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日 星期五

葉落湄江—連載-37.(姚思)


柬共副書記出面
第二天上午,早餐後我們交換意見,說到要求柬共讓我們回中國,大家沒有甚麼分歧。談起柬共逮捕我們的「桔井事件」,老黃和小林卻爆發了激烈的爭諭。小林認為老黃在這過程中對許多問題處置不當,應負主要責任,據說這也是老馮等領導人的意見。我幾年後才聽說,當時其他領導人在老黃缺席的情況下,還給了他一個嚴厲的處分。其實,這也是我和黃海在事件發生之前激烈爭論的間題。當時黃海的做法是錯的。后來証實黃海回國后确實受到中國的處分。沒有分配他去工作,要他回鄉務農。一段時間之后才由於他的姐夫的友人時任廣東中國旅行社付總經理助理何國強的介紹,到三元里一個普通華僑服務社做一般的事務工作。几年后,由於北越十几万難僑湧入廣西,其中混有不少越共特務分子,廣西公安部需要熟悉越南情況的人去協助了解實情,才吸收他參加工作。后來才重新入党。


當時陳音派來擔任炊事工作的人員偷聽了我們的爭諭,都向她匯報了。陳音得意洋洋地把件事在她屬下的青年人之間傳播。

整個上午,爭論歸爭論,大家還是交流彼此的情況。我們從陳克、林建那裹聽到許多外邊的消息。整個「解放區」,對柬共來說,形勢很好。朗諾集團的力量被限制在金邊等幾個城市,其他廣大城鄉,都是柬共勢力在稱王稱霸,甚麼西哈努克派,甚麼民族團結政府都是一句空話。我們的同志都被迫停止服務群眾的工作,華僑學校也已被迫停辦。有些同志甚至被逮捕,其中就有哥士馬縣坡村華校的黃林明校長,還有在棉末市華校當校長的張申同志。

午餐過後,密袞又來主持我們的學習,要我們發表意見。他只是靜聽和做記錄,不輕易表態。我覺得機會難逢,硬著頭皮首先提出返回中國的要求。我心裹想:反正我就是落後份子嘛,豁出去了!我既大膽子提出,其他的人也隨聲附和。他聽了點點頭,做了記錄,然後讓我們休息,推說有事,匆匆離開了。

紅日西斜,大約下午四、五點光景,一群人從樓下匆匆走上來。我們所認識的特區委員密袞、密韌、密依都在裹面,但為首的是一位身材魁梧的漢子,年紀大約五十多歲。林建低聲告訴我們說:「這是農榭」。農榭!我們都知道他是柬共中央的副書記,他的出面,一定是為解決我們的問題而來,我們都感到高興。

農榭據說是抗法時期的革命幹部,過去長期在金邊城內搞地下工作,跟我們的一些老同志如陳克、劉絳等人相識,過去見面時可能表現得熱情如火,現在呢?態度可沒有過去那麼親熱,,用陳克的話說:「現在地位不同了!」他只跟陳克冷淡地說了聲:「噢!你瘦了」,跟我們握了握手,示意大家坐下,打開筆記本就談起桔井事件來了。

他說:「桔井這件事,不管是你們衝撞了我們,還是我們衝撞了你們,兄弟還是兄弟,不要再計較了。」他各打五十大板,似乎息事寧人,但話鋒一轉,又指著老黃說:「你的筆記本裹寫的那些話,是分裂性的言論,反動的言論!」他翻出一個小筆記本,那是老黃的筆記本,抄家時被柬共抄去的,筆記本裹有老黃在天安門前照的照片,裹面還夾看一張紙,這張紙就是抄家時被前文提到,裹面寫有「小小柬黨。。。。。。我反修,彼不反修;彼反越,我不反越。。。。。。」的紙片,這是陳音老妹子拿來作為我們罪證的紙張。這老妹子陰險地把那紙片夾在老黃的筆記本一裹,胡裹胡塗的農榭居然以為這就是老黃的大作。老黃連忙嚴肅地否認:「這本子是我的,但那紙張可不是我的。」幸好是當面對質,陳音才尷尬地說明,這紙張不是老黃寫的,僅是夾在一起。

具相大白,農榭卻不去追究陳音弄虛作假的責任,轉過話題,談起我們早先向密袞所提出「返回中國」的要求。他表示:柬埔寨黨同意那些過去和中國有關係的華僑老同志返回中國去,但要取得中共中央的同意,並自行跟越共聯繫,解決交通間題。他間陳克,這一部份的同志有多少人,現在住址在哪兒?他要陳克提出名單,那特區書記密韌也睜著三角眼,一個勁地催促著:「要回去的快快報名,快報名」。

想不到我們的夢想這麼快就要變成現實,我心裏頭感到一陣喜悅,人也變得輕飄飄,好像騰雲駕霧。我第一個表示願意回中國,我自間老朽無能,也不怕人家笑我缺乏革命性。我表態後忽然在歡樂的雲霧中看到一雙狡詐的眼睛,這就是特區書記密韌的三角眼,它閃動著狡猾的光。我的心不由得抽動一下,「他們真的讓我們回祖國嗎?」但這是柬共中央副書記說的話呵,難道是胡吹大氣嗎?

陳克沉靜地提出:「由於戰爭時期,我們的同志駐地常有變動,是否能給我們的聯絡人員一張到各區去的通行證件,到各地查清他們的去向?」這本來是一個不成問題的問題,可農榭只是含含糊糊地表示可以研究,一點也不痛快,使得我的信心又開始動搖。

陳克最後向農榭鄭重地提出釋放坡村黃校長和其地方被捕同志的問題,農榭倒是爽快地一口答應了。可惜的是黃校長、張校長後來還是死在當地政權人員的手裹。

從後來的事實證明,柬共由中央副總書記出面,只是演演騙人的把戲,讓中共中央認為「桔井事件」已經落幕。當然,柬共當時並沒有預料到中國方面的某些官僚們如此「慨慷」,絲毫不顧我們這批所謂「華僑幹部」的死活,對「桔井事件」無動於衷。這不久之後,北京的有關官僚又對柬共野蠻地驅趕幾十萬金邊華僑離開城市,陷入饑餓死亡境地的嚴重事件不聞不問。這兩件事的處理態度如出一轍,那些有關官僚後來把罪惡責任都推給四人幫或五人幫還是不夠公平的。這件事,毛澤東及四人幫固然要負主要罪責,但當時有關的官老爺們,難道一點責任都沒有嗎?這些人現在也許已經壽終正寢,有的還優遊林下,但他們都應該受到歷史的譴責!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