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5日 星期六

诗歌....( 余良)


游吴哥窟
(一) 小手举小舟
紧步傍身跟
群童她最小
叫卖未出声

(二)挂笛当盛装
微笑露慈光
问起前辈事
开口两心酸
(三)豪宅似宫殿
破屋排排连
阔客昂首走
乞童滿街边

(四)雄踞百里地生辉
神匠精工宏而伟
惊叹古昔太盛世
忍看今朝血渗泪
悠悠岁月不可追
赫赫战功壁上垂
细看高棉沧桑史
一代英豪究是谁?

忆故里
已是硝烟弥漫起(一九七零年柬埔寨战争爆发)
走南闯北到山区(我与一百多名青年学生来到中部山区)
蛇虫走兽大盘踞(这里是无人烟的野生动物世界)
丛林荆棘野草稀(一个荒芜的原始地区)

五湖四海众兄弟(来自不同地区的青年朋友像兄弟姐妹)
伐木搭屋薯充饥(过着艰苦的劳动生活)
扬斧挥锄争朝夕(完全的自力更生,为生存而奋斗)
日出日落汗淋漓(每天起早摸黑,日日大汗淋漓)

挑水浇田史无例(农民靠雨种田,我们是挑水种山稻)
北大荒凉堪与比(好比中国北大荒那样艰难)
开山辟林夜捕鱼(白天烈日下开辟山林,夜晚寒风中湖边捞鱼)
艰苦拼搏有志气(协力齐心,壮志豪情)

同舟共济常激励(同舟共济,互相鼓励)
互助友爱昐归期(昐望祖国把我们接送回国)
蔬果稻田尽碧绿(稻田终于丰收,园地果菜碧绿)
山寨勃勃现生机(原始山区已成一片生机)

红柬赤祸肆大地(一九七五年柬埔寨沦陷于红高棉)
百万庶民成蝼蚁(几百万市民如蝼蚁般被驱赶)
黑鹰魔爪逼迁移(红高棉也把我们逼迁到更深入的山林)
山岚瘴气疟疾区(那里更是无人烟的疟疾区)

垦荒耕种挖沟渠(我们和民众艰苦劳作)
带病犁田腹空虚(即使是生病或饥饿)
瘦骨嶙峋衫褴褛(人人体瘦如柴,衣衫破旧)
思亲茫茫苦无期(天天想念亲人却不知何时能相会)

月月年年查阶级(红高棉常年在民众中调查阶级成分)
时时日日声色厉(每天像凶煞般严厉监视人民)
多有移民失踪影(经常有许多的城市移民突然失踪)
伐林惊见埋尸体(我们在砍伐树林时常发现埋尸的洞穴)

赤柬垮台越军起(七九年一月七日越南军推翻红高棉)
携妻带女回山区(我带着妻女回到原先开辟的山区)
已是屋破篱笆倒(原来的木屋和田园都破败不堪)
黄土路上风凄凄(阵阵凄风刮起的黄色沙尘更显悲凉)

肩挑破烂背草蓆(我挑担背篓,踏上回乡寻亲茫茫之路)
面容枯槁如行乞(大小三人像乞丐般)
孤野寂树路无人(走出这个无人的原野)
赤足徒涉告别离 (终于离开这曾经艰难奋斗的山区)

渡过穷山恶水地(几经颠波流离)
又再浪迹到天际(来到遥远的柬泰边界)
历尽艰险西方去(又历经死里逃生终于为美国收容)
弹指二十又有七(转眼间已经过了二十七年了)

穷乡故里长思忆(人在美国,心里记挂着那个穷山区)
梦里常闻冤魂啼(夜里常梦见那些熟悉的死难民众)
烽火连天炮声急(白天又似乎听到的炮火轰隆声)
隔洋哭声正凄厉(是善良的民众倒在血泊中哀号?)

连年征战精力疲(越南军把红高棉赶尽却未能杀绝)
耀武扬威终不支 (想长期占领柬国却力不从心)
内外交困马失蹄(自身也陷入重重危机)
和平仍须靠国际(在国际努力下终于实现和平)

爱恨忧怨悲与喜 (我百感交集)
魂牵梦萦穷山区 (萌起了去看那山区的念头)
我今飞越路万里    (我终于踏上万里之路)
重回山寨蛮荒地 (回到了那个曾经荒芜的山区)

山林旷野貌依稀 (山林原野似乎原来的模样)
破屋残柱强撐倚 (曾经搭起的木屋只剩几根木头)
鹰狗豺狼何处匿 (那些穷凶极恶的红高棉到哪里去呢?)
徒念乡亲犹歉噫 (那些城市移民如我的鄕亲又到何方?)

岁月蹉跎叹嘘唏 (无情的沧桑的岁月啊!)
人去寨空泪染衣    (面对无人空寨我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悲哀冤魂难伸雪 (我为含冤死去的鄕亲悲哀)
稍慰人间有正义 (稍为感到安慰的是他们得到世人深深的同情)

飞越重洋回美去 (我还是要回去远隔重洋的美国)
再别山寨情依依 (再次的告别真有些依依不舍)
愿你不遭暴风雨 (这个曾经奋斗过的山区啊)
青山绿野应可期 (但愿你从此不再遭难,再现碧绿田园)

(2005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