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0日 星期三

白灯笼 红灯笼....(余良)

   我的一生,有许多难忘的事。白灯笼 、红灯笼,是其中之一。
那年我十九岁,没上学,在父亲主理的药材店帮忙。我爱阅读,家里只有中医书,常觉得中医书充满哲理,耳濡目染逐渐对中医有了兴趣。于是,每在空余时间,就拿出父亲学过的厦门函授大学的中医课本自学。什么黄帝内经、阴阳、五行、养生、脏象、病能、经络、治则等等,后来又学了方剂学、药物学。楼上墙壁贴滿了我整理出来的中医药物图表,笔记本上写満了我的学习心得。。。

几个月后,心里觉得有底,知道理论必须联系实践,便跃跃欲试。
我有许多年青朋友,但他们有病也绝不肯让我这个还是小孩子的人当试验品。大家打球玩耍很开心,一听我说想找人看病个个都像耳聋似的全没反应。后来一位叫郭秀武的朋友跟我说:“只有一个人肯给你看病,此人名叫郭义,五十三岁,个子矮小,独居一茅屋,穷得两餐以食盐或鱼露酱油下饭。他家在十公里以外,你每天要上他的家为他看病,还要把药送上门。所有服务都没报酬,因为他没钱。”我心想,读书也要学费,只要有人肯让我看病,出钱出力全不在话下。
  第二天,我跟着郭秀武踏自行车沿湄公河岸下游大约十公里路来到郭义的家。只见郭义正在屋里用树叶树枝编成的扫帚动作缓慢地扫地。秀武带着我走进去,向这位病人介绍了我。郭义请我坐下,递上一杯清水,说:我这老毛病差不多已有十年了,中、西医屡医不好,我也没信心,只要每天能这样活下去也就算了。原来他一生体力劳动,积劳成疾,主要症状是夜咳多痰似喘,痰涎清稀,彻夜难眠,没胃口,常觉胸口闷,四肢乏力、日渐消瘦。我当即为他按脉,观察舌质舌苔,随后告诉他,我现在就回去开药方配药,再雇摩托车夫给你寄来两剂。后天下午我再来看你。他连声道谢。
  回到店里,心想,郭义积劳成疾,十年来屡医不愈,可知非常之病须用非常之药。他的病灶在肺,体弱须扶正以袪邪,按照五行学说,脾土生肺金,应以健脾开胃来温养肺脏。便按此想法开方配药。最后把两剂药交付摩托车夫送去。
  当天晚上,越想越担心:药方里有几味药是我父亲从来没给病人用过的,我这“非常之药”可能真出了事,体弱久病的人怎么受得了?彻夜难眠。两天来忧心忡忡、坐卧不安、十分后悔。好容易等到那天下午,忐忑不安背着郭秀武独自踏单车去看郭义。
  赶了约十公里路,远远已望见郭义的家门口挂了两个白灯笼,身子顿时凉了半截,因为挂白灯笼是家里死了人,果真是郭义喝了我的药而死。
  门口静悄悄,屋里那张唯一的木榻面朝里一动不动躺着郭义。心想,前天此刻他还会扫地,今天就死了么?我把自行车轻轻搁好,带着呯呯的心跳蹑手蹑脚直走到木榻傍,低声叫了他两声。他竟毫无反应,我顿觉有点眩晕,两腿发凉,全身无力,眼看就要瘫倒下去。郭义突然转过身来,我吓得目瞪口呆:死人怎会复活?
   只见郭义脸色有些红润,缓慢坐了上来,连说:哎呀,真不好意思,你来到多久了?快请坐,请坐。我给你倒杯水。。。 我赶紧问他,喝了我的药,感觉怎么了?他说:十年来从没这么好睡,胃口也好,人也有力气。昨晚只有短暂咳喘,痰涎少了。小医生,你开的药是重了些,但我久病的人,受得了。你放心。 我顿觉两腿逐渐暖和,站立也稳了,但还是想到门口那对白灯笼。便问他,门口为何挂了两个白灯笼? 是红灯笼。岁月久远,褪色了。你站在灯笼下面仔细往上看,还能看出些浅红色。我每逢节日或心情好,就会到门口挂上这对红灯笼。 他说,“我是一早起来把它挂上去再回来睡觉的。刚才是在午睡,这回睡足了,人有精神了。”
  哇,原来如此。我心瞬间舒畅起来,但还得强作镇定继续为他诊病。。。
    正是:初诊惊见白灯笼  细看方知有浅红  肺虚可用脾来补  人生难忘事一宗                          201310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