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8日 星期六

紅楓片片情(詩文集)-連載-30….(曾習之)


(四)煙雨濛濛遊杭州

1)滬杭舊公路
參觀遊覽罷東方明珠塔之後,我們懷著激昂興奮的心情,離開了浦東新開發區。中午12:00,巴士載我們前往北京路「金安酒樓」用午餐。1:00正,十九位團員上了車,旅遊巴士便向杭州出發。由於上海市範圍大,車輛繁多,我們乘坐的旅遊巴士,整整跑了兩個小時,才離開了上海市區,馳上滬杭舊公路。舊公路路面狹窄,來往車輛都必須減速行駛;遇上過木橋或磚石橋時,對開兩方的車輛還得禮讓。結果卻多花了兩個小時。不過,能有機會乘坐巴士遊覽江浙滬杭沿途鄉鎮的風光,我倒感覺是一項額外的收獲。旅遊巴士首站停車參觀的地點是嘉興鎮。這是江蘇和浙江鄰接的縣城,滬杭鐵路、大運河都從傍經過,交通方便,素有「魚米之鄉」之稱。市鎮範圍相當大,舊式建築頗具江南水鄉情調,但大都非常殘舊破爛了;而新的樓房則見縫插針,新舊雜陳,非常刺眼。嘉興鎮的金砂茶具,是浙江的特產,價錢尚相宜。第二站在桐鄉鎮停留了三十分鐘,據導遊介紹,此鎮是杭菊花產地,並讓團員進專賣杭菊花的零售店,品飲菊花茶。菊花茶味清芬,每盒(十小包)人民幣100元,價錢相當貴,但每人都買了三、兩盒。可是,千里迢迢帶返加拿大家裏,沖來飲用時,竟發覺菊花茶卻毫無菊花色澤,更無菊花香味,真是莫名其妙!


2)杭州市
巴士經過了餘杭鎮之後約莫二十分鐘,便到達杭州市區,時間是黃昏6:30。新派來的導遊是位二十出頭的小伙子,長得精明伶俐,廣東話講得欠純正,但更差的是缺乏積極性和責任心。幸好由上海跟著來的朱天海,仍陪著我們在杭州一路遊覽觀光。
我們先往「百合花酒家」,用畢晚餐之後,巴士便送我們入住杭州最高級的「浙江國際貿易展覽中心大酒店」。這是新落成營業的五星級大酒店。酒店高大雄偉,設備豪華先進,比起香港的「帝都」、北京的「凱萊」都要高一級。下榻於此,的確是人生極大的享受!
翌日(九月廿六日)上午9:0012:00,遊覽西湖。提起西湖,我總有一股深深愛慕的感情蕩漾在心中。一九五三年夏,我們四個分別來自越南、柬埔寨和印尼的歸國僑生,利用回國升學後的第一個暑假,結伴自北京出發,同遊了蘇州、上海和杭州,來回十天,其中在杭州漫遊了五天。杭州那優閒靜謐的環境,西湖那山明水秀的迷人景緻,迄今記憶猶新,始終沒有忘懷。
杭州是中國七大古都之一。秦始皇統一中國時,稱錢唐縣,王莽時改名泉亭縣,南朝時改臨江郡,隋開皇九年(589年)稱杭州。唐長慶二年(822年),大詩人白居易曾任過杭州刺史;五代時期的錢鏐創立吳越國(923年),建都杭州,改稱西府,又稱西都。南宋建炎三年(1129年),宋高宗升杭州為臨安府,紹興八年(1138年),正式遷都臨安。
杭州市地處浙江省北部,錢塘江下游,大運河之南端。她不僅是一座歷史悠久的文化名城,而且由於自然環境天賜的優越條件,更使她成為舉世聞名的旅遊勝地。「上有天堂,下有蘇杭」,歷代騷人墨客把蘇州和杭州喻為天堂,正是因為此兩座城市的確美若仙境。談到杭州之美,首先應歸功於西湖迷人之景色了。
早在九百年前,北宋文學家蘇東坡,任杭州知府時,就已被西湖的美景與秀色所傾倒。他的「水光瀲灩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粧濃抹總相宜」,已成千古絕唱。西湖確實美似西施,無論晴天雨天,總是那樣艷麗撩人。正因為有美若天仙、勝似西子的西湖景色,而使杭州早就臻於「天堂」之境界。

