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28日 星期五

紅楓片片情(詩文集)-連載-27….(曾習之)

(二)重訪故都──北京
九月十九日一早便起床,7:00趕往赤蠟角新機場候機大堂集合;8:00排隊入閘,乘搭中國民航CA108班機飛往北京。這是我夫婦首次在香港參加「永安旅行團」,首次乘搭中國民航波音747飛機,由香港特區直飛首都北京。

2014年2月26日 星期三

紅楓片片情(詩文集)-連載-26….(曾習之)


神州之旅

(一)再臨香江
一九九八年九月六日晚,「加拿大越棉寮華人團體聯合會」〔第三屆會員大會〕舉辦的《惜別宴會》,仍在愛城美麗華大酒樓熱烈進行中;9:30pm,我和內人便提前離席,匆匆趕返家裏收拾行裝。翌晨6:00趕往Edmonton國際機場,7:00乘搭Delta班機飛往洛杉磯。九月九日晚10:00(香港時間),我們乘搭的國泰航機,平安抵達香港赤鱲角新啟用不久的國際機場。

1)香港赤鱲角機場
「赤鱲角新機場」規模龐大,設備先進,是座現代化國際飛機場,非「啟德機場」所能與之相比擬。單是機場客運大樓,就長達一千多公尺。新機場共建兩條跑道,第一條已經啟用;共設有65個停機位。據介紹,新機場每小時可以指揮40班機升降。每架飛機降落之後,可以直接停泊在指定的停機位上,讓乘客一踏出機門,便可從通道步行進入客運大樓。不必像以往在啟德機場那樣,下了機需要乘大巴士運送到客運大樓。第二條跑道仍在建築中,據說九八年底將可完工;屆時,將因應國際外圍的經濟復甦情況,以及本機場空運需求而分期擴展,按新機場原本的規劃,擴展之後,機場的容量可以增加一倍。可見其規模是何等龐大了。然而,這座聞名全球的香港新機場平台,竟是修建在被移平了的赤鱲角島嶼,以及填海填出來的一塊新闢地面上呢!

2)慧兒同袁濤之婚禮
當我倆剛步出海關閘口,進入接客大廳,遠遠便望見四女兒、準女婿、內弟等人已在迎候我們了。彼此握手擁抱,相見甚歡。各人上了車,便逕往沙田「帝都大酒店」。我們此行之主要目的與任務,是為四女兒和袁濤君主持婚禮和出席結婚宴會。所以二女兒維娟一家四人、三女思思、小女南平等,都已於兩週前、或幾天前先後抵港,而齊集於帝都大酒店了。男家的許多位親人也都住在這裏,一時間「帝都」似乎竟成為我們的天下了,真是熱鬧非凡,小孩子們尤其感到歡天喜地。
九月十二日上午10:00,袁濤和慧兒在香港銅鑼灣紅棉路香港公園內的「香港婚姻登記處」辦理結婚登記手續之後,接踵進入小禮堂舉行簡要而極具意義的結婚宣誓儀式。由政府指派的證婚主持官主持一對新人的宣誓、交換結婚戒指儀式;最後由新郎、新娘、男女雙方家長、證婚官員在結婚證書上簽名;雙方家人和一對新人合照;在場觀禮的親友和一對新人合照;禮成。前後大約一個小時。

3)婚宴
晚上7:00,假座香港怡東酒店三樓解頤廳舉行婚宴。男女雙方之親朋一百多人親臨赴宴,熱烈祝賀一對新人的大喜吉日。宴會自始至終充滿了歡樂熱烈、喜氣洋洋的溫馨氣氛。宴會中最快樂、最開心的,當然是新郎哥和新娘子了,席間,嘉賓群中組成了一隊敬酒隊,上前向新郎哥挑戰,說時遲、那時快,新郎哥周圍的兄弟們,早就有了心理準備,馬上組成了應戰隊,上前接受敬酒挑戰。霎時間,你一杯來,我一杯去,雙方十數位壯漢子,每人均已輪流乾完了滿滿兩大杯的“V.S.O.P. Remy Martin”之後,每一位都感到頭重腳輕了。最後,新郎哥的姐夫──台灣大兄(他身高1.85米)上前回禮:「一對一,無限量乾杯!」結果把嘉賓隊嚇得連忙鞠躬退下陣去了。此一極其精彩的插曲,掀起了全場雷動的掌聲與歡笑聲。另外一項歡樂的節目是,新娘子的香港姐妹們,編寫了一篇「愛的宣言」,請新郎哥登台在麥克風前,當眾宣讀:「......我一定會永遠忠誠、疼愛、敬重、關心、照顧我的夫人!」也獲得經久不息的掌聲。快樂熱烈的宴會直至11:00時,才盡歡而散。此次袁濤和慧兒的婚事,從籌備、組織、迎親、舉行登記、宣誓、結婚儀式、結婚宴會等事宜,自始至終,全部由新郎新娘的二十多位好兄弟、好姐妹全程負責辦理,其真誠團結,友好分工,辦得盡善盡美,有聲有色,皆大歡喜,實令我們雙方家長與親朋欽佩和感謝。


