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20日 星期三

《迎年》....( 白墨)


瑞雪歡春,靈蛇接福,開元吉日伊始。東風送別壬辰,白絮迎來癸巳。滿腔宏願,才憧憬、昇平新歲;又展望、錦繡前程,夢境最堪同醉。

乍回首、烽煙四起;更感懷、戰雲千里。人間樂土何尋?道德沉淪無比。上蒼有眼,先收拾、亂真塵世;再整建、破碎山河,共享自由天地。
                                                                                                  ──東風第一枝‧癸巳新年感賦
在海外過農曆中國新年,是沒有公眾假期的,正月初一照常上班。今年癸巳新正,適逢星期日,難得休假,是個好兆頭。我一早就向工頭表明,2月9日星期六我不會加班,因為是除夕,送舊迎新,多少倍工錢也不幹。這樣一來,夜班就有四、五名寮人工友也相呼應,他們有的是華裔血統,也有的是華人女婿,一下子少了這麼多人不肯加班,老闆只好就範,宣佈本星期六工廠休假一天。
兩個女兒的好友都說要到我們家分享中國新年的氣氛,約好除夕晚上來吃團年飯,足足十人。猶憶去年除夕,也有幾位到來。老伴可忙了,開了菜單,上網看烹飪資料。我則抽空寫賀年咭,海外朋友,送他們蛇年郵票為賀禮;兩女嚷著要我也將賀咭寄到她們的辦公室,可以給老外同事分享。上週日我和老伴、小女專程開車去首都渥太華,到大統華辦年貨,將架上所有蛇年賀咭一次過掃光,還是不夠,職員問經理,告知就這麼多,還幽了我一默:「阿叔,這年頭還有幾人會買賀年咭,您一次買那麼多張,我還是頭一回碰到。」我見到每張賀咭上都有金蛇,還寫上「2013癸巳年」,非常應景。由於存貨不多,離一百張的目標尚遠,只好遷就一番。先寄給老一輩的,再寄給沒有電腦、不會上網、收不到電郵的長者,最後才寄給幾位老同學、文友、詩友。其他能在網上衝浪的,都會以電子郵件取代。因為有些文友事先聲明,不會寄卡,也不希望收到郵差送去的賀咭,「環保」也!我這老頑固,既不環保,也不節約,更不悔改,奈何!哈哈!

上星期六中午與譚銳祥壇主到福臨門飲茶,席間談及何宗雄校長、李文燦師傅相繼入院留醫之事。我感慨萬千的說:「幸好幾位詩翁都出了書,才沒有遺憾;否則,一旦躺在床上,甚至神智不清,想出書已太遲。我不斷苦口婆心規勸年老詩友為自己的詩作結集,然而他們卻意識不到其重要性;經濟條件允許,又不必花一文錢請人打字排版,如果放棄出書良機,實在可惜。」譚公對此深表贊同,又提及「詩壇」停刊五期,很多人都詢問箇中緣由,是否能找出對策,爭取「復刊」。我知道這難題不易解決,很多詩友都停筆、封筆不寫,每期本地詩作已漸少。如果柴多火燄高,人人主動參與,互相助之一臂,把自己當作「詩壇」大家庭一份子,再次掀起寫詩熱潮,屆時才另作打算。譚公於是以「循眾要求」為理由,提議這個星期推出「癸巳新春特輯」,看看詩友反應如何。

我去函《華僑新報》潘潔心社長,信中提及:以前曾許下諾言,只要新報還在,「詩壇」就在,要弘揚國粹,就必須「貴在堅持」,循眾要求,只要還有人愛讀詩、愛寫詩,就有復刊之必要。很快就收到潘社長的回函:「盧大哥,你有任何想法,我都會極力支持。」有了這個回覆,我於是通知各位詩友惠賜蛇年新春大作,兩天之內竟收到三十多首,以至版面不夠,有一些還必須割愛。「新春特輯」刊出,向各界拜年,是件雅事,值得一讀,至於今後「詩壇」是否復刊,還要看情形,因為,首先,「出爾反爾,言而無信」,這是我無法接受的原則性問題;其次,本地詩友能否踴躍來稿,稿源會否延續不絕;最後也是最主要的原因,我每星期夜班工作六天,分身乏術,若編輯組稿,能分工合作,我只負責審稿、定稿,可以減輕精神負擔,減少工作壓力。知我諒我也!

迎來新的一年,訂下蛇年大計,《滿城賡詠全集》是新年第一大獻禮。喜接許之遠老師寄來佳文「許序」,已打字、校對完畢,尚欠譚銳祥壇主的「譚序」,就可以成書,約九百頁,洋洋大觀矣。已收到很多詩友認購,還未認購的請盡快通知所需若干冊。張嘉先生在電話中答應以最低友誼價為《全集》催生;他手頭還有《李錦榮詩詞集》也在等我的序文才能付梓,而《白墨詩詞集》再版(增訂本)隨後便陸續跟上。如果蛇年還再有詩友個人專集推出,那將是詩壇碩果豐收的一年。

朋友笑我「三句不離本行」,迎年也談詩,開口不離詩。我曾經說過:祈禱世界和平,國泰民安,這樣的大任留給政治家、教宗發表「元旦文告」時去說,我們升斗小民,只能談點身邊瑣碎的小事,能談詩論韻已算很「雅」了。因為年年禱告,歲歲祈求,到年終盤點,歲暮回眸,依然是遍野烽煙,戰雲密佈;依舊是到處示威,隨街抗議。天災、人禍是不會因為祈求而消減;動亂、槍聲更不會因為禱告而平熄。這就是人生,這就是紅塵!所以,「既來之,則安之」,以平常心過年,不強求富貴,不乞討功名,榮辱乃雲煙,知足則常樂,當駿馬降臨時,你不會臭罵「毒蛇」就好!
(2013.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