3)西湖
翌晨起來,天空一片陰霾,涼氣襲人。9:30,十九位團員仍然興致勃勃的上了巴士,準備前往西湖遊覽觀光。但就在此時,天公便下起綿綿細雨來。我們照原定計劃和時間到達西湖。
西湖三面被重山環抱,只有東面瀕臨杭州市區,使她正好處於天然與人間所共有的境界中。西湖南北長約3.3公里,東西寬約3公里,湖岸周長15公里。湖上湖邊修築有「白堤」(後人為紀念杭州刺史白居易之政績,改白沙堤為白堤)、「蘇堤」(蘇軾任知府時所築),將西湖分成許多景區。西湖幾乎處處有勝景,除了歷史上早被南宋王朝評為「西湖十景」的「蘇堤春曉」、「兩峰插雲」......等之外,還有1985年評定的「西湖新十景」等等。非常可惜的是,此次遊覽西湖的日程只有半天,再加上連日陰雨纏綿,新導遊又無幹勁,使此行大打了折扣。
我們於上午10:00從西湖南邊入園,大夥隨著人潮在一條林蔭路上前行。此路逶迤起伏,兩旁花襯柳蓋,兩畔湖水浩瀚,風吹浪起,漣漪蕩漾;時而還跨越江南式石拱橋。我邊行邊左右觀賞,越走越感覺自己好似進入了「桃花源」仙境一般。詢問身旁的朱天海:「這裏叫什麼景點?」他答道:「這就是著名的“蘇堤”!」北宋大文豪蘇東坡於公元1089年(元祐四年)間被任命為杭州知府時,曾招募民工二十餘萬人,疏浚西湖,開掘葑灘,並用挖出的湖泥葑草,堆築成一條橫貫南北的長堤,長2.8公里,又在長堤上築了六座石橋(映波、鎖瀾、望山、壓堤、東浦、跨虹),以暢通湖水。杭州人為了紀念蘇軾,遂將此堤尊稱為「蘇堤」。根據介紹,到了明代,杭州郡守也曾招民工,加高拓寬蘇堤;建國之後,市政府更對蘇堤進行了全面整飾,重修六橋,拓寬了堤畔綠蔭,加植垂柳及數十種花木,使蘇堤風光更加絢麗多姿。故有「西湖景緻六條橋,一枝楊柳一枝桃」的民謠,怪不得「西湖十景」中,便以「蘇堤春曉」排為十景之首了。
由於細雨愈下愈密,導遊索性買了船票,叫我們乘坐遊艇,繞湖一週,以觀覽西湖各處風光和景點。因為導遊沒有把「西湖十景」逐一簡介,使我們未能一一領略,有些,甚至連位於何處亦搞不清,實在是一大損失!然而,最令我賞心悅目、印象深刻的景觀,除了「蘇堤」之外,便是煙雨濛濛的湖面及四週,好像罩了一頂輕紗帳一樣。此時遠望西邊天竺山山峰,只見一片朦朧,不知「濃雲如遠山」呢?抑或「遠山似浮雲」?至於哪裏是南山峰?何處是北山峰?那更是無法辨認了!然而,當我拿著望遠鏡刻意在薄霧輕嵐中凝望、捕捉之際,那兩座被濃雲繚繞遮住了的峰尖,偶爾間,似會顯露出朦朧隱約、似是而非的面目。此種不易捉摸、難以分辨的境界和風貌,實在引人入勝!妙就妙在一片朦朧中!難怪白居易、蘇東坡,以及乾隆皇、光緒帝等古代名人,曾經那樣如痴如狂地深愛西湖的「兩峰插雲」(後來光緒帝還將之改為「雙峰插雲」)了。

4)岳王廟
我們上了岸,觀賞「曲院荷池」之後,便繞道前往「岳王廟」參拜。岳王廟是一座四合院建築,於嘉定十四年(1221年)改智果禪院為岳飛祠。正殿忠烈祠,大殿正門重檐中間,懸掛葉劍英所題的「心昭天日」匾額,殿內供奉著岳飛將軍披紫蟒袍、按劍而坐的高大塑像,高4.54米,全身盔甲戎裝,威武忠烈。座像上端懸仿岳飛手書「還我河山」匾一塊。左右兩壁分別為明代莆人洪珠手寫的「盡忠報國」四個大字和彩繪的八幅大型壁畫,描繪岳飛的一生。在天花板上有三百七十多隻姿態各異的百鶴圖。整座大殿呈顯出肅穆莊嚴、正氣凜然的氣氛。

5)岳鄂王墓
我們懷著崇敬之情,步出岳廟,續往左邊的「岳鄂王墓」憑弔。岳飛墓前石欄正面望柱上左右刻有一副對聯:「正邪自古同冰炭,毀譽於今判偽真」。墓闕楹聯書刻:「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鐵無辜鑄佞臣」。 墓闕下有四個鐵鑄人像,反翦雙手,面墓而跪,即陷害岳飛的秦檜、王氏(檜妻)、張俊和万俟  四人,這群陷害忠良、禍國殃民的奸臣,自古迄今,為世人所切齒,一直遭受著人們敲頂摑臉,譴責怒斥。即使是鐵像,也幾鑄幾毀,「鑄者欲不朽其形」,永遠釘在恥辱柱上;「擊者欲立碎其體」,以泄心頭之恨。從其鐵鑄頭臉上面,凹陷斑駁、黑漆無光的形容,足以證明,「正邪、真偽、毀譽?」早已由歷史和人民作出公正的判斷和定論了!我倆站在忠貞報國、萬世留芳的岳將軍墓前默念致敬,並拍照留影之後,才滿懷激動之情步出墓園。