4)漫遊香港新區
新女婿趁婚後有數天假期,翌晨,他駕一部Rav4吉普車,載我們環遊香港各島新區。我們以先睹為快的心情,遊覽了和赤蠟角新機場相關周圍各景點:
A)通往新機場的新公路網絡。包括:北大嶼山高速公路,西九龍高速公路,三號幹線的兩段道路。其中青衣段包括貫穿該島中部的一條1.6公里長隧道;葵涌段則架空而建,約離地面20公尺的路段;以及連接中環和西九龍長達2公里的西區海底隧道。
B)新建大橋。港府為了使通往新機場的交通方便快捷,特別修建了一座長達2.2公里的青馬大橋。它是一座連接青衣和馬灣島嶼的大橋,是世界上最長、而且兼有鐵路和公路的一座大吊橋。另外尚有一座長820公尺、橫跨馬灣和大嶼山之間海峽的汲水門斜拉大橋。而連接兩條大橋的,尚有一條長503公尺、橫跨馬灣島的高架道路。汽車飛馳在整條快速公路幹線上,繞山沿水,蜿蜒飛奔,時而鑽山洞,時而穿海床,忽而飛越天塹,實感整個新機場核心基建工程之雄奇壯觀!從而更加感受到:香港人開山填海、改造自然、建設現代大都會的創造力之偉大!香港──東方之珠,再一次給我們留下了極其深刻之印象!
C)東涌新市鎮。我們續程實地參觀了剛開闢拓建的「東涌新市鎮」,這座新市鎮是專為新機場及附近新機構的員工們上下班、居住方便而建設的。第一期工程已建成,一個新市鎮的雛型已誕生,現有居民約兩萬人。據介紹:至2010年,整個工程建成後,新市鎮將成為一座擁有卅萬人口的衛星城。
D)上大嶼山拜佛。我們在東涌站轉乘中巴,專程上到大嶼山半山腰上的「大雄寶殿」誠心誠意的上香叩頭拜佛;然後,更虔誠地拾級步上海拔482米的木魚峰上,瞻仰叩拜「天壇大佛」,這尊大佛身高23公尺,連蓮座、基座高度共約34公尺;重202噸,坐佛莊嚴祥和,令眾善信肅然起敬,合十膜拜,祈求佛主賜福。下至山腰車站,乘原中巴返抵東涌市鎮,取回私家車,飛馳回程。
E)環遊港九外圍。為了讓我們領略香港各處之景觀,女婿駕的車子幾乎環遊了港九外圍各區域,瀏覽了屯門、荃灣、大浦、沙田......等處。香港雖小,但她卻是一座聞名全世界的現代化國際金融中心,繁華昌盛、自由安定的大都會,而且又是一座重山合抱、海灣環繞、絢麗璀璨的海港。

