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6日 星期一

恩爱情仇在柬越....( 余良)

  当一个国家有过极其惨烈的历史并且震撼着世界的时候,这个国家一定蕴藏着许许多多令人迴肠激荡、心潮澎湃的恩爱情仇、悲愤壮烈的故事。
   《恩爱情仇在柬越》便是记录其中的五个长篇和五个极短篇。

2013年8月24日 星期六

葉落湄江—連載-34.(姚思)


陳綠波之死 永別綠波
 不久之後,跟我們囚禁在一起的陳綠波同志也離開了人世,這又是一場令我們十分悲痛的生離死別。

2013年8月23日 星期五

《旅遊》 ....( 白墨)

收到老同學江麗珍寄來《北歐之旅》遊記,讀罷心曠神怡,眼界大開,思維隨優美的文筆馳騁神遊。北歐四國十六天遊,她與唸醫科的一對子女足跡踏遍丹麥哥本哈根、瑞典馬爾默、哥德堡、斯德哥爾摩、挪威奧斯陸、芬蘭赫爾辛基,每到一處,都寫下文字,留存見證,供日後慢慢追憶。

2013年8月22日 星期四

在北歐旅行-6....( 江麗珍 )



六、波羅的海的明珠
 七月十四日,我們由斯德哥爾摩乘飛機跨越波羅的海,來到芬蘭首都赫爾辛基。赫爾辛基位於一個半島上,三面環海,故又被稱為「波羅的海的女兒」、「波羅的海的明珠」。
芬蘭有十八萬個湖泊,一向來被稱為「千湖之國」,來到芬蘭上空,我們從飛機向下俯瞰,只見數不盡的大小湖泊像無數面鏡子,鑲嵌於茫茫無際的墨綠色森林裡──芬蘭的森林都是墨綠色的,很特別!芬蘭國土面積33萬平方公里,差不多比高棉大一倍,人口卻只有五百萬,比目前的高棉人口少一半。據說,芬蘭沒有貪官,是世界上最廉潔的國家。

2013年8月21日 星期三

在北歐旅行-5....( 江麗珍)



五、北方的威尼斯
 火車離開奧斯陸後,走了六個小時,斜跨整個瑞典,於下午13點半抵達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這時,大雨滂沱,這是我們出行九天以來第一次遇到下雨,還好,大家都有準備雨衣,而且旅店也離車站不遠。

2013年8月18日 星期日

在北歐旅行-4....( 江麗珍 )



四、奧斯陸印象
 七月七日下午13h,我們乘坐火車離開哥德堡,前往挪威首都奧斯陸。在瑞典境內,火車穿越一片又一片的平川,到處都是農田,房子,河流,看得出瑞典的農業非常發達,物產非常豐富。沿途美麗的景致不僅讓我對北歐有直觀的認識,也讓我暗自慶幸自己能有如此一趟美好的旅程。

2013年8月17日 星期六

在北歐旅行-3....( 江麗珍)



三、哥德堡掠影

哥德堡(Göteborg)是瑞典第二大城市,位於瑞典西南邊,是終年不凍的港口城市,離馬爾默有三個小時車程。七月六號中午,我們由馬爾默乘火車來到這裡。
哥德堡給人的感覺與馬爾默截然不同,這是一座規模不小的城市,同樣是在瑞典,同樣是海濱城市,這裡卻沒有馬爾默花園般的美麗景致,走出火車站,只見馬路上車水馬龍,非常熱鬧,儼然一派大都市風貌。在這裡,我看到了瑞典的另一面:不少年輕人全身著黑衣服,男女都戴耳環,髮型怪異並染成各種顏色,全身刺青,非常顯眼,而他們好像並沒有被人當成異類,因為他們的人數太多了!他們裝扮的怪異,不知道僅僅是存心標新立異,還是另有其它原因,我雖然覺得奇怪,但並不想知道。

2013年8月16日 星期五

北歐之旅-2....( 江麗珍)



二、花園城市馬爾默
七月五日上午,我們在哥本哈根乘搭火車,跨越著名的跨海大橋,到與哥本哈根隔海相望的瑞典花園城市馬爾默(Malmö)去。據說,丹麥和瑞典原來是連在一起的,七千多年前冰川時期被分割開了,從此,中間隔著厄勒海峽;以前兩地來往主要靠渡輪,後來,丹麥和瑞典合資,耗時四年,修建了一條連接哥本哈根與馬爾默的跨海大橋,於2000年通車。這是世界第十大橋,全長十六公里,由海底隧道、人工造島、跨海大橋三個部分組成,橋身分上下兩層,上層是公路,下層是鐵路,這樣,從丹麥到瑞典只需20分鐘就到達了。當火車過了橋,我們從車窗向後回望,只見大橋像一道灰白色的彩虹,懸掛於蒼茫之中……渺小的人類能夠如此大手筆的改造山河,真了不起!

