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8日 星期二

祈祷和平....( 连载 -13 ).... 林新仪

                    第六章          必先苦其心志 (2)
正因为如此,堤岸不仅仅是一座繁华的商埠,它同时也是一个文化事业极为昌盛的城市。四十年代的堤岸,华文学校从小学到中学多达三十余所,有公立的也有私立的。所谓“公立”,并非政府设立,而是由当地的华人华侨帮会集资兴办。
当年的华人“帮会”,绝无黑社会或准黑社会的性质,而是一种同乡联谊互助的社团组织。东南亚各国的华人华侨,通常都有潮州帮、福建帮、广府帮、海南帮和客家帮五个分支,分别代表五类来自不同方言语种地区的华人华侨的利益。当然,大家都是炎黄子孙,同根同源,所以,帮会与帮会之间并无根本的利害冲突,遇到涉及全体华侨华人命运之大事,各帮会首脑总能坐到一起共商对策、互助互援。每个帮会都设有自己的会馆,有自己的固定资产,管理机构为理事会或董事会。理事会一般四年改选一次,理事会主席一职,往往是由该帮会内财力雄厚且又德高望重的侨界人士来担任,他必须富于自我牺牲精神,必要时能慷慨解囊,为本帮会的侨社排忧解难,而且还要与当地政府部门有良好的关系与沟通渠道。
一个帮会是否兴旺红火,首先反映在他们兴办的华文学校规模的大小上面。一般来说,潮州人和福建人的学校总是办得非常出色,其次是广府人。若以经济实力而论,四十年代至六十年代的华人社会结构大体可以划分为三个层面:潮州人和福建人是第一层面,他们的商业才华是举世公认的,生意做得很大,有很多殷商巨贾;第二个层面是广府人,所谓“广府人”,是指说广州白话的粤桂籍华人,他们经商、开餐馆,还从事一些小作坊式的工业如机械加工等;第三个层面则是海南人和客家人,他们从事的行业比较杂,以手工业和技艺工匠为主,凭手艺吃饭。这不过是一个粗略的划分而已。其实,不同时期,每一个层面都有一些出类拔萃的人物脱颖而出,他们的奋斗和成功,都体现了一个伟大民族不屈不挠的生命力和旺盛的创造力。
除了华文学校,最能体现中华文化之魅力的就是各种风格的中文报纸了。华人华侨皆爱读书看报,尤其是中文报纸,他们主要是从报纸上了解祖国和家乡的变迁情况。抗战胜利之后,标榜思想自由的法国人重返印支三国,放宽了文化限制。一时间,被禁锢多年的堤岸文化界精英活跃起来了,争先施展身手,中文报纸便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那段时期出版的报纸有《光华日报》、《远东日报》、《自然侨声》、《新闻快报》、《亚洲日报》、《越华报》等等近二十种之多,真是一派百花齐放、千家争鸣的繁荣景象。