5)香港將雨過天晴
我們所經之處,不管是大城小鎮,到處都是數十層高的公寓住宅、商場店舖,高樓巨廈,成排成列,櫛比鱗次。屯門街道店舖,沙田新城市商場......等處,大街大巷,仍然車水馬龍,熙來攘往。儘管亞洲金融風暴席捲東南亞、東北亞各地區,而香港又首當其衝,正經受著它的襲擊、蹂躪和嚴重威脅,但是香港具有強大的金融經濟基礎,穩固良好的金融經濟體制;加上特區政府領導層及其公務員隊伍,自上至下團結一致、百折不撓地面對這個凶殘的局面;全心全意、想方設法緩解與救助港人所遭受的損失和困苦。政府體恤人民的遭遇,實行減租、減息,降低樓價、物價,銀行調低利率,培訓失業工人再就業的技能,投資基礎建設工程,創造就業職位......等等一系列有效措施。根據最近各種數據和實際狀況所顯示,香港地區因亞洲金融風暴而造成的經濟災難和衰退程度,雖然仍未完全結束,但已將會逐漸見到谷底;多種行業已開始有所好轉;而最重要的是,特區領導層隊伍,以及港人,對本港和對國內的經濟前景,都具有信心。而這種堅強不屈的信心,正是能夠戰勝經濟災難、金融危機的重要保證。本人此次留港期間,所親眼見到的是:人心安定,毫無恐慌失控跡象;以及親耳聽聞從事經貿行業、或工作的親友介紹的實況:「情況雖嚴峻,但終會逐漸好轉!」所得出的結論──香港的前景,將會是:暴風雨過後,漸見天晴!

2014年2月25日 星期二

祈祷和平....( 连载 -7).... 林新仪


          第四章    万里求学(2)
春节前的厦门长途汽车站很脏,也很乱,稀疏的旅客大都行色匆匆,各自寻找自己的归宿。一辆破旧的长途客车正呼哧呼哧地喘着,牛鼻子一样的车头往外喷着白蒙蒙的热蒸汽。一个售票员扯着沙哑的嗓子吆喝,“去长汀啦!有去长汀的没有?快来买票,马上就要开车啦……快来呀快来呀,去长汀啦……”

2014年2月24日 星期一

祈祷和平....( 连载 -6).... 林新仪


第四章    万里求学(1)

杨碧涛在教堂里向基督祷告完所有的心愿,才依依不舍地离去。她在教堂门前伫立良久,深情地凝视着教堂尖塔上的十字架,内心深深感激着上帝再次赐予她求学的机会。她明天就要走了,也许不会再回来,但这个她曾在此接受了信仰的灵光的圣地,将与万能的上帝一起永远留在她心中。

2014年2月22日 星期六

患難餘生-21.... ( 姚思)

 二十一 再訪康湖
華空村果然是一個環境幽美的地方,全村都籠罩在椰子、香蕉和其他果類樹木的濃蔭下。抵的第一天早晨,我們享用了一頓豐富的早餐,並決定乘搭飯店主人的機動小艇到奇納鎮去。店主人帶我們轉到屋子的後面,原來這兒已經是「康湖的水濱。只見綠樹掩映著一泓碧水,我們就從這兒登上小艇。

2014年2月20日 星期四

紅楓片片情(詩文集)-連載-25….(曾習之)

香港紀行
小序
去年十一月中旬至十二月下旬,趁前往廣州參加「越南堤岸義安校友聯歡會」以及出席「香港第八屆國際潮團聯誼年會」之便,筆者曾偕同內子並和陳愛平伯母結伴,順道同遊了港、粵、泰等地。雖然行程匆匆,但一個多月之旅,卻給我們留下了許多難忘的印象與美好的記憶。由於遊興未消,續寫下此篇觀感──「香港紀行」。

2014年2月19日 星期三

《探索》....( 白墨)


常言道,活到老,學到老,學海無涯,學無止境,經常讀到80歲才上大學的真人真事,坐牢修讀法律並在獄中畢業也不再是奇聞。而最令我欽佩的,是通曉20餘種語文的大學問家陳寅恪。

《爭光》....( 白墨)

2009年諾貝爾物理學獎,由美國華裔物理學家,有「光纖之父」美譽的高錕獲得。這位曾經出任香港中文大學第3任校長的電機工程專家,1933年出生於上海,祖籍江蘇金山,祖父是清末民初時期「南社」著名文人高吹萬,父親是留美歸國的執業律師高君湘,叔父是近代著名天文學家高君平,他與弟弟高鋙於入學前已跟私聘家庭教師誦讀四書五經。10歲時就讀以中英法文教學的世界學校,15歲移居台灣,再遷居香港。留學英國,1957年取得倫敦大學電子工程學學士學位,1965年在倫敦帝國理工學院獲得倫敦大學哲學博士學位。其最大成就是鑽研利用玻璃纖維進行訊號傳送。

