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0日 星期四

《樂天》....( 白墨)


上週末,晴朗的藍天,氣溫只有十幾度,最適宜到戶外一遊。大女兒一早就寄來電郵,謂滿地可國際立體花壇展,由原定的9月29日結束延期到10月6日(星期日),但由於週日下雨,所以選定週六全家出遊。我推說要加班,老伴和兩女一致抗議,下了最後通諜:從今以後,星期六不準加班!我於是告訴工頭,他當然一臉的不悅,搖頭,不發一語。我明知在欠缺五個工友的情況下會有多糟糕,也預料今後會面臨更大的麻煩,說不定要簽字之類。但一想到有個愉快的家庭日,還是值得!

由於是最後兩天,門票由原來的25元減到15元,而且在網上付款,不用排隊購票,一進植物園就順利通過守門員,把手機的標籤出示,每個人在手背上蓋個紅印,就是入場券啦。「國際立體花壇展」由滿地可於2000年創辦,每三年舉辦一次,今年的主題是「希望的大地」,有近二十個國家參展,包括加拿大、美國、墨西哥、中國、日本、南韓、泰國、馬來西亞、土耳其、也門、英國、法國、西班牙、比利時、芬蘭、智利、馬達加斯卡、烏干達、幾內亞等。展出48個立體花壇,僅主辦國加拿大就囊括了22個,日本4個,英國3個,中國、美國、法國各兩個。而加拿大以「鳥之樹」、「地球母親」、「種樹老人」最為壯觀,令人印象深刻;中國上海的「鶴」和北京的「鳳凰」是吸引遊客最多的兩個大型花壇,配上中國音樂,非常優美。「鶴」是講述一位年輕的姑娘以身救瀕臨絕種丹頂鶴的真實故事,發生在鹽城自然保護區。「大地母親」高15公尺,右手瀑布一瀉而下。

我們在植物園裡「按圖索驥」,沿著地圖指引走遍48個展壇,拍了兩百多張照片。對保護生態環境,拯救瀕危物種,關注人類與環境相依相存的關係,有了更深的體會。像這樣大型的立體植物雕塑藝術品,錯過了就太可惜;據介紹,由二百位藝術家,用了三百萬棵植物和花朵,圍繞鋼絲生長,打造出這四十多件藝術精品。像中國北京的「鳳凰」,高50英呎,像一座龐大建築物,讓人嘆為觀止;加拿大的「鳥之樹」,百鳥齊飛,精緻絕倫,工程如此浩大,登上天橋觀賞,一覽無遺。

2010年我出席第30屆世界詩人大會之後,曾與老伴和小女參觀台北國際花卉博覽會,但當時由於我的眼疾,影響遊覽心情,走馬看「花」,很快就離開,前往眼科專科醫療中心求醫。凡事都有解決的辦法,折騰了多個星期,我的眼疾從台北到香港、潮州,最後回到加拿大,終於痊癒,雖然目前還是有許多絨毛狀的物體在眼球內浮動,但已不像在香港時,只見一片顏色,看不清圖案。經過那一「役」,我更理解廣州老伯眼疾的痛苦,想到他視力模糊,還到酒店探望我們,感觸良多。

上期本欄刊出《求生》一文後,陸續收到親友、詩友、文友、同學們的慰問函件,或贈詩詞,或寄來藥方、健康指南,或良言規勸,或厲言警告,隆情高誼,感銘五中。廣州老伯語重心長的寫道:「看了《求生》一文,令我為您十分擔憂!我是一位醫務人員也是一位病人,今天我的視力完全是我錯失良機造成的,後悔晚矣!我只忠告您三點:一、遵醫囑去做,不折不扣地吃藥;二、馬上停止加班,保證充足睡眠,否則真的會累死的!三、請惠茵姐每天觀看我博客上“養生堂”視頻,是最著名的醫生談養生,通俗易懂,每天一小時,圖文並茂。」溫州劉家驊兄來函:「本期隨筆閱後,我心中很不是滋味,切望你將保重為要!不要太勉強自己,隨時注意休息。來稿實在麻煩,有些乾脆退回,免勞精力。總之,還是我以前對你所說“留點餘燭照自己”的自私話。」言簡意賅,句句中肯。許之遠老師從香港來函,並轉來他給劉家驊兄的信:「白墨耗損過大,我知之甚詳;屢誡未果。後欣知放棄主編,不久又重作馮婦;知其志業不可奪,則應捨工廠職;雖嫌稍遲,以年事未高而論,器官如治療得法,身體復原應大有希望。如尚不恤己身、不恤醫生諍言、不恤妻兒愛惜;不理天有好生、憐才之心,若果如醫所斷,亦屬自損其壽;吾輩痛惜又何可奈!賢兄仁愛存心,環誦之餘,感痛交集。」許老師用心良苦,令我感動,他說「我言亦屬水過鴨背!」知我諒我也!曾任歐老師、廖如真老師、張清老師、李廣德老師、黃國棟詩翁、伍兆職詩翁、吳永存詩翁、冰玉詩友、雪梅兄、李錦榮詩兄、韓志隆詩友、李忠祜詩友、黃耀梓詩友、蔡麗華同學等都一一來函和電話,在此衷心致謝!


曾老師、許老師「愛之深、責之切」,學生怎會不知?我當然無法再用那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來推搪。凡事都有解決的辦法,我會好自為知,相信一定可以找到兩全其美、「提前退休」的折衷方案。局外人一定不解,女兒是律師、食品研製專家,為何還要捱更抵夜,每週工作八十小時,我也不需解釋。因為,說和做是兩碼事,這麼多年來,我遇到的困境,最後還是憑自己的能力解決,沒有誰能拿出實際行動來,儘管相識滿天下,知己有幾人,冷暖自知。還是那句老話:人到無求品自高,天無絕人之路,「樂天知命」吧!如果世上真的有奇跡,我一早就已經不是牛工了!
(2013.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