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31日 星期日

葉落湄江—連載-22….(姚思)


人們對和平的渴望
回到報社,我向老李匯報了此行情況,和我對柬方態度的的疑慮。老李用大手拍拍我的胸膛,笑著說:你這教書匠,能注意到這些問題也就不簡單了,大老黃不在,我走不開,你就代我去向領導上匯報這個情況吧。

2013年3月29日 星期五

恭賀曾習之老師八四榮壽....( 江麗珍、蔡麗華、盧國才)

滿庭芳
                       ──恭賀曾習之老師八四榮壽(試和國才同學)
                                                                                             ‧ 江麗珍‧
幾縷馨香,萬般心意,乘雲遙寄吾師。翠松青柏,雙鶴點金詞。人壽天長地久,歡不盡、共飲佳卮。南山外,鶯鳴鵲躍,相競賀期頤。
深知。情義重,盈囊傾授,訓導無私。任春夏秋冬, 玉綴瓊枝。多少陳年故事, 合譜就、璨爛傳奇。和風拂, 芳凝綠聚, 雅緻入新詩。

滿庭芳
                    步韻國才同學——恭賀曾習之老師八四榮壽
                                                                                          ‧蔡麗華‧
網報佳音,友題榮壽,《滿庭芳》賀恩師。意深情切,漏夜讀新詞。感動丹心掬付,傾醇釀、欲敬三卮。研朱墨,尋思步韻,執筆頌期頤。
皆知!弘國學,崇賢重德,揚善無私。謝春風化雨,桃李薰枝。回憶校園歲月,常記得、啟發傳奇。今遙祝:樁萱並茂,健賞百齡詩。

滿庭芳
──恭賀曾習之老師八四榮壽
                                                                                           ‧盧國才‧
癸巳年二月廿四日,乃任歐(習之)恩師九秩晉四榮壽,謹獻賀詞,聊表寸心。
萬里雲山,五洲桃李,蟠桃齊獻恩師。九如三祝,靈感釀成詞。好酒香醇一甕,憑筆墨、共醉千卮。同窗聚,年年添壽,夫子慶期頤。
求知!欣立雪,程門有德,孔道無私。讚心血栽培,散葉開枝。多少春秋耗盡,寫下了、歲月傳奇。身常健!紅楓片片,情染彩霞詩。

2013年3月27日 星期三

《雜敘》....( 白墨 )

「詩壇」復刊三期,各方詩友來稿非常多,《華僑新報》版面有限,每週最多只能刊出三十來首,其餘無法見報的,統統都貼在網上,諸君可以到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詩壇」網頁瀏覽。沒有時間性的稿件將會押後;一稿多投的,恕不能刊登;一次寄來數十首的,也只能酌量發表;而不符合格律的,只能割愛。有些初入門的詩友,做詩基礎還未打好,建議多寫一段日子,當平仄、押韻、對仗等基本常識都能掌握,才涉及填詞。因為,如果連一本《詞譜》都沒有,便急於嚐試,結果連連出錯;若一改再改,就失去了原汁原味,變成「照貓畫虎」,拾人牙慧,寫不出自己的風格。

2013年3月25日 星期一

紅楓片片情(詩文集)-連載-2….(曾習之)

赠序
薛 序        法國巴黎 ‧薛世祺(理茂)‧
《紅楓片片情》(曾習之文集)百餘篇近廿萬字,散文、評論、遊記、專訪、序跋、悼祭、報導、書信、詩歌吟詠,全部齊全。附曾夫人廖如真女士文選,錦上添花。巨著問世,可喜可賀。

2013年3月23日 星期六

葉落湄江—連載-21….(姚思)

羅錦春紀念碑彈痕累累
一九七三年一月底,在越南南方,交戰各方都停止了戰鬥。但在柬埔寨,柬共卻不肯停戰,柬埔寨戰場的戰鬥繼續進行著。不過,現在戰爭已遠離柬埔寨東北區,集中在金邊周圍及附近幾條大公路上。東北區顯得比過去更加安靜,連美國飛機也少來了,偶爾才有一架兩架的偵察機飛過。白天,大批越南僑民返回越南南方,長長的牛車隊掀起沙土泥塵,在叢林中向南方蜿蜓而去。有些夜晚,則是北越部隊大舉南下的時刻。那些部隊來自舉世聞名的胡志明小道,從上丁省以下轉入寬闊平坦的第七號國家公路,每一批人數不知幾百幾千,白天躲藏在森林裹,不露痕跡。夜色降臨,他們早已準備就緒,一窩蜂擁到七號公路上,喧鬧之聲此起彼伏,像是年節盛會,熱鬧哄哄地往前趕路,好幾個夜晚才過得完。一段時間之後,第二批又下一來了,看樣子是越共利用停戰的機會秘密增兵。