2014年2月18日 星期二

祈祷和平....( 连载 -5).... 林新仪


          第三章   鼓浪屿之花(2)
同样是1940年。农历春节前的一天。寒风透人心。位于鼓浪屿中部那座气势雄伟的基督教堂内灯火辉煌,一个神情肃穆的中年神父像往常一样,平静而安详地向信徒们讲解着《圣经》中的典故。他的身后那个巨大的十字架上钉着瘦骨嶙峋的基督耶稣,他那悲苦的脸,给凝滞的空气更增添几分沉重。今天来做礼拜的人特别多,黑压压的,三百多个座位全坐满了。在这兵荒马乱的年月,每个人的心中都像压着一块巨石,惶惶不可终日。虽然前年日本侵略军攻占了厦门之后就裹足不前了,但谁也不敢担保他们不会随时打过来。鼓浪屿是个不设防的弹丸之地,她的“万国租界”的高贵身份其实不堪一击。海对岸荷枪实弹的日军一直在虎视眈眈盯着岛上的一举一动,严加盘查每个从鼓浪屿到厦门来谋生计的人。又一个春节将至,是不是最后一个?谁也说不清。大家心中既沉甸甸又空荡荡的,都希望在这宁谧的基督氛围中寻找到一片精神慰藉,暂时解脱一下郁闷的心绪。

2014年2月17日 星期一

祈祷和平....( 连载 -4).... 林新仪


第三章   鼓浪屿之花 (1)

在中国的东南沿海,有一个被称之为“鹭岛”的美丽城市——厦门,因为她在几百年前曾经是成千上万只白鹭鸟棲息繁衍的故乡。厦门其实是个大海岛,隔着烟波浩渺的台湾海峡,与台湾岛、澎湖列岛遥遥相望。

2014年2月15日 星期六

葉落湄江—連載-44.(姚思)

難友集体結婚 參加農村公社
一九七二八年的春天,柬共全面推行合作化運動,在全國辦起公共食堂。我們這個小集中營也接到通知,得合併入當地農村的合作社裹去。這個通知等於宣告我們這批人回國或回鄉的問題已經不再存在。現在,除非出現甚么奇跡,我們都得老、病、死在這個森林區的農村裏了。擺在每個人面前的嚴峻問題是如何在這個森林區的農村中生活下去。每個人都按照自己的情況進行思索、探討,作出重大決定,於是有六對同志要求立即結婚。

2014年2月14日 星期五

重温中日「甲午战争」....( 张清)


前言:
日本安倍晋三去年1226日,在中韩美反对声中参拜了靖国神社,他企图否定侵略历史,煽动所谓「中国威脅论」,粗暴地践踏中国和其他下亚洲战争受害国人民感情。他在不断修改宪法、否定历史、扩充军备、改变国家体制背景下「拜鬼」,则成了安倍复辟军国主义的充分注解。
钓鱼岛是中国的领土,这是不争的事实,现在中国的国力、军力強了,是有能力捍卫领土主权的能力的。
回顾历史,从甲午战争、八年抗日,日本军国主义者,在中国犯下的滔天大罪,给中国人民帶来的巨大灾难与创痛,中国人民与下一代子子孫孫,一定要永远的牢牢记住;绝不允许安倍之流对当前中国政府基于保卫领土的自卫措施,颠倒是非,说三道四与胡言乱语。
为此,我特撰文及辑录有关文字,以供参阅。(文长五千七百今多字,便时请过目)

2014年2月13日 星期四

紅楓片片情(詩文集)-連載-24….(曾習之)


(五)倫敦週末遊

八月廿七日晚,我們再一次參加「中法旅遊公司」組織的「倫敦週末遊」。晚上8:30,仍在巴士多大道銀行前集合上車,依舊是王國雄任導遊;旅客大多是曾參加過瑞意遊的那些朋友。異邦再度同車共遊,彼此均感到份外親善友好。

2014年2月12日 星期三

紅楓片片情(詩文集)-連載-23….(曾習之)


(四)瑞、意八日遊


八月十六日晚上八點,參加「中法旅遊公司」組織的「瑞士意大利八日遊」的團員一行卅八人,在十三區巴士多大道某銀行前集合,並都已上了車;該公司老闆之一林成輝特地趕來送行。8:30旅遊巴士才開車出發。

