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9日 星期二

紅楓片片情(詩文集)-連載-3….(曾習之)

赠序
郭 序      香港 ‧郭燕芝(明志)
月前,舊雨任歐兄來鴻,告以《曾習之詩文集》行將付梓,邀余寫篇序文或詩詞,以湊雅興。盛意拳拳,熱情洋溢。

余久疏文事,筆硯塵封;年逾耄耋,體康日差;文思惘然,書寫更似塗鴉,作序之事,實感力不從心。鑒於任歐兄之誠意,不得不勉為執筆。

余識任歐兄,遠自上世紀之六十年代,距今已四十多年。回憶往事,歷歷在目。當任歐兄受聘於金邊端華中學教職時,余也濫竽該校。在余印象中,他是位瀟灑倜儻、風度翩翩、溫文爾雅、持重樸實之青年教師;數年於茲,由於竭盡職責,默默耘耕,培育了不少優秀學子,贏得他們之愛戴,同事之稱讚。

然而好景不常,隨著赤禍的侵襲,素有和平之都的金城眨眼間變成陰森之鬼域!「端中」數百教師亦匆促星散,各奔西東;斯時,任歐兄亦挈眷開始他艱苦辛酸的人生歷程。經歷了多年的印支戰爭,赤禍的蹂躪,投奔怒海,幸而吉人天相,大難不死;其後,幸獲加拿大政府人道收容,飛到加國之愛明頓市定居。生活在自由之邦,使他倆體會到人權與自由之可貴,下定決心,發憤圖強。他利用業餘及退休時間,參加越棉寮之華人社團活動,在促進華人團結、促進加華文化交流、宣揚中華文化和優良傳統精神等各方面,作出了極大的貢獻。期間復孜孜不倦,發表了極具思想性之評論、及詩文作品。並擔任了「愛城越華會刊」....等刊物的主編,為加國華人奉獻了精神糧食。至此,任歐兄於加國之知名度已逐漸提高,他的作品亦受到人們的歡迎;他那為社會謀福利、為僑胞爭取權益的行動,贏得眾人的愛戴;他歷經廿年努力奮鬥,終於徹底改變了坎坷的命運。而今,正是如日中天,光芒四射。余真為兄欣喜欲狂也。

俗話云:「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後必有一位能幹的女人。」因是,余必須鄭重提及任歐兄之太座廖如真女士,予以推崇讚譽!

如真女士,是位聰明能幹的女性,亦是位相夫教子、持家有方的賢妻良母。端莊賢淑,溫雅嫻靜,學識相當豐富。余與廖女士經數次暢敘後印象良佳,其發言清晰動聽,有條不紊,令聽者讚不絕口。她與任歐兄結縭數十載,愛情之親摯,有若梁鴻孟光;既溫柔體貼,亦同甘共苦,處逆境能堅強面對,共渡時艱,故人皆譽為模範夫妻。任歐兄有今日之聲譽,實賴廖女士之鼎力相助也。

覽閱《曾習之詩文集》手稿,雖屬走馬看花,亦覺得其內容充實,立論正確,字字珠璣,確是佳作,倘人手一冊,應可延年益壽。

余寫是篇,雖名之為「序」,讀之猶若「傳記」,但有一點諒獲共鳴者:任歐兄之優良品德、洋溢才華,及博愛精神,定受大眾之認同,作為處世立身之楷模。

光陰荏苒,滄海桑田,闊別數十寒暑,余已「而視茫茫,而髮蒼蒼」之叟者,今與任歐兄重逢於香江,至深榮幸,辱承雅囑,豈敢違命,是以寫作小序一篇以之塞責。最後,借用廖女士名句:「倘若能留下一部宣揚中華文化、儒家思想、海外華人的優良傳統精神之詩文集,給子孫後代,其意義要比留下百萬遺產更寶貴。」余寫序文之原意既如是,期望亦如是。

附奉:「好事近」、「謁金門」詞二首,與兄共勉。

好事近──懷舊
蕉雨伴椰風,美麗夕陽江色。漫步校園談趣,切磋情如蜜。
煙硝烽火起金城,良朋盡消失。今日有緣相晤,應年年珍惜。

謁金門──勉勵
長懷憶,別後杳無消息。嗟幸穹蒼多憫惜,賜佳音北國。
楓葉縈留芳跡,更喜愛城文擘。僑彥譽君須勉力,建豐功偉績。

郭燕芝(明志)於香港
公元二零零一年十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