2013年3月21日 星期四

《浮沉》....( 白墨)


由於每週上班六天,日子匆匆,倍感時間過得真快,轉眼明天就是3月21日春天的第一天。迎接春天到來的,竟然是下了35公分的雪,把滿地可便成了滿地白。放工後還要花好長時間清除車上厚厚的積雪,一路上開得很慢,回到家已經六點半了,能睡幾個鐘頭實屬難得。如果問我,什麼叫做度日如年,我真的回答不出來,因為我的時間總是不夠用,只能用光陰似箭、日月如梭來形容。

2013年3月18日 星期一

紅楓片片情(詩文集)-連載-1….(曾習之)

作者簡歷

曾習之,乳名曾元春,學名曾任歐,曾用名陳增輝,現用名陳文稱。原籍中國廣東省東莞縣清溪墟夏屋村人。八十年代起成為華裔加拿大人。庚午年春,出生於柬埔寨王國茶膠(Takeo)省磅芷市。

 一九四三年中文小學畢業;一九四六至一九四七年負笈金邊市華僑中學讀初中;一九四八年初中畢業於越南西貢(堤岸)市義安中學;一九五零年至一九五二年夏就讀於西貢(堤岸)市遠東中學(外語學校);一九五二年八月回國升學;一九五五年夏畢業於北京財經學校工業統計科;工作一年後再考入大學;同年秋(即一九五六年)和學友廖毓英小姐結婚。一九六零年畢業於北京師範學院(後改現名為「首都師範大學」)中國語文系本科(四年);並於北京市任高中語文教師五年。一九六五年夏返回原居地,旋即受聘擔任柬埔寨王國首都金邊市端華中學專修(高中)語文教師。翌年兼任文史教務員。一九七零年秋重返越南西貢市,一九七一年受聘擔任邊和市育德中學教務主任兼授初中三、高中一(該校增設高一班)語文課。一九七五年五月,受華運文教組委任同張君之(德潛)先生兩人負責編寫暑期中小學各級語文臨時教材;六月間又奉調同吳秋、張君之三人接管原堤岸英德學校(後改名為「陳開源中學」),由吳、張、陳(作者)三人組成校委會,作者兼任華文教學部主任;並參與編寫中學語文教材工作。翌年十二月,因十二指腸潰瘍大出血,申請退休獲批准。

中越交惡,越共進一步採取排華、驅趕華人之政策。華人,尤其是華文教員已無立足之地了。一九七八年年底,作者不得不先帶著三個孩子乘漁船投奔怒海以尋求自由。幸平安抵達馬來西亞難民營;一九八零年春定居於加拿大(妻兒三人則於八三年夏從越南西貢飛抵加國團聚至今)。同年十月,獲得本市Misericordia醫院錄取,入院工作直至一九九三年底光榮退休。
 一九八五年起,開始參與華人社團工作,先後受聘擔任「愛城越南華僑聯誼會」常務顧問兼會刊主編;當選「愛城潮州同鄉會」第三屆理事會秘書長;一九八七年當選為「愛城越南華僑聯誼會」第五屆會長;一九八八年領導創立「愛城越棉寮華人敬老社」,兼任該社常務委員會主席;一九九五年當選「愛城越棉寮華人敬老社」第四屆社長;二零零零年再度當選第七屆社長。十多年間,尚受聘擔任「愛城越南華僑聯誼會」榮譽會長,「亞省福建同鄉會」、「愛城客屬崇正會」、「愛城潮州同鄉會」、「愛城中國象棋會」名譽顧問;「加拿大越棉寮華裔團體聯合會」副秘書長......等職。在此期間,曾先後主編出版了「愛城越南華僑聯誼會」、「愛城潮州同鄉會」、「愛城越棉寮華人敬老社」......等社團十多冊紀念特刊。並為各地多個報刊撰寫文章。

而今,作者年事漸高,體質較差,盼於本屆(二零零二年)任滿後,能辭去一切社團工作,以便集中時間、精神,學習好英文與電腦,使晚年生活能過得充實一些、優閑一些!

