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8日 星期五

消逝的茉莉花 (三)....( 余良 )

 (柬埔寨大战乱前夕,一位金边华青来到偏僻小镇教书。他在当地一位女青年的帮助下短短四个月内把一班难以调教的顽皮小学生教育成为品学兼优的好孩子。两位青年也产生了爱情。学校不久因政局动荡关闭,当地侨胞与学生依依不舍送别这位老师。这对情人发誓终生守爱、两人挥泪惜别。随着战争与红高棉统治,青年探望情人的冒险行动一次又一次失败。二十年后,这位仍然单身的青年从西方国家回到该小镇寻觅他的情人。。。) 

 
且说我们跨进后门时,一个清脆的声音正从隔着大后院的右侧房间传出来:“现在外面很安静,大家安心考试吧!”说话的正是那位美少女,这房间就在她的睡房的对面。说这话时,她正好瞥见我俩跨步进入后门。

显然人家正在学习、考试,不希望受到打扰。我们有些尴尬不知如何是好,正想退出来,只见少女走出来,对着里头的厅堂喊:“妈妈!有客人来啦!”她随即转身入内,把门虚掩上。

听了这话,放心不少:把我们当客人,主人家说的又是熟悉的潮语。

一位略肥胖的四十多岁妇人从里头走了出来。她露出笑容,尽量压低声量说:“两位是。。。”“我们是学校新来的教师。”“来,请上楼。我们不打扰人家。”

楼上宽敞明亮,茶几陶瓷盆景字画,布置得井井有条,一尘不染。她为我们倒水泡茶。请我们坐在靠近墙壁油亮阔大的籐椅上。

“听到潮语乡音很 高兴。原来以为丙介瑶没有潮州人。”我说。

“我男人是客家人。丙介瑶大概只有我是潮州人吧。”

“婶母,我们是特地来向您道歉。今天清晨我们两人到贵府挑水。。。”世清哥说。

“两位太客气了。我们这井水,本来也给学校老师们用的。老师们教书多辛苦。这些井水算什么?附近几户没井水的也常到我们这里挑水。早上,我女儿就跟我说,估计是学校老师来挑水。我就说,好啊!我们这井水出水快,怎么挑也挑不完。”

“谢谢您们。我们每天清晨来挑水怕打扰您们。”

“不会不会!那时候我们也正好准备起床。她爸爸有时一早就在后面菜园种菜呢。等会儿送您们一些蔬菜做饭吃。您们为了教育事业出门在外,别客气。我倒想请问,两位到实用学校教书,各方面习惯了吗?学生很难管教吧?”

我们各自把教学的情况简要告诉她。

正说着,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是老师吗?你们好!”美少女迈着轻盈的脚步来到我们中间。她窈窕身材、穿一身金边各大中学统一女校服---白衣蓝裙,美白的脸蛋泛上浅浅的桃红,额头的刘海下面搭配一双灵巧而清纯的眼睛。

 是我的女儿方茉莉。哎唷,我该请问两位的大名呢!”

“我叫吴世清。他是赵成刚。我们都来自金边,首次到乡下教书,认识你们很高兴。”

“名字含意真好。世道清明,有成就的意志刚强者。”方茉莉说。

“两位老师是特地就今早来挑水向我们道歉的。我就说,不必客气。我们乡下人虽不经世面,对教师是十分敬重的。你们生活久了就会体会的。”

“我俩刚才进门又打扰你教书。真不好意思。”

   “谈不上教书。是为十几个小学毕业后没再升学的孩子们补习。”

“教书是我女儿的爱好。她教书可真有办法,那十几个学生人人都能写出好文章,有的还会写诗,程度不低呢!她爸爸也酷爱文学,现在在三楼读古文。”

“没想到我和小赵到这乡下有幸认识了一个书香世家。”“

    “认几个字罢了。谈不上书香世家。看两位神采奕奕,一表人材。真希望你们坚持下去,最终把孩子们教育好。丙介瑶的孩子比别处的孩子坏。教一、二年级的教师必须是男的、精通柬语的,还要有耐心有办法。刚才听两位老师所言,看来一年级的学生更难管教。”

这是一个令人尊敬的家庭。但是,为什么廖校长从没谈起就在学校对面的这户热心人家呢?校长甚至宁要大家喝脏水也不来方家挑水呢?丙介瑶华侨学生更难以管教的原因何在?当我把后面这问题提出来,方婶说:“有人说是丙介瑶的风水不好---从磅针省湄公河水流到这里正好是一个大转弯,河水把垃圾留下再往下游进入越南。从这里陆路两公里可到越南的西宁省。这段路也是大转弯。”

