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8日 星期一

《俗見》....( 白墨)

復活節長週末,我和老伴與小女開車到外埠幾天。想一家人出門,也不容易;因為大女上週去了路易斯安那州新奧爾良,今晚才回來。雖然行程匆匆,幸好希爾頓酒店非常舒適;回程由小女開車,我可以在後座睡覺,這還是幾十年來頭一遭。此次破了例,相信以後就不用由我開車遠行了。
凡事都有第一次。我們去參觀景點,入場券有優待老人,18-59歲是20.55元,60歲以上14.63元,我還差一個半月才滿六十,乖乖買成人票;其實也沒有查證件,但總不肯認老,寧可多付幾塊錢。也就是說,從今年五月份以後,我就成了「老人」。一想到「享有」長者優惠,心中真不是滋味。據說,僑社中敬老團體滿55歲就夠資格「榮升」老人被「敬」,我這心理關口老跨越不過去。

以前總認為,長者可以「倚老賣老」,如今,年青人可不來這一套,想讓他們心服口服,還必須有真材實料,再也沒有「我說了算」那調兒了。過去的「一言堂」、「家長制」如今已行不通,老一輩憑豐富經驗打天下,新一代以學識和文憑登高位,「老子英雄兒好漢」的子憑父貴,也不完全見效。女兒的同學,沒有因為父親是法官而能輕鬆考到律師文憑;也沒有因為父親曾經是律師樓主要合股人而能在見工面試時被優先錄取。她碰了多少釘子,父蔭沒有幫助過她,最後憑自己的努力,被一家規模很小的律師事務所聘請。她來我們家吃團年飯,很感慨的說:我愛你們中國家庭!

有朋友來電話與老伴閒聊,她說不敢娶律師為媳婦,因為「牙尖嘴利」,一定不好對付;也有反對兒子學法律的,他們說:只要有錢,就能請律師洗脫罪名;只要肯出錢,就能打贏官司;那些請不起律師的小市民,豈不沉冤難雪,因無人申冤而白白坐牢。這是對律師的「俗見」罷了。其實,加拿大司法制度十分健全,要定罪也不是那麼草率,很多律師樓對沒有把握的案件不一定會接;而且會要求當事人老老實實說出真相,絕不會為了錢,將無辜的受害人投入冤獄,而令富家公子逍遙法外。而陪審團和法官更不是等閒之輩,會聽一面之詞;在表面證供之外,還會考慮其他因素。

同樣,對醫生的「俗見」也然。有病人抱怨醫生拿沒有買人壽保險的窮人當試驗品,並氣憤的說:為什麼買幾百萬人壽保險的有錢人,病了那麼多年,依然還活下來;一無所有的病人,一推進手術室就像跨進鬼門關,再也沒有出來。我們寮國工友的親戚朋友們,幾乎沒有幾個能活過七十,而更多的是五十幾就走了,一年之中連續送走一個又一個。他們的人壽保險最多十萬,都死了;所以他們很沮喪,也很無奈:「我不知道能否捱到六十五歲退休,因為我怕被醫生宣判死刑。」其實醫者父母心,當醫生一定有遠大的抱負,有治病救人的高尚理想,如果僅僅為了錢,可以學金融,到華爾街當股票經紀,一年有七位數字的收入,何苦要對著病人醫不活的精神壓力。我表妹的大兒子學醫,他說解剖無頭死屍時,很多學生嘔吐,特別是女同學,最終選擇放棄。他的理想是學法醫,我真擔心他每天對著死屍,遲早會精神分裂、冷血、變態、心理不平衡。這當然又是「俗見」。

其實,多少名人逃不過死神的召喚,都在事業最高峰時走了。蘋果電腦的喬布斯,證實得了胰臟癌,手術後癌菌又擴散到肝臟,成功做肝臟移植,最後還是回天乏術,才56歲就病逝。他這億萬富豪有的是錢,可以買下私人飛機,但買不回生命。他留下傳奇,留下尖端科研產品,全球蘋果迷用他研製的手機發「喬布斯病逝」的短訊。如果買一億人壽保險能多活一年,相信很多人肯付款!就像我經常幻想能進入時光隧道回到過去,那怕只有短短一天,如果金錢可以買回一天,就可以改寫歷史,就可以挽回失去的一切。其實,不需要一天,只要一小時,甚至一分鐘,就可以阻止肯尼迪總統被刺殺,就可以救回甘地夫人、布托女總理、林肯總統,就可以讓「9.11」悲劇不會發生。

「俗見」當然還包括對數百億身家的鉅富、叱吒風雲的政客,甚至獲得諾貝爾獎的名人。揮金如土的富豪,只要拔一毛就可以救濟黑非洲大陸瀕臨死亡線上的飢民;手握生殺大權的高官,只要體恤普羅老百姓的疾苦,就不會年年加稅。做總統的兒女,成了第一家庭的天之驕子,享盡榮華富貴,殊不知他們寸步難行,去哪裡都有保鏢,想過正常的學校生活成了夢想。拿到諾貝爾獎之後,名氣所累,寫什麼東西都要小心翼翼,不能隨便下筆,一有差池,就成了眾矢之的。同樣,作家一旦被尊為「文學宗師」,就更要謹慎,遣詞用字,一絲不茍,當然無法像「初生之犢不怕虎」那樣,想寫什麼就天馬行空,亂拳打死老師傅。在這資訊爆炸的今天,一上網就可以海闊天空,無所不知,想以學術嚇唬人也不行了。過去常聽見人家說,某某人是大學教授,某某人是退休將領,如今一網打盡,教授、將軍滿天飛的日子也一去不復返了。想到這裡,才知道腳踏實地做學問的重要。

一管之見稱之「管見」,俗人之見,就套上時下最流行字眼:「原創」,稱之為「俗見」吧!

(2013.0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