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7日 星期三

《雜敘》....( 白墨 )

「詩壇」復刊三期,各方詩友來稿非常多,《華僑新報》版面有限,每週最多只能刊出三十來首,其餘無法見報的,統統都貼在網上,諸君可以到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詩壇」網頁瀏覽。沒有時間性的稿件將會押後;一稿多投的,恕不能刊登;一次寄來數十首的,也只能酌量發表;而不符合格律的,只能割愛。有些初入門的詩友,做詩基礎還未打好,建議多寫一段日子,當平仄、押韻、對仗等基本常識都能掌握,才涉及填詞。因為,如果連一本《詞譜》都沒有,便急於嚐試,結果連連出錯;若一改再改,就失去了原汁原味,變成「照貓畫虎」,拾人牙慧,寫不出自己的風格。
收到老同學傳來大陸網站談「文風」的條目詳解,讀後感慨一番。一開頭就闡明「文風」的意思,然後談到文風不正的問題,最後提出如何扼制應用文寫作中的不正之文風。從頭讀到尾,這篇文章的文風就是百分之百、如假包換的「黨八股」。在假、大、空環境中孕育出來的文風,多少年過去了,一成不變。

剛收到一本《名人錄》,是去年出版的,想知道這些名人是幹什麼的,是官居何位,是做什麼生意起家,結果都是某某黨委書記、副書記,原某某單位領導幹部,某某集團董事長,也不知道這些「集團」是什麼來頭,總而言之,說了等於白說。就像我曾經在數十本大陸辭典中去找「列寧」的職位,結果令人失望,本本厚千頁的書籍,都說列寧是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革命家、政治家、理論家,世界第一個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締造者,「全世界無產階級和勞動人民的偉大導師和領袖」,到底他是黨主席?總書記?部長會議主席?大英百科全書詳細描述他的學歷:中學畢業後進入喀山大學法律系學習,大學一年級時參加學生運動被開除學籍,自學大學法律課程,22歲時以彼得堡大學法律系校外旁聽生資格參加大學畢業國家考試,獲金質畢業獎章和證書。

我喜歡尋根問底,對列寧與斯大林之間的矛盾尤感興趣。明年1月21日就是列寧90週年死忌,他53歲就死去;他是怎麼死的?蘇聯官方宣佈是「腦動脈血管硬化、腦瘤爆裂」,以色列學者通過研究歷史文獻,得出列寧可能死於梅毒的診斷。蘇聯解體後,很多沉澱的東西都陸續浮出水面,公開的文獻表明,早在1895年,醫生就建議列寧治療梅毒。在他死前一年(1923年3月5日),當得知其妻子克魯普斯卡婭被斯大林辱罵和恐嚇後十分憤怒,向斯大林提出絕交,斯大林只好向列寧道歉。文獻還記載,1923年1月4日,列寧在口授記錄中寫道:「斯大林粗暴,這個缺點在我們中間,在我們共產黨人的來往中是完全可以容忍的,但是在總書記的職位上便是不可容忍的了。因此,我建議同志們想個辦法把斯大林從這個位置上調開,另外指定一個人擔任總書記。」像這樣的資料,在大陸出版的各種政治人物辭典是絕對沒有的。如此類推,馬克思、恩格思等名人資料,也都是形而上學的概念性名詞堆砌:偉大的革命家、理論家、哲學家、經濟學家、社會學家、歷史學家等等。

星期日休息在家,與老師通了整個鐘頭的長途電話,聽她忿忿不平講述「奶粉事件」後,仰天長嘯,搖頭歎息。由於毒奶粉風波蔓延,香港海關頒佈「限制嬰兒奶粉出境」政策,引發大陸消費者心中的恐慌;老師在汕頭的親戚,家裡生小孩,聽說在「奶荒」期間,到處去張羅奶粉,於是在加拿大藥房買了兩罐「洋奶粉」四十多加元,到郵局投寄。告知平郵郵費約五十加元,要六到八週才送達;空郵一星期抵步,郵費大約一百三十加元。老師恐怕平郵太久,奶粉壞了,所以就忍痛用空郵寄去。一個星期後,親戚用Skype視像電話打回加拿大,在鏡頭前看到的是奶粉鐵罐被打開,裡面的奶粉已被搞得一蹋糊塗。原來汕頭郵局懷疑這兩罐「洋奶粉」是毒品或違禁品,打開來化驗,也不知道是否被調換,已經不能再食用。白白花了一百七十多加元的冤枉錢,老師整夜睡不好,越想越生氣。

她又回憶幾年前被邀請到國內出席世界越棉寮華人團體聯合會年會的事,由於她的護照有多次出入中國的簽證,以為可以逗留多些日子,所以散會後又去了北京,前後住了超過一個月,當她和夫婿準備從廣州回加拿大時,海關說他們的簽證不能住超過三十天,必須出香港後再進國內,如今不能上飛機,護照被扣留。他們把行李運返老友家,翌日去有關部門詢問,罰款一萬元人民幣,才能離開中國。幸好老友有錢先支付,誰知在離境前,還要簽一紙「悔過書」,老師說:我們是被邀請來出席會議的,如今變成像囚犯出獄似的,要檢討悔過,真令人怕怕!我問老師,能否將這兩件事寫出來?讓大家評評理。對於喜愛寫歌功頌德的文人,也算是上了一堂「政治課」吧!

文人搖筆桿,發發牢騷,無傷大雅,有氣度的領導人當然不會輕易發脾氣。但如果一罐奶粉或一張悔過書的事不解決,人言可畏,就會惹眾怒、犯眾憎,演變成反感,令國家形象大損。過去不斷宣傳「五講四美」,如今的新口號又是什麼?在一切向錢看的新氣象下,還是要講道德文明的。

(2013.0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