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9日 星期六

紅楓片片情(詩文集)-連載-16….(曾習之)

總結歷史教訓,拯救苦難同胞!
──紀念印支變色十三週年

歲月不留情,印支半島三邦(南越、柬埔寨、寮國)淪亡,不知不覺已屆十三年了;這十三年,對印支難胞來說,卻是一段悲慘難熬的歲月。

本有「小巴黎」之稱的西貢和整個南越,以及素有「和平之島」美譽的柬埔寨,原都是土地肥沃、物產豐富、人民豐衣足食的魚米之鄉;寮國雖比不上柬、越,但它的礦產、林木也很豐富,人民的生活自給自足。然而,在這短短的十年間,印度支那這個美麗富饒的樂園,竟變成了最黑暗、最恐怖的人間地獄。
在南越,越共於一九七五年四月卅日「解放」了南方之後,旋即強行解散了「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陣線」的「南方共和臨時革命政府」,以戰勝者的姿態接管、並統治了整個南越;宣佈北越統一了全國,改國號為「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取代「越南民主共和國」舊稱)。跟著便迫不及待地推行排華政策;充公、接收一切華僑各幫的公產(醫院、學校等),掠奪一切華人工商業者的私有財產;逮捕監禁華人殷商巨賈、中學中文教員等,並將其眷屬強行押往「新經濟區」去墾荒受苦;取締城市一切商業活動;開除學校、工廠的華人教員和職工......。最後,大批大批地驅趕華僑投奔怒海。使整個南越城市癱瘓,農村破產,全國奄奄一息。

在柬埔寨,一九七五年四月十七日,柬共進入金邊市之後不到半天的功夫,便馬上宣佈全市大疏散;兇神惡煞的「烏衫兵」荷槍實彈,逐街挨戶驅趕居民立即離開住所,疏散到農村去。據說是「為了預防美帝的突然轟炸」,並欺騙民眾:「幾天後便可返回家園,不必攜帶食物、用品......」。柬埔寨人民就這樣,在柬共的槍口、刀尖逼迫下,開始了一場萬劫不復的大逃亡、大遷徙、大浩劫。從此,金邊市及整個柬國城鎮,頓時變成了「萬戶蕭疏鬼唱歌」的人間煉獄。被趕到窮山僻野的城市居民,在那群比餓虎還要兇殘的屠夫們的專政底下,過著牛馬不如的奴隸式的非人生活。每日服苦役十二至十四小時,每天只喝兩頓粥水,生病無藥醫;因無氣力幹活,或講了幾句華語,輕則挨毒打一頓,重則遭吊死或活埋......。在波爾布特(又譯波樸)集團血腥統治的四年裏,大約四分之一的人口(約二百萬人)死於赤柬的摧殘底下。而大約八十萬的華人當中,百分之七、八十死於赤柬的屠殺、折磨之下,只有不到百分之廿的人免於一死。

一九七九年一月二日,越共為了實現其「印支大同盟」的美夢,竟冒天下之大不韙,揮軍十多萬直搗金邊,不到兩個星期,便佔領了柬埔寨全境。目前越共駐扎了大約廿萬大軍於全柬各省,嚴嚴實實地控制了整個柬埔寨,把它據為自己殖民地,並把六、七十萬越南平民移殖柬境,企圖同化這個國家人民。幾年來,柬境的戰火有增無已,死於越共砲火之下的人民,不計其數。但是,狡猾的越共洞察了人民仇恨波魔集團的罪行之情緒與心理,為了收買和騙取民心,便給柬人有較大往來的自由,故使不少死剩的華人得以逃出魔窟,進入越南、泰國難民營......。然而,不論是流落在泰、越各地的柬國華人難民,或仍滯留在柬境內的華人同胞,他們都是不知適從、任人擺佈的悲慘的一群;他們多麼需要世人和海外廣大僑胞的援助與拯救啊!

這場大浩劫使百萬人民生靈塗炭,屍骨餓殍遍野,國破家亡,歷史倒退。我們不禁要問:造成印支半島的時代大悲劇,到底是誰之罪?誰是元兇和罪魁禍首?誰應對歷史負責任?

總結一下歷史,應該指出:元兇便是美國新殖民主義。是它接替了遠兇法國殖民主義者插手南越,重新掀起越戰;進而轟炸寮、柬,把戰火擴大至全印支。屠殺了無法計數的無辜的印支人民,摧毀了大片大片的印支田園;但是到了千鈞一髮的最後關頭,它卻推卸責任,丟下不管;一九七四年便逃之夭夭,讓寮國、南越、柬埔寨白白送給了社會殖民主義的北越。美國在印支所犯下的滔天罪行和錯誤,是不可饒恕的。它首先應對歷史負責!