2014年2月11日 星期二

祈祷和平....( 连载 -3).... 林新仪


第二章    父辈的足迹

这是一座老式的三层住宅楼,很陈旧,外表的墙皮多处斑驳脱落,显得很脏、很凄凉。林祈平坐在二楼一个单元房里一张旧藤椅上,面对老态龙锺的林孝鸣老先生,很难相信这就是一位享誉西贡堤岸的华人知名学者的家——如同一个长方形匣子,几根粗铅丝纵横交错地固定在墙上,拉上布帘,于是长方形匣子被分隔成三个部份:前面临窗约十平米左右的地方算是书房吧,因为窗户跟前是一张旧书桌,桌上凌乱地堆摞着许多书籍,中间和后面用布帘隔开围起来的大概就是老人家的寝室和儿子儿媳的卧室了;靠墙根留了一条窄窄的通道,直通到后面的卫生间和用阴台改造成的厨房。整个房间很暗,不透阳光,除了一个塞满书籍的老式书橱之外,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墙壁上多处因受潮而泛黄,空气中飘浮着一股令人胸闷的气息。

2014年2月10日 星期一

祈祷和平....( 连载 -2 ).... 林新仪

第一章    寻 根
一九七五年的五月,对于越南这个饱受了近一个世纪战争磨难的国家来说,实实在在是一个
崭新的历史转折点。

2014年2月9日 星期日

患難餘生-20....( 姚思)

  二十 激流勇進
從桔井市出發已經半個多月了。經過兩次挫折,使人的身心大受影響。我們一家三人都患上了痢疾,人和孩子還不時發熱。他們病弱之軀,似乎難以繼續在異飄洎,人這時的信心也開始有點動搖了,她跟我,邊境既然難以踰越,倒不如讓她轉回金邊去,由我帶看孩子先走呢。這樣,人少目標小,也許出去的阻力就相應減弱。

2014年2月8日 星期六

患難餘生-19....( 姚思)

 十九  老撾邊防站受阻
在烏村時,有人給我們指路:到上丁市找一位叫金滿的佬族青年,他有辦法送我們到老撾去。可是,老大爺仍不甘心自己的失敗,他在上丁市奔走了幾天,花了錢把證件送到公安部去辦妥簽證,據可以進入老撾的奇納鎮。這次他再也不敢打水路的主意,而是準備安排我們乘搭越南軍車直接到奇納鎮去。

2014年2月7日 星期五

桔井緣....( 北島隱士)


蓮燕同學打電話來告訴我,他們桔井中山學校校友準備再出版新一期的特刊,問我是否可以為他們寫一點我和桔井的一些事情,我答應了。

我常常和人們開玩笑我是半個桔井人,原因是我一生中和桔井的人和事總是有許多的緣分,在波爾布特暴政年代,我還在桔井省下住過兩年多的時間,對那裡的河川、土地有著一份深厚的感情。

2014年2月6日 星期四

春從天上來....( 詩詞園地 )

春從天上來
──2014年元旦開筆遙寄端中同學

瑞雪開年,正北國冰封,賀曲風傳。回首滄海,放眼桑田,靈感落墨成篇。看全球盤點,問多少、苦樂綿延?悟人生,縱緬懷往昔,珍重當前。
飛霜鏡中鬢髮,嘆夢裏家園,醉裏南天。湄水相思,端華堪憶,每屆佳節情牽。值良辰懷舊,遙寄上、祝福詩箋。小詞填,願同窗康泰,好運連連。

.盧國才.

**************************************************************************

春從天上來
步韻盧國才同學——2014年元旦開筆遙寄端中同學


守夜迎年,盼馬駕春臨,蝶逐香傳。暖化冰雪,芳潤園田,妍展歲序新篇。望煙消霾散,還霄宇、瑞氣迴延。送靈蛇,正寓懷當下,談笑樽前。
回眸海涯故里,縱幾度寒流,未泯良天。昔日同窗,遠洋聯網,情誼自始縈牽。值佳時歡慶,心弦動、喜詠詞箋。祝朋知,更安康如意,福壽綿連。


.蔡麗華.