杨碧涛到闽安中学教书的第一天,身着素色小花丝绸旗袍,仪容端庄而高雅,她灿烂的微笑和充满学识的谈吐极具人格魅力,完全征服了全校师生。她正宗的学历在闽安中学的教师群里无人可比,而她的讲课艺术同样地出色,信手捻来的引经据典,无拘无束的侃侃而谈,将《中国语文》这门课演绎得五彩缤纷,有如行云流水一般,听得同学们如痴如醉,常常是铃声大作谁也不愿下课。能听上杨老师讲的语文课,对闽安的学生来说几乎就是一件幸事。
一个学期下来,杨碧涛的名声在堤岸的华文教育界中已经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其他帮会学校都很羡慕闽安中学能得到这么一位高水平的年青教师,有的学校甚至还悄悄伸出了橄榄枝,暗中托人捎来口信儿,愿意出两倍的薪俸聘请杨老师过去执教,但杨碧涛都一一婉言谢绝了。
学期末,闽安中学校长许书勤,在他的办公室约见了杨碧涛,对她出色的工作备加赞赏。
许校长是潮州人,年过五旬,浓密的头发已花白过半,眼睛不大,但目光很是犀利。他的一条腿伤瘸,行走时需借助拐杖。他有着相当卓越的领导才能。抗战胜利那年,他从泰国曼谷流落到越南堤岸,怀揣着友人的一封介绍信,找到当时堤岸文教界的知名人士林孝鸣先生。林孝鸣与他攀谈了半个多小时之后便断定,此公学识渊博,乃不可多得的人才,本想将他留在孝鸣学校,但当时的孝鸣学校因财政危机已经陷入困境,恐会耽误他的前程,便忍痛割爱,向福建会馆董事会力荐他担任闽安中学的校长。许书勤果然不孚众望,在三年之内便将只有小学的闽安学校改造成一所知名的中学,学生也由数百人猛增到二千余人。就在他为学校进一步的发展物色不到高水平的师资而发愁之时,林孝鸣先生带着杨碧涛走入了他的办公室。杨碧涛将中央大学文学院的毕业证书和文学士学位证书呈上给他看,他简直如获至宝,大喜过望。林孝鸣先生是识才的伯乐,他推荐的人绝对没错!果然不出所料,杨碧涛不论是才学还是人品,都是出类拔萃的。他一直想给她肩上的担子增加点份量,但又不知她能否承受得了,毕竟是个女流之辈,何况她已经身怀六甲了。今天他约见杨碧涛,是想好好跟她聊一聊。
“来来,杨老师。快请坐。”许校长一边招呼着杨碧涛,一边拄着拐杖给她倒水。
“我自己来。”杨碧涛赶紧上前扶住许校长,接过杯子,自己倒了杯白开水。
“今天叫你来,只想跟你随便聊聊。”许校长回到座位上,捋了捋满头的长发,不经意地问:“听说你谢绝了两所学校的高薪聘请,执意留下来执教,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不为什么。”碧涛稍微沉吟片刻,嫣然一笑,淡淡地说:“世上还有比金钱更重要的东西。”
“是什么?”
“诚实和信誉。”
“唔,好。诚实和信誉!很好。为人处世,无信不立。学校很感谢你的诚实和信誉。你的书教得很出色,师生关系也很融洽,这不仅是有目共睹,而且是有口皆碑。我已经向董事会专门汇报了你的情况,董事会表示一定要把你留住,同时还要提供更多的机会让你尽情发挥才能。我想,下学期请你担任中学部语文教研组组长,带一带别的教师,帮他们提高一点教学水平,你看如何?对了,我还忘了告诉你,为了表彰你的业绩和敬业精神,董事会决定给你提高待遇,薪金加倍。这在本校可是破天荒第一次。天道酬勤,这也是你应该得到的奖励。另外,我一直在为下学期设立高中部作筹备工作,目前已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这个‘东风’就是数理化的师资,我物色了两位教师,差强人意,但还是不够,不知道你是不是能兼教其中的一门课?”
“语文教研组长一职我能胜任,带其他教师我也责无旁贷,只是兼教数理化之事,容我再考虑一下。”
“唔。有什么困难吗?但讲无妨。”
“我教数学或物理都没有太大的问题。只是……我大概还有三个月就要临盆分娩了,是不是等我休完产假,再给我安排课程?我也好趁产假期间先备备课,准备充分一些。”
“好。就这么定了。学校可以给你长一点的产假,三个月怎么样?”
“足够了。谢谢。”
“应该是我感谢你。你又帮我解决了一大难题。”
“你太客气了,许校长。”
这时,一个头发上扎着一朵小红花的小女孩像一阵清风闯了进来,高兴地叫喊:“爸爸爸爸,我妈妈说春节放假时带我去头顿海滩玩。你跟我们去吗?”
“真的?”许校长故作惊讶,将小女儿亲热地搂在怀里,弯下腰亲了她的脸颊一下,“去头顿海滩,太棒了!我一定争取去。晓红,过去,叫声杨阿姨。”
小姑娘很听话,走到碧涛跟前,甜甜地叫了声:“杨阿姨。”
“哎,乖孩子。”碧涛怜爱地抚摸她的脸颊,“你叫许晓红?”
“对。许,是言午许;晓,是‘春眠不觉晓’的晓;红,是红花绿叶的红。”孩子很认真地、一板一眼地报了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