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3日 星期一

祈祷和平....( 连载 -8).... 林新仪


第五章   莘莘学子情
   
山城重庆总喜欢藏在茫茫迷雾之中。
杨碧涛下了车,拎着小藤箱,随着人流踉踉跄跄挤出了车站。乘客们都各奔东西,很快就散尽了。杨碧涛立在车站内不知所措,身上只剩下十几块钱了,不敢再花了,如何才能不用乘车而找到中央大学呢?重庆的地方话她几乎一句都听不懂,这可怎么办?她茫然地四处张望,不知该如何解决这个平生第一次遇到的难题。她感到疲惫不堪、浑身无力,只好找了个角落,坐在小藤箱上,苦思对策。
正在这时,车站的广播喇叭响了,播的竟然是闽南话,“请鼓浪屿来的杨碧涛小姐到车站门口等候,中央大学有人来接你。请……”
连播了三遍。这熟悉的乡音真是动听极了!碧涛的困乏一扫而光,即刻站起来,拎着小藤箱直冲车站门口跑去。
一个学生装束、身材魁梧的青年站在门口,手里抱着一本厚厚的书,朝她微笑。她疑惑地瞅着他,突然,她发现他胸前别着一枚“中央大学”的校徽,顿时,姑娘的眼睛湿润了,仿佛见到了久别重逢的亲人。
青年学生大步流星走过来,接过她手中的小藤箱,用闽南话自我介绍,“我叫陈伯伦,漳州人。中大一年级学生。前几天,学校学生会接到四个刚考上厦门大学的姑娘发来的电报,说你已被中大文学院录取,提前到重庆来了,请我们派人接你。我也是文学院的,学生会便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我。我到车站接你这已经是第三天了,前两天都说车没到。今天我下课晚了,赶到这里才知道长汀的车已经到了一会儿,人都走得差不多了。真是糟糕,怎么才能找到你呢?我急得要命!突然,我看见安在柱子上的广播喇叭,对,就用它!这不,我就跑到了广播室……”。
“谢谢你,伯伦大哥。”碧涛由衷的感激这位初次见面就给她留下深刻印象的兄长。
“我们走吧,到学校再聊。学校挺远的,在郊外……”

离新学年开学还有三个月的时间,毕业班的学生还没走,新生也未报到,宿舍住得满满的,但学生会已经提前做好了安排,从毕业班的女生宿舍挤出了一个床位。陈伯伦将碧涛的住宿安顿完后,便领她到新生报到处去办手续。
当时的国立中央大学是中国最好的综合性高等学府之一,而且全免学费,所以才有那么多青年人报考。而能考上的人,都应该算是百里挑一的佼佼者了。杨碧涛填完了几张表,便领到了学生证和校徽。她小心翼翼地将校徽别在胸前,一脸的容光焕发。这枚小小的校徽来之不易啊,其中包含了多少艰辛的努力。
伯伦微笑着朝她竖起了大拇指,“真棒!祝贺你成为中大的学生。”
“打算在学校就餐吗?”负责办手续的老师问。
“是的。”
“请先交三个月的伙食费吧。”
“一个月是多少钱?”
“一个月八元。”
碧涛转过身去,从内衣兜里掏出一小叠钱币,数了又数,难为情地问,“老…老师,我能先…先交一个月的吗?我没有那么多钱了。”
“你还有多少钱?”
“我…只有十二块钱了。”
“看得出来,你家境不太好,是吗?那么,一个月以后你怎么办?”
“再…再想办法吧。”
“行,就先交一个月的吧。”
“不不,交六个月的。这是五十块钱。”在一旁默默瞅着碧涛的陈伯伦,抢先掏出一张五十元银票递给老师。
“这可不行!这可不行!”碧涛窘得涨红了脸,紧紧拉住伯伦的袖子不放。
“怎么不行?哎呀,我的好妹子,你快松手。就算你借我的还不行吗?以后你有了钱再还给我呀。”
“唔 ,好。好。”老师赞许地点点头,“同学之间应该如此。碧涛姑娘,就这么办吧,先给你登记上六个月的伙食。…来,找你两块钱。”
“你饿了吧?在车上肯定没吃东西。走,上外边吃饭去。我请客。这两块钱够咱们大餐一顿了。”
正是华灯初上时分。重庆是个山城,夜晚,万家灯火错落有致,别有一番情趣。他们在学校附近一家小吃店坐下,伯伦要了两大碗重庆麻辣汤面。
“这里的气候潮湿,多吃点麻辣可以驱除体内湿寒之气,不生病。吃吧吃吧。”
伯伦唏哩呼噜,三下五除二,就把那碗面吞进肚子里了,辣得他满脸通红满头大汗,又是甩汗珠又是省鼻涕,忙得不亦乐乎。
斯斯文文地吃着汤面的碧涛,见他这付模样,忍俊不禁,笑了。
“嘿嘿,你别笑。待一会儿你也会是这样的。哈哈,真痛快!”
“伯伦大哥,给我说说你的经历吧。”碧涛打心眼里喜欢这位性情豪爽的同乡兄长。
“我从泰国来。父亲在曼谷做生意,做得挺大,孙中山先生闹辛亥革命时,他还捐过一大笔款呢。他虽然很富有,但对我们兄弟五个却很吝啬。有一天,他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他把我们召集到祖宗牌位前,板着面孔说,‘你们几个孩子都给我好好听着,我十五岁那年拎着一只小藤箱闯南洋,能有今天的家业,全是靠我自己拼死拼活干出来的。我没读多少书,吃了很多苦头。你们现在都长大了,我也老了,钱不会装进棺材里带走,都得给你们留下,但不是给你们当阔少乱花的。现在我宣布,除了老大留下来帮我料理生意之外,你们四个,都给我出去读书去。不论你们到哪个国家去读书,我都会供给你们足够的钱。但是有一点你们必须记住,我只供你们四到五年的时间,你们拿不到大学文凭就别回来见我!’真是斩钉截铁,没得商量。我排行老二,三个弟弟说他们要去美国,父亲没有反对,问我打算去哪里,我说:‘我回唐山读书’。父亲很欣慰,点点头说,‘很好!你回唐山很好!现在国家正在受难,正是用人之际,你回去好好读书,学成之后为国家效力。你不要考虑钱的问题。’这不,我就回来了。先回了一趟老家漳州,小住半年,然后才辗转来到重庆,去年考上了中大。”
“你有一个好父亲。”
“你瞧,我很有钱,不是吗?所以,你以后缺钱花就找我要。有我吃的就有你吃的。”
“那不行!”碧涛有点恼了,“你的钱是你的钱,我怎么能随便花呢?我必须自食其力。伯伦大哥,你是一个热心肠的好人,我很感激你。但是,我一定要依靠自己的努力修完学业。如果你真心要帮助我,能不能帮我找一份业余的工作,让我半工半读?”
“那是不成问题。我明天就向学生会汇报你的情况。你的要求一定能得到满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