2014年2月5日 星期三

冰天冰地有感....( 张 清)


冰天冰地有感
在北美地的十二月份,是节庆馨日子我的诞节目已排得满满、节日忙圣诞已过,新年到,春节即来临了。
光匆匆又一年,,金边端华中学、柬埔寨、世界各地前端师、学们
 新年、春;新的一年,四季平安,万事如意,康泰,身体健康,龙马精神!(恕不署名一一致意)

2014年2月4日 星期二

消逝的茉莉花....连载-1....( 余良)

  (小说叙述柬埔寨大战乱前夕,一位金边华青来到偏僻农村小镇教书的故事。他在当地一位女青年的帮助下短短四个月内把一班难以调教的顽皮小学生教育成品学兼优的好孩子。两位青年也产生了爱情。学校不久因政局动荡关闭,当地侨胞与学生依依不舍送别这位老师。这对情人发誓终生守爱、两人挥泪惜别。随着战争与红高棉统治,青年探望情人的冒险行动一次又一次失败。二十年后,这位仍然单身的青年从西方国家终于回来。。。



         一九六九年十一月一日。
        从金边开出的大巴士,经过四个小时的路途,抵达东南省份柴桢省会柴桢市,再转搭小巴,于傍晚时分,到达丙介瑶镇中心车站。我们在路人指引下,沿着一条大土路大约走了两百米再右转第三条小路,果真看到一间围上篱笆和栏栅、用木板、木桩和铅板建成的华校。进入校门,正中央大棚下一张乒乓球枱。绕过球枱上了三级阶梯,只见大门左右两侧各写着“实用”和“学校“四个大字。
     

2014年2月3日 星期一

祈祷和平....( 连载 -1).... 林新仪


         长篇历史纪实性小说___________                                

                               这个世界,
       我承认
    不是一个幻梦。
      在用血写的文字里
              我清楚地看到了我的存在,
          通过重复的毁伤和痛苦
      我认识了我自己。
——泰戈尔

      

滚滚长江东逝水
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
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
都付笑谈中。
 若干年前,看完中央电视台播放的电视剧《三国演义》,总喜欢独自吟唱这首主题歌,心中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往事沥沥在目,感慨之余夹杂着几多悲怆。曾经淌血的心,经过二十余年岁月流水的抚慰,似乎已经愈合了伤口,然而,每当独处时,心中的伤疤便会阵阵酸涩、痉挛、胀痛。我无论如何努力,也很难达到“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那种境界,那样的超脱。
在国内,与我同龄的这一代人,绝无我这等的经历,我在他们中间,尤如一枚刚出土的恐龙蛋!周围的朋友,总喜欢打听、探问我的过去。那些“浪花淘尽英雄”的峥嵘岁月,对于他们,或许不过是一种猎奇,听第一次,蛮新鲜、蛮有趣的,啧啧声中夹带着几许敬意,再听第二次、第三次,也就索然无味了。渐渐地,我也懒得再去叙说那些陈年旧事,或者故作“是非成败转头空”的深沉,指点“依旧在”的“青山”,罔顾左右而言它,点评一下“几度夕阳红”,于是,哈哈哈哈,“都付笑谈中”。
20006月中旬,在法国巴黎,一群老端华校友举行了一次盛大的聚会,并编辑印制了一本《通讯录》。当然,我是那次聚会的缺席者。但我曾将一篇去年应征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向海内外华人征集《百姓百年故事》专辑的文章:《我的故事》,寄给了分手近三十年的老同学林成辉先生,他将该文收到了《通讯录》中。一不留神,令我在巴黎的老师、同学和朋友中露了一小把“脸”。此后,我时不时的在晚上10来点钟时分接到法国打来的国际长途,有父母亲昔日的故友,也有离别了卅载的老同学,多是问候的话。独有一姓黎的先生,自称是母亲在柬埔寨马德望市国光学校当校长时的老同事,说,他们正在编辑一本杂志,准备搞一个赤柬血腥屠金边城二十五周年纪念专刊,以缅怀在那段悲惨历史中罹难的数百万无辜平民百姓。他说,《我的故事》挺不错的,拟收录其中,只可惜短了点儿,问我是否打算将“故事中的每一个细节”写出来公诸于众?他的提议,搅乱了我平静多年的心。
我为之深受感动!倒不是因为他选用了我的文章,而是深深敬佩他们那种“为民请命”的执著精神。时隔三十年了,如今,他们都已远离战争,过着丰衣足食的和平生活,却要锲而不舍地埋头苦干,去将那段被血污涂抹的历史演绎给后人看,就像西方的美国时不时要拍出《辛德勒的名单》那样的恢弘巨片,告诫后人不要忘记希特勒的暴政,或者像东方的中国每年都要举行悼念活动,警醒本国的人民不要忘记“南京大屠杀”一样。他们都是一些脊梁骨很硬的华人,他们默默的作为,是想让人们记住历史——毕竟,那段历史太沉重了,沉重得令幸存者们不敢“乐不思蜀”,总想为死难者做点什么或说点什么,否则会愧对良心的。我也是幸存者之一!
我想,是时候了,已经过去三十年了,就算是国家机密档案,也应该公开出来了。我写!为了我那可怜的父亲,也为了千千万万无辜的冤魂,我一定要写!把我所经历的一切都写出来,公诸于众。如今,我已步入“不惑之年”与“知天命之年”的中间段,对人生、对社会都已有了相当理性的思考,也许,因为年代过于久远,一些人和事淡忘了或记错了,但是,在对于那段堪称人类历史中极为黑暗的岁月流程的总体把握上,我自认不会迷失方向。
南京城内惨遭日本侵略军杀戮的中国同胞是30多万,二战期间被希特勒屠杀的犹太人是600余万,全世界善良的人们啊,你们可曾知道,在那个因拥有世界第七大古迹——吴哥窟而闻名遐迩的美丽小国柬埔寨,三十年前曾有200多万人被赤柬政权以“革命”的名义、以马列主义的名义灭杀于荒野,老幼妇孺无一幸免,真是惨绝人寰啊!
在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进程中,我们这群生长于海外的炎黄子孙,血管里奔涌着赤色热血的志士仁人,不甘寂寞,叱咤风云于异邦,曾是何等的英勇悲壮。我们深深地爱着长驻心中的祖国母亲,甘愿为她的每一个教诲而肝脑涂地、奉献生命,我们曾是那么真诚、那么坚强、那么执著,但又是那么天真、那么幼稚、那么轻信,而当革命战争取得辉煌胜利之时,也就是我们的美好梦想一个接一个地破灭之日。就在我们忍辱偷生,成为被驱赶、被迫害、被屠杀的猎物的时候,心中被奉若神明的母亲,你在哪里?你为什么不说话?……
我们成了世纪的弃儿,欲哭无泪,欲恸无声,乱刃穿心,痛不欲生!等我们苏醒过来时却发现,拯救我们的,竟然是在马克思和列宁的经典著作中被斥责为魔鬼的“罪恶的、垂死的资本主义”!
我无意介入意识形态的论战,只想用我的笔去还历史的本来面目。想听听那些悲惨的故事吗?好吧,让我们暂时先放下安逸的生活,共同回到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印度支那——那个充满战争和血腥的地域……

