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6日 星期三

祈祷和平....( 连载 -15 ).... 林新仪

第八章    效法孔孟(1)

   林弘毅和杨碧涛在越南渡过了第一个离别故乡的春节。越南这个国家同属儒家文化圈,他们过春节的习俗跟中国人完全一样,也放鞭炮也贴红对联,也舞醒狮也给小孩子压岁钱。浓郁的民族文化气氛,冲淡了碧涛心头郁结的思乡之情,更重要的是,她即将做母亲了。喜悦与期盼占据了她全部的生活。

没多久,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便呱呱落地了。是个女孩。林弘毅给取名为“梦平”,意为“梦想和平的岁月”。这一年,是新中国诞生后的第一年,也是他们的而立之年。“三十而立”,正是人生最具亮色的年龄段,事业从这里起步。初为人父的林弘毅,顾不上跟宝贝女儿多亲热几下,便又匆匆走上商场,继续为“钱程”而奋斗;而还没有完全缓解分娩的劳累的杨碧涛,一边哺乳着孩子,一边就开始了紧张的备课。她向许校长承诺的事情必须要兑现,这也是她为人处世的原则之一:无信不立。
三个月的产假期满,杨碧涛按时到学校报到,再次投入繁忙的教学工作之中。家里雇了个潮州老妈做保姆,照看小梦平。
杨碧涛领导的中学部语文教研组很快就取得令人瞩目的成绩。一个明显的现象就是慕名前来就读的学生增多了。除了言传身教之外,碧涛自有她的高招。一门课教得怎么样,学生爱不爱听,除了老师自身的水平之外,备课笔记也就是教案编写得好不好,关系极大。一般来说,一个受学生欢迎的老师,他的备课笔记是不轻易外借的,这跟著作权很类似,那是自己心血的结晶,不愿意让别人抄袭。但杨碧涛却反其道而行之,大大方方地将她的备课笔记拿到教研组里公诸于众。这份备课笔记是她在多少个夜深人静之时精心编写出来的,完美地体现了她的教学思路、教学方法和渊博的学识,她无私地将它奉献出来,成为中学部语文教师争相传抄的教案经典。
在语文教研组里,杨碧涛有一个真心的崇拜者——吴文贵。他曾是许校长当年从事抗日活动的忠实小伙伴,如今已是三十出头的人了仍未成家。他对碧涛的崇拜之中是否含着某种情愫,他自己也说不清,但这并不妨碍他成为林、杨夫妇的好朋友和家中常客。他是一个进步分子,言谈话语中常常流露出对新中国的崇敬和热爱之情,他的工资有相当一部份是用来买书和订阅许多香港出版的报纸和杂志,杨碧涛经常从他那里借阅这些报纸杂志。

小梦平一天天的长大,会坐了,会爬了,长牙了,开始呀呀学语了,很是惹人疼爱,但她的父母亲却常常忙得顾不上管她,全由保姆张婶照顾。林弘毅经常外出办货、跑业务,在家逗留的时间很短,只要一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先抱着小梦平逗她玩半天。碧涛自从兼教了高中的数学课之后,更是忙得连中午都很少回家,她的奶水不多,难得喂孩子一次母乳,小梦平只要得到这样的机会,便会贪婪地吮吸着妈妈的乳头不肯撒嘴,直到美美的吃饱了、香香的睡着了。
有一天,弘毅又要出门了。他临走前发现孩子有点发蔫儿,摸了摸她的小额头,好象有点烧,最近外面流行感冒挺厉害的,碧涛一早就上课去了,来不及告诉她,于是便给张婶留下几样治感冒退烧的药,仔细地交代了服用剂量,这才放心离去。这一天,碧涛的课排得满满的,不知为什么,她总感到一种难以名状的烦躁不安,情绪特别低沉,她认为可能是过于疲劳的反应,没怎么太在意。中午,她在学校食堂里用完餐,便一头扎在办公室里批改学生作业,下午又接着上课。放学后,语文教研组又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讨论会,等她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快九点钟了。
她还没走进家门,就听见小梦平断断续续的凄凉的哭声。她立刻明白自己这一天为什么那样的焦虑不宁了。她急步走入家里,只见保姆正抱着孩子一边哄着一边满屋子转圈,不知该如何是好。一见碧涛回来,张婶长出了一口气,如释重负。
“我的老天爷!你总算回来了。快来看你的女儿吧,她烧了一整天,一直哭个不停。”
碧涛赶紧接过孩子,俯下脸颊贴上孩子的额头,不禁大吃一惊,“上帝!这么烧呀!给她吃药了吗?”
“吃了呀。林先生走之前给留下的退烧药,中午吃了一次,下午又吃了一次,但不管用,还是烧。”
“这可怎么办?”碧涛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已经九点过十分了,“不行!必需赶紧送医院。”
“可是……现在已经过了戒严时间了呀。”
“那也得送!你留在家里,我去。”
“那怎么行?我跟你去,也好有个照应。”
最近,印支共产党人的地下抗法斗争越来越频繁了。法国殖民当局下达了宵禁令:晚上九点钟以后市民禁止外出,否则会有生命危险!碧涛主仆二人在马路边伫立片刻,想拦一辆人力车。但是,寂静的马路连行人都没有,哪来的人力车?医院离得挺远的,要是步行,恐怕走到医院孩子就没救了,如何是好?
碧涛将已经哭得没了力气的孩子紧紧地抱在怀里,轻轻地来回摇晃,喃喃地哄着:“乖乖,别哭。乖乖……”她多么希望弘毅会在这个时刻突然回到她的身边帮她一把,然而,浓重的夜幕无边无际,连一丁点星光都没有,除了黑暗还是黑暗,只有惨淡的、昏黄的路灯在无力地闪烁着微弱而浑浊的光,瑟瑟凉风吹得她直战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