「餘暉有限情還在,努力耕耘墾小林」。盼能繼續撰寫出版一部「回憶錄」。

(二零零一年五月廿日於愛城)


  前言
                               -廖如真-
(一)
為了促成「曾習之詩文集」的出版,我一直採取積極協助的行動。而今,「詩文集」所有文稿,基本上已經蒐集就緒;正準備誠邀數位至親文友寫序;遵歐兄囑,我就代表家人為「詩文集」寫此篇「前言」。
(二)
追溯五十年代至八十年代這卅多年間,亞洲正處於風雨飄搖、硝煙彌漫的戰亂之秋。無數家庭被驅趕,被奴役,被殘殺,被迫不得不拖男帶女大舉遷徙、逃亡、避難,投奔怒海,淪為國際難民......。我和丈夫及孩子們正成了「冷戰時代」和「印支地區」──這個不幸歷史階段的受害者和見證人。有幸的是,「皇天不負苦難人」,我們經歷了意識形態的印支戰爭與赤禍摧殘蹂躪十多年之後,大難不死,終能幸運逃出生天,於一九七八年底,平安抵達馬來西亞難民營;一九八零年初獲加拿大政府人道收容,旋於四月二日抵達愛民頓市定居至今。成為民主自由國家的公民之後,我們才真正體會到人權與生命的珍貴。因而我倆心胸豁然開朗,熱情奔放;歐兄治癒了折磨他達二十多年的宿疾(十二指腸潰瘍)之後,更是意氣風發,幹勁十足。他除了一鼓作氣幹了十三、四年粗重工作之外,更利用業餘閑暇,以及九三年退休之後的時間,參與越棉寮華人及社團的活動。為促進印支華人團結合作,促進加拿大多元文化之交流,以及宣揚中華文化和印支及各界華人的優良傳統精神等方面,盡了他的棉力,發揮了他的作用。
(三)
抵加廿年來,歐兄以其敏銳的觀察力,及其那枝健筆,記下了許多有意義的社會活動,社會上一些傑出人物動人的事蹟與貢獻,及其崇高的精神;寫了不少評述國內外大事,或對社會活動的觀感與評論等作品。在此段期間,他先後主編了「愛城越華會會刊」、「愛城越華會新春特刊」、「愛城潮州同鄉會成立三週年紀念特刊」、「愛城越棉寮華人敬老社成立四週年紀念特刊」....等十多種刊物,也為其它各地報刊寫稿,寫了上百篇文章;近年也寫了一些舊體詩篇,「詩文集」總共約廿萬字。以上各刊物都發行至美洲、歐洲、澳洲、亞洲各國各地區,讀者眾多,反映良好。
(四)
 我倆均已年逾古稀,人已垂垂老矣,尚能再活多少年呢?若能在有生之年,將歐兄廿年來所撰寫的文章與詩篇編輯成書,印刷出版,以期能給子孫後代、學生親人、文友知己,以及社會人士留下點滴心聲;並在人生歷程中,留下幾許腳印;更期能於兒孫與學生們心裏,留下永久的記憶!我倆一生缺乏經商賺錢之本領,也欠缺發財致富的意慾,因而數十年匆匆過去後的今天,依然兩袖清風,四壁空徒。這是我倆深感內疚之處。但是倘若能留下一部傳揚中華文化、儒家思想、印支各地華人的優良傳統精神的「詩文集」給子孫後代,其意義則要比留下百萬遺產更為珍貴呢!因為,「曾習之詩文集」乃是歐兄數十年社會活動的記錄,也是他心血、思想品德的結晶。提及外子的思想品德,我必須指出,他的確是一位與人為善、寬洪大量的人,他從來不曾盛氣凌人,從未和別人發生衝突;對親人、孩子、學生關懷愛護備至;抵加定居以後,更自覺自願地為印支同僑、為華人同胞有一分力發一分光。讀者可從其「詩文集」各篇的字裏行間,體味出作者拳拳之心、深深之愛與誠摯之情。如果此書的面世,真的能達到鴻爪留痕之目的,則不枉此生也!這就是我們要出版此「詩文集」的緣由與目的了。
(五)
「詩文集」能夠如願順利付梓出版,全賴我們的孩子們同心協力予以精神及經濟上的支援;數位莫逆知己的關心和鼓勵;更蒙海外薛老師、郭老師、施老師、陳國暲詩翁、本地文壇前輩、文友等為本書作序或文壇好友題詩、題辭,盧國才弟夫婦為本書打字、校對與排版......,使「詩文集」倍增光彩,特此致以衷心的謝忱!