                                      200086日动笔     





2014年2月2日 星期日

《詠馬》....( 白墨 )


歷代詩人詠馬甚多,而寄情寓意、借馬抒懷,又是詠馬詩的特點。翻查詩卷,抽錄獻諸君:

最早的詠馬詩是《詩經‧小雅‧白駒》:「皎皎白駒,食我場苗。縶之維之,以永朝。」《詩經‧春風‧小戎》:「四牡孔阜,六轡在乎。騏騮是中,騧驪是驂。」漢樂府《戰城南》開始詠戰馬:「梟騎戰鬥死,駑馬徘徊鳴。」曹操《步出夏門行‧龜雖壽》:「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是全詩之精華,以老驥自比,雖已暮年,但心中仍然激蕩著馳騁千里的豪情壯志。曹操的兒子曹植,隨其父南征北戰,《白馬篇》乃其前期之代表作:「白馬飾金羈,連翩西北馳。」「仰手接飛猱,俯身散馬蹄。」「捐軀赴國難,視死忽如歸。」一氣呵成。

2014年2月1日 星期六

東風第一枝_____賀甲午馬年....( 白墨)

瑞雪迎春,青驄接福,人間歲首伊始。錦程烈馬揚蹄,峭壁臘梅報喜。金駒送舊,看八駿、飛馳千里。跨健步、騁躍縱橫,闖出煥然新紀。
風雨過、路途逶迤。波浪靜、海天旖旎。昔年災劫消乎,往事雲煙逝矣。江山如畫,任闖越、蒼龍騰起。戰火熄、歌舞昇平,甲午帶來祥祉。

(改自2002年2月7日壬午馬年新正賀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