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18日 星期四

《偶拾》....( 白墨)


由於搞《每日大事記》資料蒐集,所以對我來說每一天都是重要日子。今天是4月17日,1975年的今天,金邊淪陷,柬埔寨「全國解放」,赤柬奪取政權,魚米之鄉的「和平之島」變成人間煉獄,在柬共統治三年多的黑暗歲月,約三百萬人死亡。逃出虎口的茍活者,家破人亡,沉冤待雪。每年的「黑色四月」,心情格外沉重。三十八年過去了,很多人已下意識的故意不去想高棉悲劇;很多人認為是「明日黃花」,不值得再提;很多人不再計較自己身上的血海深仇;甚至忘記為什麼要投奔怒海;是什麼原因成了難民散居世界各地;更沒有人再去追究誰是柬共幕後真正的操縱者。
每一天都有新的大事增添,4月15日(星期一)波士頓國際馬拉松賽事發生連環炸彈大爆炸,血肉橫飛的現場慘不忍睹;一百七十餘名傷者中,十七名情況危殆;三名罹難者包括來自中國的留學生,還有一位八歲男童。148年前的1865年4月15日,美國總統林肯遇刺身亡。101年前的1912年4月15日,朝鮮金日成出生;這一天剛好也是星期一,鐵達尼號(泰坦尼克號)沉沒,1522人葬身於大西洋中。1989年的這一天,胡耀邦病逝,民眾自發弔唁他的悼念活動,令人對這位歷史名人肅然起敬。也就是這一天,英國謝菲爾德Sheffield希斯堡球場Hillsborough發生利物浦球迷踐踏慘劇,96人死亡,766人受傷。1998年的這一天,赤柬殺人魔波爾布特死去,逃過了審紅庭的審判,他到地府有沒有去見毛澤東沒人知道,他死得像一條狗倒是有照片為證。2002年的這一天,從中國北京起飛的中國國際航空129號班機在韓國釜山金海國際機場降落時撞山墜毀,機上128人全部罹難。

每一天的歷史不斷在補寫,人生的每一天也在發生變化。生老病死,根本沒有人能逃避這個輪迴。2006年曾在網上讀過一篇文章《生命的列車》,把一生做了如此比喻;「人生一世,就好比是一次搭車旅行,要經歷無數次上車、下車;時常有事故發生,有時是意外驚喜,有時卻是刻骨銘心的悲傷。」「降生人世,我們就坐上了生命列車。我們以為我們最先見到的那兩個人──我們的父母,會在人生旅途中一直陪伴著我們。很遺憾,事實並非如此,他們會在某個車站下車,留下我們,孤獨無助。他們的愛、他們的情、他們不可替代的陪伴,再也無從尋找。」文章很簡潔,讀後發人深省,特別在最後寫道:「生命之謎就是:我們在什麼地方下車?坐在身旁的伴侶在什麼地方下車?我們的朋友在什麼地方下車?我們無從知曉。我時常這樣想:到我該下車的時候,我會留戀嗎?我想我還是會的。和我的朋友分離,我會痛苦。讓我的孩子孤獨地前行,我會悲傷。我執著地希望在我們大家都要到達的那個終點站,我們還會相聚。我的孩子們上車時沒有什麼行李,如果我能在他們的行囊中留下美好的回憶,我會感到幸福。我下車後,和我同行的旅客都還能記得我,想念我,我將感到快慰。獻給你,我生命列車上的同行者,祝你旅途愉快!」成為同行者,也算有緣!

回憶生命之旅中陸續下車的親人、師長、前輩和好友,一個個的逝世日期都加添進《人物生歿錄》中,成了歷史。珍惜活著的每一天、每一個人、每一段情;忘記不愉快的每一件事、每一次委屈、每一樁傷害;當你到站下車,能做到無憂無掛,無怨無仇,無冤無恨,含笑揮手告別,堪稱完美。

寫下的每一段文字、每一首詩詞,都是人生的點滴腳印,當你下站後,如果還有人讀你寫過的東西,是讚賞還是唾罵,是共鳴還是抨擊,是感嘆還是噓唏,任由後人評說,你已走完一生。所以,古人強調三不朽:立德、立功、立言,首先要有「德」,德為做人之根本,人可以無立功、立言,但一定要立德。文人留下文字,就必須對「立言」負全責,不能「以學術殺天下後世」。我和朋友們談到「不枉此生」,各人見仁見智,有的說,只要能中一次頭獎;有的說,只要能娶到一位美麗的妻子;有的說,只要能登上萬里長城。當問到我時,我笑說已經「不枉幾生」了!不再有任何奢望,也沒有遺憾。當然,有健康的身體,能與家人一塊旅遊名勝古蹟,就更加「錦上添花」也!

本來開頭寫赤柬入城血腥四月和波士頓馬拉松大爆炸慘劇而情緒低落,一寫到「不枉此生」就眉飛色舞,把悲傷拋諸腦後。人總是要往前看的,在列車還沒到站前,還有很多事要做,還有很多新朋友會結識。詩壇復刊後,迎來幾位新詩友加盟,包括彭懷玉、李忠祜、黃耀梓等,而端華同學關不玉、江麗珍、蔡麗華、許懷嬌等也辛勤筆耕,新作源源不斷。日前喜接何宗雄校長寄來詩作:「病吟」,由夫人徐茹茵女士手抄,多麼秀麗的筆跡,多麼珍貴的詩句;還收到何夫人的一封信函,告知何校長的病情和近況。詩作刊出後,隨即收到詩友多首和詩,大家衷心祝願何校長早日康復,無恙回家。如果問我「不枉此生」還有什麼補充,就是在詩壇上結識到像何校長這樣幾位長者。

剛剛收到小女電郵,她研發的巧克力乳酪已成功,正式出售,並獲卡夫公司嘉獎,可喜可賀!有女聰敏,也算是「不枉此生」矣!

(2013.0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