(六)
 由於是首次出版「詩文集」,人手、經驗、條件不足,故錯漏謬誤在所難免,甚至俯拾皆是。懇請諸君予以指正!並希原諒!
(二零零一年九月一日)

2013年3月15日 星期五

葉落湄江—連載-20….(姚思)

魚龍寂寞秋江冷
我每次有事回桔城聯繫,總會在城裹住上一兩天,特別是老黃和陳文去後,老李得兼管那邊的事務,經常住在城裹。我和小老黃輪流進城去找他聯繫,跟城裹的同志就更為熟絡起來。

在桔城,柬共己經派出它自己的幹部管理華僑事務。我們早就靠邊站,大伙各謀生計,有的當教師,有的就在我們的醫生主持的醫院工作,有勞動力的同志就在大樓後面的菜地上勞動。施穎負責那邊的總務工作,她膚色微黑,人長得秀氣,柬語講得很好,既可辦外交,又能管內務,把大樓的總務管得井井有條。華雯也長時間在桔城住,她來到枯城後不久就生下一個男孩,她丈夫犧牲的消息,最後也只得由老黃委婉地告訴她。死者不能復生,傷心也沒有用,有甚麼辦法呢。革命總會有犧牲,大家都來安慰她,鼓勵她把悲痛化為力量。她雖然很傷心,後來也只得面對現實,堅強地接受當前生活的挑戰了。

2013年3月13日 星期三

《泛聊》....( 白墨)

凌晨六點半回到家,雨水把車子洗得挺乾淨;零上五度的天氣,春天似乎提前來到。匆匆上樓休息,約十點醒來,上網查看新聞,全球115紅衣主教仍未選出梵蒂岡新教宗,煙囪沒有白煙噴出,必須再投票。如果未達到七十七張選票當選,煙囪依然噴出黑煙。老伴問我今期隨筆是否寫《教宗》?我搖頭,因為八年前若望‧保祿二世病逝時,我曾寫過第446篇《教皇》,後來德籍拉青格當選為本尼狄克(一譯本篤)十六世,我又寫第448篇《輪替》;並以《歷任羅馬教皇知多少?》和《羅馬教皇本尼狄克稱號知多少?》投寄多維新聞網,詳盡搜集兩百六十多位教皇的資料,花了不少時間和精力;此兩文在全球網站廣為轉貼,新教宗誕生,諸君可以在網上重讀;只要在谷歌上打這兩篇文章題目,就可以閱讀全文;或到《無墨樓‧麗璧軒》博客上,於「總目錄」中查出題目,點擊後便能閱讀。

2013年3月8日 星期五

做了好事不留名....( 廖如真)


去年12月3日上午10:00,我獨自步行往West Edmonton Mall大統華超市買些食物。買夠了之後,便打手機約老伴走過來「大統華超市」大門找我。11:30老伴趕到,我倆便各拎著一個大膠袋食物,相伴步出溜冰場南出口,穿過大停車場,行至W-Mall巴士總站,轉左行到173St-87Ave路口,老伴伸手按交通燈,以便橫過87Ave那邊。我小心翼翼地舉步踏下馬路邊的一剎那,「當心路滑呀!」老伴大聲提醒我;但說時遲,那時快,不料我竟一個滑溜,連人帶物摔倒馬路上。我被這個突如其來的變故嚇得魂不附體了;我拄著拐杖,用盡全身氣力仍然無法站起身來;在傍的老伴使勁地拉我,扶我站起來也不成功。此時,如果後面有車輛奔馳過來,勢必把我們撞個正著,其後果那就不堪設想了啊!正當我倆在焦急萬分之際,忽見對街(87Ave) 那邊,一輛巴士驟然剎了車,一位西人男仕從巴士上跳下來,隨即奔跑過來,只見他快捷而且熟練地用其雙手,從我的背後插向我的腋下,用力向上一提,便將我整個人提起來了。我扶住老伴的肩膀站穩之後,那位好心友人連忙問我:「Are You OK?」我伸縮著手腳,扭動著腰部及身軀,都沒有疼痛。便回答道:「OK! Thank you!」當我接著問他:「What is your name?」時,他只回了一句「Merry Christmas!」便立即跑過馬路那邊,跳上巴士開車向東駛去了。我隨即望見巴士車頭路線號碼是「23」;那位救我的男仕便是該巴士的司機。