“妈!那是迷信。我想要从丙介瑶人的经济生活来解释。这里的华侨也是贫富悬殊。有钱人多是从事走私生意,还有人种大麻,偷运到越南制成毒品。穷人是当走私的跑腿,常年奔波冒险。为发财为生活大家都疏于教育孩子,认为教育孩子是学校的责任。孩子在这种家庭环境下也不爱读书只爱玩耍,日久孩子们互相影响成群结派,甚至与教师作对。”

“说得有理。如此说来,教育学生还须要家长的配合。看来家访必不可少。”我说。

“实用学校的教师从没进行过一次家访。我爸是学校的立案校主。校主不干涉校董会与学校的事情。但一旦有事就要与政府沟通,因而要了解学校情况。希望学校不出事,学生德才兼备。 

“我发觉学生们大多不爱读书。不像您教的都是主动求学的年青人。对于没教学经验的小赵来说,困难更大。”

“具体表现在哪里?赵老师?”

“班里最坏的是高个子的武亮,爱欺负人,打架骂架,上课时爱捣乱。同学们都很怕他。同样十五、六岁的杜炳昌、炳亮等几个好孩子。他们不与坏同学玩在一块。另一个最大年纪的陈志国,常跟着武亮起哄,偶尔欺负小学生,但比较怕我,武亮不在时,他还算听话。两位班长成绩优秀但太老实,帮不上忙。我想让炳昌任班长,又怕伤了原来班长的自尊。”

“有办法!”方茉莉兴奋地说,“到武亮的家做访问。两位班长改任学习组长,辅导成绩差的同学,任班里学习模范;杜炳昌任班长,副班长嘛。。。让志国来做。”

“让坏孩子志国任副班长?”

“您不是说他还算听话吗?只要他成绩不太差,由他当任副班长有两个好处:帮他找到自信,利用他管管其他坏孩子。他从此会悔过自新,事半功倍。”

“小赵,这真是好办法。今天收获不少哇。”

“真是好办法。我会考虑。但是武亮,会从中作梗吗?我想到他家访问,又不知他父母的脾气。。。”

“武亮的母亲是高棉人,父亲是华人后裔,他的叔叔是陆军少尉,人称“三条金”,伯伯是镇长。到他的家可要讲究些。不过别担心,武亮的父亲还算是好人。他们家还没有水井的时候,也叫佣人到我们家来挑水用,我妈还两次让挑水的佣人带些蔬菜给他们。他爸也带些椰子来我家答谢。他们的家就在我家附近,只要您的柬语说得好,真要去,我可带您去。”

“太好了,只是麻烦了您。”我说。

“举手之劳罢了。有我介绍,事情较好办。以后你们熟悉了,您可自己去。”

“要去,就现在去吧!趁着还不到午餐时候。”也不知什么时候,从三楼下来的方叔来到我们身边,用带着客家口音的普通话对我们说,“刚才你们说的我都听到了。赵老师,爱而不教,禽犊之爱。古人又说,‘学而第一须当记,养子休教不读书。不少人就不懂此理。两位老师不用客套,有空闲请来坐坐。茉莉要带老师作家访,顺便给他家送些蔬菜去。”

 别看方叔文质彬彬,到了屋后的菜园便成了勤快的菜农。三两下就割下大把的白菜,拔出粗大白嫩的罗卜,他分一半给世清哥带回学校,另一半让茉莉送给武亮的父母 。他的口也没闲着:“这么大的菜园难不倒我,我当作养性和运动。当然老伴和女儿也来帮我。”

武亮的家就在隔了五、六家高棉人的高脚屋的地方。大概因为是华人后裔吧,这屋子是比较阔大的平面水泥屋,周围尽是累累结果的椰子树,左边是一口井,右边是一座凉亭,进门处有一张长方形木床。

“叔叔、婶婶,武亮的老师来看望您们啦!”茉莉放下蔬菜,站在门外,朝里喊着。屋里很快走出一位四十左右的高棉妇人,后面跟着一位四十多岁的男人。我们双手合十行礼致意,主人也赶紧合十回礼。

“叔叔婶婶:您们安好!”

“好,大家都安好!”

“这是学校新来的赵老师,是武亮的班主任。”

“欢迎!欢迎!糟老师。请恕我这句华语说得不好。能讲‘阿了的故事’的老师?武亮这小子,跑去玩了。我不是不管教孩子,是孩子不听话。我每次催促他做作业,他竟说老师没分配作业。来,快进来坐吧!”