2013年8月13日 星期二

在北歐旅行-1....( 江麗珍)



今年三月份,女兒和同學到北歐旅行,她在丹麥打電話給我:「媽媽,這裡很不錯,等我陪妳來看看」。就這樣,促成了七月初我的北歐之旅。
北歐包括五個國家:丹麥,瑞典,芬蘭,挪威和冰島;因為地緣關係和種種原因,一般北歐旅遊只包括丹麥,瑞典,芬蘭和挪威四國。

2013年8月12日 星期一

患難餘生-8....( 姚思)



   遙望西邊路
抵達金邊市之後,我便向朋友們打聽從金邊西行到泰國邊境的考依蘭難民營的路上情況。

從金邊往西,第一站是馬德望市。這大約需要走三百公里的路程,幸好當時的交通比較正常,兩天會有一班火車對開。為防備游擊隊的突然襲擊,火車上有一隊越軍守護,而且車速很慢,半路得在菩薩市停宿。菩薩市火車站附近的民居因此都變成了火車搭客的臨時旅舍。柬埔寨式的高木屋,地板上鋪上草蓆,不失為一個舒適的宿位。租住一個宿位,連一頓簡單的餐,費一只收三十個「里爾。聽該地還有一條有趣的不成文法規,不管你帶有多少私貨,只要貨物進入了民居,就沒有被搜的危險。這大概也是拜當局對私貨採取隻眼開、隻眼閉的政策所賜了。

2013年8月8日 星期四

《消閒》....( 白墨)

週五小女從希庫蒂米飛回來,我們去機場接機。她有一個星期假期,如果我們不打算去哈里發斯旅遊,她自己會留在滿地可和好友們聚會。而我已完成《李錦榮詩詞 集》排版,到第700期截稿,只撰寫一篇「序文」和加上作者簡介,就可以交給出版社付梓,兩三天的短途旅遊還是可以考慮。猶憶五月份我們旅遊加州期間,大 女兒的朋友和從事裝修工作的父母,專程從魁北克鄉下前來幫我們的房子鋪硬木地板,工錢分文不肯收;所以我提議去她朋友父母家一遊,送上禮物,順便當面答 謝。約定星期六出發,前往離滿地可東北250公里的聖雷蒙鎮Saint-Raymond住一個晚上,繼程再去Charlevoix (也不知是誰將這景點譯成夏龍灣?) 區。週六一早,大女兒和她的朋友來和我們一起到餐廳用早餐,將聖雷蒙鎮地址存進手機中的GPS;四個人開兩部車,女兒週日必須回來,週一要出庭;而我們還 要再北上,週二晚才返滿地可。我破例不帶手提電腦,完全做到「將一切拋諸腦後」。

2013年8月3日 星期六

葉落湄江—連載-33.(姚思)

悼念死者  淚濕囚衣
我用自己的方法治好自已的病,但這方法也非萬靈,有些年紀比我輕的同志卻一病不起。前面提到的第一個犧牲者是小金,但小金是死在另外的一個集中營裏的。在我們所住的淨貢集中營,第一位犧牲者是女同志陳群。她剛結婚不久,已懷了孕,夫婦兩人隨看張雄轉移到桔井。他們準備在桔井參加農業勞動,想不到跟我們一起被捕。她到集中營裹幾個月後也患上瘧疾,不久就流產,然後又併發別的病,在那缺醫少藥的環境裹,拖延了一些日子,最後終於無法醫洽,離開了她的丈夫,離開了我們這個苦難的集體,在一個淒風苦雨的早晨默默地走了。

聽說小金死後是用竹篾片捲起來埋葬的,他的家人聽到這消息曾經悲痛欲絕。陳群總算比小金幸運些,我們在村莊裹為她找到幾片木板,替她釘了一副簡陋的棺木,作為她長眠的依托。我們所住的集中營是一座長達三十米的茅寮,我們就在茅寮的角落裹為她舉行告別儀式。這是個苦雨連綿的黃昏,茅寮外,秋雨淅淅瀝瀝地下個不停。全體難友默默站在她的靈前。我心潮起伏激蕩,想起了很多關於她的經歷。我知道這位長得挺秀氣,純潔而又勇敢的女青年的一些事。她年紀輕輕就獻身於華僑愛國教育事業,幾年前在磅清揚省的華僑學校教書時,由於受到當地政權中右派份子的仇視,曾經一度被捕入獄。但她沒有畏縮,仍然堅守在愛國教育的崗位上,轉移到其他市鎮的華僑學校教書。朗諾反動政變後她毫不猶豫地進入了「解放區」,在烽火遍地的東方大區波羅勉平原上堅持了三年多的革命群眾工作,然而卻受到柬共的排斥。終於流離遷徙,來到桔城,想不到現在卻死在作為戰友的柬共手裹。我凝固不動的眼光久久地盯著用茅草編織的屋頂,頭腦裹老是想著:為甚麼這純潔的青年人既受右派政權的監禁,又受左派政權的迫害?我那時迷信還有甚麼國際主義,這時真是「問天天無言,問地地不語」,我眼睛裹的淚水禁不住傾瀉而下。我索性讓淚水盡情流灑。好久以來我沒有流過眼淚了,在那一個苦難的黃昏,「靈前淚下誰最多」?。除了她的丈夫,我是淚濕青衫的一個了。為甚麼呢?。可能我是把她的不幸和我們大伙的處境聯繫在一起。我們多年來追求著某些經典著作上的理想王國,眼見那壯麗理想和美好願望在柬共統治下的「解放區」中逐漸破滅,「桔井事件」宣告了我們的路末途窮,我鬱積多時的悲憤,這時都化為傾盆熱淚滾滾迸灑出來了。

我自從少年時代開始,就在太平洋戰爭和越南「八月革命」的戰火中被迫離開家庭的依托,在兩位打工的兄長左支右絀的幫助下唸完了高中,闖蕩江湖二十幾年,主要在教育界工作。我在生活圈子裹不知遭遇過多少困難和打擊,但從來沒有掉過眼淚,現在卻真均是淚如雨下。俗語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在那個時刻,卻是我的人生道珞上刻骨銘心的傷心之處!那個苦難黃昏和我淚下如雨的情景,在我心靈中將永難磨滅!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