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0日 星期四

紅楓片片情(詩文集)-連載-31….(曾習之)


一位勤勞樸實、心地善良的老闆
──訪問「應發食品公司」東主應志宏先生

應志宏先生是「亞省愛城越南華僑聯誼會」(簡稱「越華會」)第四、五連續兩屆的顧問及名譽顧問。無論從他外表的穿著看,或從其內在的思想品德觀察,你都感覺得出,他確是一位真真正正的中國勞動人民的典型。他勤勞樸實,忠厚善良,樂於助人,關心群體,熱心公益。尤其關心和支持我「越華會」。
去年「丁卯年新春特刊」上,發表了「江泰隆先生訪問記」之後,該文所介紹的有關江先生的事蹟,普遍受到同僑讀者的歡迎,反應極好。因而本期「戊辰年新春特刊」決定再由筆者專訪應志宏先生;向讀者介紹一下應先生奮鬥的經歷,以及他抵達加國本市定居幾年來,在事業上的成就,也提一提他的思想品德。
應志宏先生原籍浙江寧波人。他的祖、父輩早年在上海經商,事業有成,擁有可觀的產業。可惜,應先生誕生之日,正逢日寇大舉侵華之時;「七七蘆溝橋事變」之後,戰火迅即漫延至江浙一帶。應氏雙親被迫拋棄產業,挈婦將雛,順江南下,一路逃難撤至雲南昆明。不久,志宏就誕生在大後方昆明市。「生逢亂世,我一生下來便開始逃難了。」應先生向筆者述說。日本侵略軍勢如破竹,閃電一般席捲江南各省,最後矛頭便指向西南。小小的應志宏,便在母親的懷抱中逃到越南河內,再抵海防,兩年後又逃抵西貢。接著日寇也進佔了印支三邦,再也無處可逃了,結果只好在西貢定居下來。
日本投降後,應志宏才開始過正常的童年生活。他在西貢華人城堤岸市「福建學校」讀書,只讀完小學四年級,便被生活所迫而輟學,才十來歲的他,便進入堤岸市某華人機器工廠當徒工了;晚上則到「南海學校」繼續讀書,直至小學六年級畢業。「我的中文程度只是小學畢業而已。」他說道。
五十年代起,南越各軍政派系勢力紛爭,「七遠」作亂,一九五五年,吳庭艷鎮壓了「七遠」勢力之後,剛當上了南越第一任總統,便下令強迫全體華僑一律歸化越南籍。具有強烈中華民族感情的應志宏,不肯歸順,毅然決定遠走他邦。一九五八年,他終於帶領幾個兄弟姐妹跑往柬埔寨金邊市去居住了。
一九五九年和李淑英小姐結婚,建立了小家庭。在金邊居住了十多年,他自資創辦了「宏發塑膠工業鑄模工廠」,為有如雨後春筍般成立起來的許多塑膠品製造廠,鑄造生產產品的各類模型。生意興隆,供不應求。正當一家數口,日子過得比較舒適寫意之際,南越的戰火波及「和平之島」柬埔寨了。由於越共游擊隊滲透柬境,柬政府態度曖昧,美國便唆使柬埔寨王國首相兼國防部長龍奈(朗諾)將軍,於一九七零年春發動政變,推翻了西哈努克王朝。於是,美國和越共的戰火又燒遍整個柬埔寨。應先生見局勢不妙,便決定於一九七一年春天,舉家由金邊遷返南越西貢。「幸而當時能當機立斷,立即返回西貢,才避過了一九七五年四月十七日金邊淪陷後,柬共野蠻大屠城的浩劫。真是老天爺保佑啊!」他感慨不已地追述說。
返抵西貢之後尚未站穩腳跟,越共便於一九七五年四月卅日,接管整個南越了。越共進佔西貢之後,便迫不及待地開始清算、沒收全部華人工商業者的物業與財產。由於越共海盜式的掠奪政策,使得西貢市和整個南越地區,面目全非。過去車水馬龍的都城,變成只有單車川行的落後社會。眼光敏銳的應先生,看準了「單車已成了主要交通工具」的現實,便立即開設「宏發單車軸承製造廠」,果然,由於單車代替了汽車,於是單車零件製造業,便應運而生,大行其道;而精通機器製造技術的應先生所辦的工廠,便旗開得勝,貨如輪轉,生意滔滔,財源廣進。此時他家的經濟生活非常富裕,但是眼光長遠、對越共的本性頗有認識的應先生,深知西貢非久留之地,千萬不可戀棧。於是,一九七八年,便又當機立斷,花了三十多兩黃金,讓兩個大女兒,乘鐵船出國;一九八一年再花十多兩黃金,給第三、四兩個兒子乘木船投奔怒海。皇天不負苦難人,四個兒女都平安抵達東南亞難民營,不久都被加拿大政府代表團人道收容,來到愛民頓定居了。