   “这是我爸妈给您们送来的蔬菜。。。”

“哎呀,你爸妈太客气了。阿才,你在哪里?赶快上去砍几个大椰子给茉莉家送过去。你们进来坐吧!我给你们倒杯水。。。”武亮他妈说。

“叔叔,请问武亮还有兄弟姐妹吗?”我问。

“他有一位姐姐,出嫁了。。。我也常拉着武亮念书,我听不懂。只是,每一页也不过几个字,对他这年纪来说,太容易了。他写的字也很端正的样子。既然他会读会写,老师又没布置作业,我 也不知再要求什么。怎样?我这小子读书还好吧!”

“叔叔,说实话,武亮在读书方面是可以的。但是,请您别介意,我是为这孩子担心,他在班里常欺负同学,也不听教师的话,小孩都有不听话、调皮好玩的,但他是过份了:他在班里打同学,骂粗口,上课时,他偶尔带头起哄,他也曾伙同其他同学向在厕所里的教师扔石块。。。做父母让孩子上学,就是为了孩子的前途,做教师也同样为了学生的前途。教师与家长都能了解学生在家里和学校的情况,就能配合把孩子教育好。”

“您的柬语说得太好了!说实话,从没教师到过我的家。我谢谢您真有心。唉,我也有听到我孩子一些情况。武亮!你回来了没有,听听老师怎么说你。。。听老师这么说,我很感动。说实话,我是华人后裔,里头摆着我的祖先神位。我让孩子念中文,是我祖上交待的。我细心观察,华人刻苦耐劳脑子灵,谋生本领强。学中文才能学到华人的长处。我希望让武亮学到小学毕业再回来念柬文。我们在乡下能懂两种文字是了不起的。我们高棉人俗语说:‘滴水可満罐”,文字和知识也像滴水一样会滴満了罐子。现在我明白,坏事做多了也会満罐子。武亮比较怕我,但 我的老伴对武亮比较纵容,咦,她去哪里了?。。。有时,我也会因孩子的事与老伴争吵。有时又想,无论如何是个孩子,只要不出事也就算了,况且在学校有校长老师教育他。现在我明白,仅仅靠学校是不行的。我今后会严厉教训他,我也要让老伴明白。。。”

 

“茉莉,真是太感谢你。本来,我们是因为挑水的事来向您家人道歉的,想不到你帮我做了一次成功的家访。我很同情学生,不论是好学生坏学生。教学是一件富有意义又充满挑战的事业。我觉得我的责任很重。我有时会想,我要是放弃,我就对不起学生。。。武亮父亲说老师没布置作业,提醒了我。我怎么没想到这件事?”在回来的路上,我说。

“我想,你是觉得课文内容少,四十五分钟的时间又读又写已很足够了。就没想到给学生做作业。”

“许多学生发音带着柬语腔,很难改。你看怎么办?”

“他们读过柬文,在家又说柬语,自然难改。你可教普通话四音,课文中每个字的四音都高声朗读,懂发四音就能正确发音。朗读又可防止坏学生捣乱。教一年级不外朗读、解释和书写。把书写的当做作业让学生在家里做。我也觉得阿了的故事太低俗。当作笑料罢了,没有教育意义。”

“我是首次出来教书,没经验。我是也教三、四年级的体育课。说实话,我爱好体育,但不会教体育课。更不会讲有教育意义的故事。”

“我家有些‘教师月刊’。这本杂志有许多教学知识和经验,包括教体育和讲故事。我可借给你看。我在柴桢市念完初中,就到金边的广肇惠念专修。只念了一年,教师就全都教毛著作,老三篇,阶级斗争。于是我就辍学回家了。我现在为十多个高小毕业生补习。两年来,每周只上三天课,每天上课两小时。只教 语文。这些学生成绩很好,程度很高。这里也有几位念过专修的,看过他们的文章、诗歌,很赞赏,说他们的语文程度接近金边的专修生。我不是教他们读死书,而是教他们读书和自修的方法。使用这方法一年等于上学校两年。我不能说是教学。不收学费。就不用向政府申请,三天时间,其中一天选在星期天。”

“我真想知道你用什么教人读书和自修的方法在短时间内教出高水平的学生。”

“互相学习吧!欢迎你星期天来我家。还有,欢迎你们来挑水。”

到底方茉莉有什么特殊的教人读书和自修的方法呢?下星期天会有答案吧?(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