23路巴士司機此一救人善行,特別是做了好事不留名之義舉,深深感動了我們倆,更生動地教育我們:「路見行人有難時,應該伸手相救助,救人不須人家酬謝!」這是加拿大民主、自由國家愛護人民,尊重人權的具體表現,令人感動和敬慕。

回到家裏,我吩咐女兒打電話向West Edmonton Mall巴士總站經理通報此事件的經過;希望總站公司,或工會領導表揚23路那位巴士司機的善行及義舉!並探問那位司機的姓名。總站負責人在電話中告知:「我們已獲悉了事件的經過,該23路巴士司機工作組的編號是「705」。12月3日上午11:30該23路巴士由W-Mall總站開出,向東(Will-Wood) 行駛,到173St-87Ave路口處,突然看見紅燈,便立即把巴士剎住!他見到對街有位老人跌倒在馬路站不起來,便立刻跳下車跑過去救人。23路巴士該位司機做得好,他盡了自已的本份。公司會表揚他,但他的姓名恕我們不能奉告!這是本公司的規矩。」

我們居住在加拿大愛民頓市卅四年,類似23路巴士司機這種善行及義舉等事例,屢見不鮮。這是加拿大,以及加拿大人最可貴、最高尚的文明素質與品德。我們熱愛加拿大,熱愛加拿大團結友愛、守望相助的多種族人民!

2013年3月7日 星期四

《女揆》....( 白墨)


昨天接到大女兒傳來短訊,告知來自京士頓皇后大學化學系女教授Suzanne Fortier福爾傑博士,將接替任滿的Heather Munroe-Blum蒙羅伊─布魯姆女博士出任麥基爾大學第17任校長,也是麥大歷史上第二位女校長;在傑出女性名人榜上,又增添一位舉足輕重的教育家。本星期五適逢國際三八婦女節,十幾年前,本欄曾先後寫過「女人」、「女流」、「才女」,對撐起半邊天的女性名人作了各方面的統計;十多年後再讀舊作,政壇上又多了許多新的女傑,必須再補充新內容。多年來編製《人物生歿錄》過程中,從《世界政治年鑒》和百科全書輯錄不少新資料,特抄錄主要人物與諸君分享。

2013年3月5日 星期二

华社最佳榜样....( 余良)

费城中华周报三月一日发表了署名“征人”的短诗,题目是:简朴增长慈悲心。

诗的内容是赞扬知名的慈善机构慈济今年初在费城华埠举行的一次别开生面,富有意义的农历贺年宴会。诗中说,这次慈济新春祈福感恩会不用富丽堂皇的布景,只用圣洁的佛像,不用幻化炫目的灯光,只是简单的摆上多盏小莲灯,没有浮燥粗俗的靡靡之音,只是清越的歌声,发言者没有浮夸的歌功颂德、阿谀奉承,只是低调平实的报导,宴会上也见不到花枝招展、珠光宝气的身影,而是素净无华的志工,见不到道貌岸然、所谓的社会贤达,而是数百位默默无闻、平易近人的热心人士,在这个盛大的场面,没有大摆筵席摆阔显贵,而是既符合环保又有益健康的食物,大家追求的不是美酒佳肴,而是着迷于教人向善的书刊杂志。

2013年3月2日 星期六

葉落湄江--連載-19….(姚思)

越戰停火 柬共不肯罷手
一九七二年底,越、美雙方戰鬥激烈,南越的越共軍出其不意地在柬越邊境出動坦克,攻入了西貢北面一百多公里處的邊境重鎮祿寧市,在越南南方奪取到第一座市鎮。

這些坦克早先通過胡志明小徑南下,到達柬東北轉而取道第七號國家公路,在一個深夜里經過我們報社門前。坦克群發出轟隆隆、嘩啦啦的響聲,驚天動地,把我們從睡夢中驚醒。考李睡眼惺忪,嘟噥著說:﹙甚麼機器?這樣厲害呀。﹚我們擁出路旁,許多村民也都出來了,好傢伙,夜色裹原來是一輛輛黑不溜湫的大坦克,轟隆隆、嘩啦啦地喘看氣,一個勁往南趕路,一連好幾輛呢。這個晚上,可能整個村莊的人都被驚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