一九八三年,應先生夫婦和小女兒,在兒女們擔保下,由西貢乘飛機移居本市和孩子們團聚了。「我抵達了加國之後,簡直變成了又瞎、又聾、又啞的“廢人”,故只得進學校讀了七個月英語會話,便硬著頭皮到西人快餐店去學做Pizza,半年後,轉往“泰發雜貨公司”當工人。在那裏,蒙江老闆的愛護,向他學到了不少經商的知識和經驗。這對我來說是十分寶貴的。後來,在一個很偶然的機會,我竟毅然決定買下了一位朋友經營了許久的“豆類食品製造坊”...... 。」應先生介紹說。
「您以前有做過這個行業麼?」筆者問。
「沒有做過,但是我卻有學過和研究過,而且對這個行業很有興趣,也很有信心,所以堅決買下了。」他答道。
一個星期的見習之後,又經過自己試製,並且不斷研究改進,應先生不但完全掌握了製作各種豆類食品的方法和技巧,而且品種日漸增多,質量也日益提高。現在泰發公司、加華市場、聯合公司......等華人雜貨商號,以及一些西人超級市場都成了「應發食品公司」的最大長期顧客。「應發」的豆漿、豆腐、芽菜......等產品,都成了廣大民眾有口皆碑的美味食品啦!自從「中華牌樓」落成之後,「應發食品公司」的生意更加日益興旺發展了,其前途是光明燦爛的。
「應先生,您為人勤勞儉樸,而且心地善良,又樂於助人,熱心公益。希望你也談談形成這些優良品德和情操的原因,好嗎?」筆者提議說。
「前面我已提及過,我尚在襁褓中的幼兒時期,便開始了顛沛流離的逃難生活,童年時期就當了機器工人,直至今天,我一直是個自食其力的手工業勞動者。實際上,我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勞工階級。這就養成了我勤勞儉樸的習慣;而且,幾十年來不斷在逃難中掙扎與過活,親自目睹了許許多多慘絕人寰的人間悲慘景象,這一系列血淋淋的事件,使我自小就有了一種根深蒂固的悲天憫人的惻隱之心;尤其是經歷了“印支浩劫”之後,親睹了大批大批無辜同胞死於非命,全體華僑同胞的億萬財產毀於旦夕之間,令我更加看化了,金錢只不過是身外物而已。因此我感覺到:當自己的生活能溫飽富足之時,應當多做些公益善事,為群體出點棉力!當然,我目前只是一個僅可度日的小本手工業勞動者,我對社會、社團的貢獻是十分微不足道的,說出來只能令人笑話罷了。希望陳先生不要為我渲染!」應先生答道。
「應先生,值此農曆新年將降臨,本會“戊辰年新春特刊”即將面世之際,您對我印支同僑,對“越華會”理事,對“應發公司”的顧客和“特刊”的廣大讀者們,有什麼祝願和寄語嗎?」筆者問道。
「我在金邊、西貢都久居過,我也是印支華僑,故此我很關心印支同僑的動態。我很為本市印支同僑的團結友愛而高興,這應歸功於“越華會”歷屆理事、顧問的努力。我非常欽佩“越華會”理事諸公忘我的服務精神、及所作出的越來越顯著的成績與貢獻。藉“新春特刊”即將發行的機會,我發自內心地向理事諸公、編委諸公表示祝賀和感激!並且,向我印支同僑、向應發公司的顧客和全體華人同胞表示感謝,感謝大家多年來給與本公司的愛護與支持。最後,恭祝大家新年快樂!衷心祝福大家:龍馬精神!前程美好!」
「謝謝您的接見,應先生。」
「祝您好運!陳會長。」
「再見!」我們握別時同聲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