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19日 星期三

《探索》....( 白墨)


常言道,活到老,學到老,學海無涯,學無止境,經常讀到80歲才上大學的真人真事,坐牢修讀法律並在獄中畢業也不再是奇聞。而最令我欽佩的,是通曉20餘種語文的大學問家陳寅恪。
這位現代歷史學家、古典文學研究家、語言學家,13歲就隨長兄陳衡恪東渡日本,自費入東京弘文學院就讀,與同年入學的官費留學生魯迅同船同渡,同室而居。3年後因足疾輟學回國,就讀於上海吳淞復旦公學,他一生中只有唯一一張來自復旦公學的文憑。20歲考取官費留學,先後到德國柏林洪堡大學、瑞士蘇黎士大學、法國巴黎政治學院學習,但都沒畢業,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便回國。28歲,獲得江西教育司官費資助,到美國哈佛大學隨蘭曼教授學梵文和巴利文;31歲,到德國柏林洪堡大學,隨路德施教授攻讀東方古文字學,同時向繆勤學習中亞古文字。向黑尼士學習蒙古語,經過留家期間的不斷學習,具備了閱讀蒙、藏、滿、日、梵、英、法、德和巴利、波斯、突厥、西夏、拉丁、希臘等十餘種語言的能力,特別精於梵文和巴利文。35歲回國,應清華學校之邀,與王國維、趙元任、梁啟超等同為國學研究院導師。3年後清華學校改制為清華大學,應聘為中文、歷史二系教授,並在北大兼課。抗日戰爭爆發,其父憂憤死,陳寅恪悲傷過度,導致右眼失明。49歲應聘英國牛津大學中國史教授,是該校首次聘請的中國專職教授,他離昆明赴香港準備去英國,因戰事未能成行。51歲,接病逝的許地山任香港大學中國文學系主任,香港淪陷,學校停課,懂日文的陳寅恪不受日本人的禮待,閉門治學。翌年攜妻女逃離香港,任教廣西大學,53歲再前往燕京大學,55歲,右眼失明,前往英國醫治,僅一眼能見微光。再返清華大學任教。58歲任教廣州嶺南大學,四年後嶺南大學併入中山大學,一直擔任歷史系、中文系教授。文革時期慘遭迫害,珍藏多年的大量書籍、詩文稿被洗劫。1969107日在廣州含冤逝世。陳寅恪一生治學嚴謹,不屈於強權,1953年他在決定出任中國科學院歷史研究所第二所所長時,在其《對科學院的答覆》提出兩個條件:第一、允許中古史研究所不宗奉馬列主義,並不學習政治;第二、請毛澤東或劉少奇給一允許證明書,以作擋箭牌。否則,就談不到學術研究。結果他沒有就任,依舊在中山大學任教。

另一位靠自學成材的大學問家,就是曾經出任台灣考試院副院長、行政院副院長的王雲五。他只受5年私塾教育,父親就送他到五金店當學徒,晚上學習英語。17歲時進入同文館學英語,並兼助教,在校內圖書館廣泛閱讀西方著作,18歲後在上海各校任教英文史地等。19歲時,購得《大英百科全書》,以3年時間將全書35巨冊閱覽一遍,後來又修完土木工程及數理、機械各種課程。2030歲之間,先後加入兩所美國函授學校,於萬國函授學校主修土木工程,獲得許多高等物理、數學知識,用三分之一的學費加習化學;於喇沙爾函授學校主修法律專科,取得美國法學士的預備資格。24歲,應聘北平中國大學講授政治學、英美法學概論等課,又通德語、法語,美國《紐約時報》都形容他是「活的百科全書」。因精彩的致詞受到孫中山的賞識,出任臨時大總統府秘書。33歲,出任商務印書館編譯所長,後任總經理,發明了「四角號碼檢字法」,並以此法編印《王雲五大辭典》,該字典和四角號碼檢字法一直陪著我,直到今天,我依然用此法編彙資料。

除了陳寅恪、王雲五,微軟的比爾蓋茨大學還沒唸完,沒上過大學的名人有數學家華羅庚,香港首富李嘉誠,書法家啟功,小學還沒畢業的發明家愛迪生,他們憑自己的努力走上成功之路。

近日因一位好友的引導,迷上了數獨Sudoku,翻查家中百科全書,對此拉丁方陣來個大探索。

寫到這裡,順便提一提,人的腦袋到底能裝多少東西?有一種說法,我們人的腦只使用了1/15,還有14/15未開發,那些有特異功能的人,他們也許開發了另外一小部分,用腦比平常人多,聽起來也蠻有道理的。家裡藏書中,有一本《世界真聞趣事》,書中還有腦重量,一般男人腦重49盎司,女人腦重44盎司;並列出名人死後測定的腦重量,重量排第一是英國詩人拜倫,他的腦重2.33公斤,俄國作家屠格涅夫是2.09公斤,俄國革命領袖托洛斯基是1.58公斤,美國女星瑪麗蓮夢露是1.4公斤。該書還有探索60位名人及其腦輻射程度,95%的人測量結果不超過300,天才在500左右,以生物統計單位b.u.為準,達文西720,米開朗基羅688,歌德608,拿破崙598,柴可夫斯基567,蕭邦550,畢卡索515,華盛頓512,愛因斯坦469,林肯462,維多利亞女王458,戴高樂418,蔣中正375。這是奧斯卡‧布魯恩勒(1892-1952)後半生致力於精神分析研究方面,應用基本的幅射學原理而創造了一套系統,以使用鐘擺來測知上千人腦幅射,然後將測得結果放入布魯恩勒腦幅射秤盤,據稱此為人類進化最正確的紀錄。信不信由你,姑妄聽之!一笑!
(2010.0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