蛇,也是癸巳年生。還是說說與蛇年有關的話題。首先是集郵:加拿大郵局推出蛇年生肖郵票、首日封、紀念幣,這已經是第二套,猶憶2001年辛巳蛇年,我一早去郵局,以為會像在香港通宵排隊搶購,結果出乎意料之外,沒有多少人詢問,當我說要買一百張時,職員愣了一會,找了好久,才找到四十多張,叫我再到其他分局,也許有存貨。今年我到拉娃郵局,遇到同樣的結果,搜索一番,寄國內的只有三十幾張,寄海外的也不超過四十,給我留了電話,謂有郵票送到時會通知我。女職員很有禮貌的說:像您這樣一次買一百張紀念郵票的顧客,我還是第一次遇見。來大量購買的一般都是普通郵票,而公司郵寄不需要貼郵票,只打印貼紙。我又向她詢問蛇年紀念幣,買了一個31.39克銀幣,面值15元,售價98.88元;女兒聖誕節曾送我一枚7.69克的蛇年銀幣,面值20元,售價31.95元。我買了兔、龍、蛇,尚欠豬,家裡四生肖就全買齊。記得2006年初,子漢先生曾經於多倫多送我一枚狗年紀念幣,他當時還很健在,與我在龍城飲茶,談笑風生,他說等豬年時,他會再送我一枚紀念幣,我笑答:豬年該輪到我送您了吧!誰料他會在狗年臘月廿二日(2007.02.09)病逝,等不到丁亥豬年紀念幣推出。

曾將郵局第一套十二生肖郵票放進鏡框懸掛,記得第一枚是1997年牛年,直到2008年鼠年。2009年牛年推出第二套,到今年積累五枚,還有七年第二套就出齊;長達24年計劃,真不簡單。我這集郵迷,花在郵票上的錢不少,但比起一些朋友每天兩包香煙二十幾元,我還不算離譜。有了這樣的「比」真好,至少給自己有充分的理由去買書、蒐集錢幣、郵票。儘管很多人已經不再郵寄賀年卡,改為電郵,我仍然用最老土的方式,貼上一張小蛇給遠方的親友,或在賀卡中夾上未蓋郵戳的蛇年郵票,寄去一份懷念,一聲祝福,一點心意;有位卡城老人家回函,表示「失望」,謂整張賀年卡就只有幾行字,想知道多一點訊息,想了解這一年中經歷的事,至少附來一張合家歡照片。不少朋友用信函取代賀卡,去過哪裡旅遊、兒女嫁娶、添了小孫、搬遷新屋等等,一一交代,還加插彩色照片在信中,既不用去找買或印製蛇年賀卡,又能表白一番,也是科技進步的又一見證。

《滿城賡詠全集》編排接近尾聲,曾經收到不少詩友要求更改錯字,或整句重寫,或增刪、更換。逐一致電、回函,謂有些字改後平仄失粘、格律調亂;有些句子不能改,牽一髮而動全身;有幾個字是為了遷就平仄,如「昔日」改「昔年」,「微雨」改「細雨」,「末日來到」改「末日降臨」;有的是為了避免犯「三平」、「三仄」。用心良苦,不為外人道也。記得譚公出版詩集時,曾對我表示:「舊作中凡是出韻或平仄出錯的地方,不要更改,保持原貌,這樣可以前後對比,知道自己詩藝的進步。」(見《譚銳祥詩集》代序)壇主謙遜和實事求是的態度,是虛懷若谷的體現,令我深感欽佩。「詩壇」結束後,每星期再也收不到譚公手寫的詩稿,令我有一份說不出的失落感,內心的負咎日愈沉重。編審《全集》過程中,每讀到譚公賀詩會成立第一週年、詩壇第一百期,直到第十三週年、詩壇第六百期,一幕又一幕的往事不斷浮現眼前,心中感慨萬千,欲語無言!

昨天喜接廖萃川老師從北京寄來第一張蛇年賀卡,他老人家由緬省溫尼辟回國定居已快二十年,每年都不中斷的給我寄來賀年卡。他擔任《緬省越棉寮華報》主編那些日子,是最難忘的美好回憶。天下無不散的筵席,廖老師、王家英、田淑丹姨,這幾位華報功臣都相繼遷居國內、香港、卡城,三十年後,華報上的作者,留到今天的所剩無幾了。詩會鄭石泉詩翁就曾經在緬省溫尼辟為華報義務編稿,一切都好像發生在昨天。也許若干年後再回顧「詩壇」,相信也會有一番感嘆。幸好還有一部《滿城賡詠全集》可以留傳下來,十三年的耕耘,總算有些收穫,應該「不枉此生」也!

(2013.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