至於罪魁禍首,就非越共莫屬了。對於越南人民來說,結束了幾十年的戰爭,統一了祖國,本是一件了不起的大好事,按理,它是有功於人民的。但是,越共解放南方,統一祖國,並非真正為了人民。而是為了統治南越和南方民眾,掠奪南越豐富的物資,以及富庶的土地資源,進而佔領鄰邦,使其成為印支、甚至東南亞的霸主。故此,十幾年來越南和印支的戰爭一直沒有停止過,反而進一步擴大。把越南大批青少年送至前線當炮灰,使整個國家經濟瀕於徹底破產邊緣,人民生活於水深火熱之中......。對柬埔寨人民來說,越共只不過是取法國、美國而代之的新殖民主義統治者,甚至是更加貪得無厭的社會法西斯主義霸主,並非「救命恩人」。直至今天,它一直沒有停止過蹂躪、摧殘柬埔寨及其人民。

而蘇聯呢,它正是越共的後台老闆,越共所以膽敢肆無忌憚地發動侵柬戰爭,就是在這個「老大哥」的大力支持和援助之下進行的。交換條件是:讓它的遠東艦隊進駐南越的蜆港、金蘭灣海軍基地,以及柬埔寨的磅遜港......。使它的海軍勢力迅速擴展至南中國海域,從而實現它本身所完成不了的野心。故此,蘇聯也是最大的幫兇之一。

至於柬埔寨的禍首罪魁,那當推波爾布特集團無疑了。造成柬埔寨亡國滅族和歷史大倒退的,正是這批連希特勒也望塵莫及的、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們,這幫根本不懂馬列主義為何物的左傾幼稚病狂徒們。正是由於他們的無知、愚昧、野蠻、殘暴和狂妄自大,統治國家、人民只有四年,終於落得今天這樣一個萬劫不復的可悲局面。今後,柬埔寨的前途如何?人民的命運怎麼樣?華僑將何去何從?實令世人為之擔憂!波魔集團所犯下的亡國滅族滔天罪行,是永世也洗脫和推卸不了的;就算把他們送上斷頭台,將之千刀萬剮,人民也不能消除心裏如海之仇恨,更不會饒恕他們的。而韓桑林一夥兒呢?那只不過是一小撮賣國投敵、引狼入室的跳樑小醜而已。越共、柬共都是印支大浩劫歷史的罪魁、禍首,都應負歷史的全部責任!

至於中共,雖然它並無直接參與、或指使越共、柬共胡作非為;但它卻犯了不可否認的錯誤:(一)為了爭取、討好「盟友」,便一味遷就和姑息它們。明知其方針、策略,或具體行徑大錯特錯(如越共的親蘇反華政策、「印支大同盟」計劃;柬共推行的原始共產主義政策......),也不敢、或不便嚴正地、堅決地加以反對和阻止。據說是「不能干涉友邦的內政」。反而勒緊褲腰帶也還要援助它們。結果成全了越共統治印支三邦,眼巴巴看著柬共從一個屠城英雄開始,不到四年,竟變成亡國滅族的禍首。(二)熱衷於「革命輸出」。殊不知卻弄巧反拙,加速印支的赤化,給柬國人民造成亡國滅族的大災難,並竟「協助」了蘇聯對中國的包圍圈。(三)對印支僑胞的悲慘遭遇,毫無真正重視和關心。對越南南方的華僑,只限於在外交辭令上發表聲明,雖一度曾有「派船接僑」之舉,但終於不了了之,沒有下文,使越南華僑大失所望。對柬國僑胞,更是不聞不問,見而不理,讓八十萬僑胞慘遭「盟友」野蠻地折磨和摧殘,不但無動於衷,甚至認為波魔集團的做法是「正確」的,是「合乎國情」的,是「對馬列主義的創新和發展。」結果,造成了數十萬僑胞死於非命的慘絕人寰大悲劇。僅有少數僥倖的生還者,則流離失所、家破人散......。可憐幾十萬冤魂死不瞑目,幾萬茍活者痛心疾首,含恨一生。雖然,這是與當年執政的「四人幫」、「凡是派」的極左思想、政策分不開的;但是現在的領導人難道敢公開承認這一歷史過錯嗎?!總的看來,文化大革命,四人幫,凡是派──中共當年的極左政策、路線,便是赤柬的軍師,便是造成柬埔寨大悲劇的主要因素。

那麼台灣呢?它對越、柬、寮僑胞,同樣根本未曾作過任何真正的搶救工作。西貢市和金邊市失陷之前,台灣大使館人員便逃之唯恐不及了。最近幾年來,除了在泰國難民營做一些旨在宣傳的工作之外,其餘也就很寥寥了。

總的來說,海峽兩岸政府對自己的僑民同胞都沒有真正的關懷和保護。同西方自由國家相比,差之太遠了。這是最令我們難過和痛心之處,也是它們必須好好檢討的地方。

十三年悲慘的時光過去了,但是印支三邦的人民(尤其是那裏的華人同胞)慘無天日、牛馬不如的生活和日子,至今依然照舊延續著。他們不知何去何從,也不知這種似人非人的奴隸生活和命運,何時才是個盡頭?「前事不忘,後事之師」,今天,當我們沉痛地紀念這個永遠牢記心中的悲劇、永遠不能忘卻的日子──「黑色四月」時,我們懇切地期望世界各地的華人(包括海峽兩岸的政府),痛定思痛,反省反思,除了認真總結經驗教訓,真正檢討政策措施之外,都來關心印支三邦(尤其是柬埔寨)仍滯留於泰境的華僑難民之悲慘處境與命運,齊心協力,想方設法去拯救他們,讓他們能夠到第三國家去定居,重新過人的自由生活吧!並對越共的侵略罪行,波魔欠下人民的血債,應不斷地嚴加聲討和反對,使它們終於受到歷史和人民的判決!讓印支三邦,及其人民終能重獲真正的和平與自由。

(一九八七年四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