6)龍井村
中午12:00往西湖畔的「千悅宮酒家」用午餐。1:00前往「龍井村」參觀龍井茶園及該公司製作龍井茶的工藝過程。只見一位年輕的炒茶師傅,把幼如雀舌的龍井茶嫩葉,倒在一口徑1.5米寬、開著高溫的不銹鋼電鍋內,用手掌拌炒茶葉,令參觀者大開眼界。然後進會客廳內,聽專家介紹龍井茶的品種,並請我們品嘗頂級之極品龍井,的確是與眾不同;上好的龍井茶,入口清淡,飲後良久,喉嚨仍感芬香甘甜。據悉,龍井茶以「獅、龍、雲、虎」為上品,因其產地獅峰、龍井、雲棲、虎跑一帶,自然條件得天獨厚。明、清兩代,西湖龍井茶被列為皇室貢品。相傳乾隆南巡杭州,品嚐龍井,驚嘆「色翠、香郁、味甘、形美」四絕,下旨將龍井王氏茶園中十八棵茶封為「御茶」,專供進貢,自此龍井更是身價百倍,躍上十大名茶之榜首。入寶山豈能空手,我們每人便一盒盒,滿載而歸。

7)靈隱寺
下午3:00往天竺山麓飛來峰前的靈隱寺觀光參拜。
靈隱寺又名雲林禪寺,是佛教禪宗十剎之一,由印度高僧慧理於東晉咸和元年(326年)創建。慧理登飛來峰曰:「佛在世日,多為仙靈所隱。」故建寺名曰「靈隱」。五代吳越時擴建為九樓、十八閣、七十二殿,僧徒多達三千餘人,房屋一千二百多間,極盛一時。由於歷代兵燹不斷,該寺院先後十四次被戰火所燬,現存殿宇,為十九世紀重建;解放後,又於1956年和1975年,先後兩次進行了大規模的整修擴建。今天的靈隱寺,寺宇雄偉莊嚴,寺內佛像金碧輝煌,整個寺院面貌煥然一新。目前靈隱寺的主要建築有:寺有東西二山門,與天王殿並列,天王殿上懸「雲林禪寺」匾額,是清代康熙皇帝之手筆。殿後有高33.6米的大雄寶殿,飛檐翹角,琉璃瓦頂,正中有金裝釋迦牟尼佛像,高9.2米;殿左有聯燈閣、大悲閣;又有東西迴廊和西廂房等,是中國東南最大的佛寺。香火最盛時每天朝香者達18萬人之多。而整個靈隱風景區卻包括飛來峰、咫尺西天......等處,範圍廣袤,風景優美奇特。
可惜天公不作美,雨越下越大,風越吹越烈;天冷路滑,衣服也濕透了,導遊只好於5:00便提前帶我們往附近「山外山酒家」吃晚餐,6:00返回酒店休息。

8)六和塔
九月廿七日上午,遊覽地點原定為六和塔與錢塘江畔觀潮,可是今晨雨愈下愈大,團員們都穿上風雨褸,帶了雨傘;但抵達錢塘江畔的月輪山腳停車站時,雨勢挾著風力,勢不可擋地襲來,團員們一下了車,便快步奔向山坡上的一個大亭子避雨;待雨勢稍緩之後,才快步上去六和塔參觀。
六和塔,又名六合塔「六和」的塔名,原出於佛經的「身和同住,口和無爭,意和同悅,戒和同修,見和同解,利和同均。」也取佛家天、地、東、西、南、北六合之意。此處原為吳越國王的南果園,北宋開寶三年(970年)吳越國王錢俶為鎮壓江潮肆虐,闢園而建,塔身八面九層,高五十餘丈,塔頂裝燈,錢江夜航船隻賴以導航。宣和三年(1121年)毀於方臘戰火,現存之磚構塔身係於南宋紹興廿三年(1153年)重建,十年竣工;塔剎是明代遺物,外部木構檐廊係清光緒廿六年(1900年)重建。今塔高59.89米,從外表看有十三層,實際只有七層。塔心用磚砌,其餘部份則為木結構。基礎堅固,造型有氣派。塔傍建有六和寺。
參觀罷六和塔,團員們個個都被雨水淋得落湯雞一般;江風襲來,飢寒相逼;大夥建議取消往江畔觀錢塘潮之節目。導遊便宣佈提前於11:00往附近的飯館吃午餐。這個取暖及充飢的午餐,人人都感到十分管用!

9)絲織廠
飯後往市區蠶絲織造廠及其門市公司參觀購物。部份香港團友買了絲棉被大包大袋的提著上車。5:00PM,晚餐後,十九位團員上了巴士,便直馳杭州機場;辦妥了划票、入閘手續後,便順利進入候機大堂;於是大夥又在免稅商店購物。原來這裏的頂級、一級龍井茶的價錢,比起龍井村專門公司的售價,卻便宜得多呢!

10)返港
6:00PM,飛機起飛,一個多小時之後,我們便平安返抵香港新機場。北京、上海、杭州九日遊,已告平安順利、而且頗有收獲地結束了。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草,一九九九年二月定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