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4日 星期一

祈祷和平....( 连载 -22 ).... 林新仪

                第十章   西堤的最后一课 (1)
三天之后的一个清晨,林弘毅按时赴林篱之约,到爱华大酒楼与从柬埔寨首都金边市风尘仆仆赶来西堤求贤的端华学校校董共饮早茶。
林篱与其他三人在二楼一个清静的小雅间里喝着茶闲聊,等候他的到来。
“哟,你们早来了?”林弘毅推门进来,有点不好意思,“我迟到了吗?”
“没有没有。差两分钟八点。你很准时。”林篱笑着招呼,“请坐吧,林校长。迟到了也没关系,又不是去总统府开会。”
大家伙轻松的笑了。

“我来介绍一下。”林篱向弘毅挨个介绍在座的客人,“这位是金边端华学校的董事长邱纯璋先生。这位是从朔庄省新中学校来的卢萌杰老师。还有这位是堤岸广肇惠学校的章宗林老师。”
“很高兴认识你们。”林弘毅与他们一一握手,互相客套了几句。
喝早茶原是广府人的一种早餐饮食习惯。一家老少,或三五个朋友相约在酒楼,一边饮香茗一边品尝各式各样做工极为考究的广式点心,实在是一种悠雅的享受。很有意思的是,生意人都喜欢在喝早茶时谈生意,而且,许多生意往往就是在喝早茶的时候谈妥敲定的,因为那种类似于家庭的柔和气氛有助于模糊、拉近相互间的距离。渐渐地,这一独特的饮食文化便普及开去,成了华侨社会的一种交际联谊方式,融美食品尝与商务洽谈为一体,极富家乡特色,也极富人情味。
在堤岸的饮食服务业中,爱华大酒楼的早茶是很有名的,它的点心做工非常精美,味道上乘,而且酒楼装修档次高,服务水平一流,很受上流人士和达官贵人的钟爱。当然,这里的价格也不菲,前来喝早茶的主要是老板和有钱人,很少有工薪阶层光顾。林篱今天选择此地,一来是为了盛情款待在柬国商界很有身份的邱董事长,二来也算是为三位文教界的朋友送行。
卢萌杰是林篱在朔庄教书时的好友,交情很深,广府人,是个少白头,刚刚三十一、二岁的人,头发却已花白了一多半,显得特别的老成持重,他与林篱一样,背景神秘;章宗林原是富家子弟,受了爱国进步思潮的影响,在学校时就是个思想激进的活跃分子,高中毕业后跑进解放区,帮“越盟”搞了几年的华侨工作,两年前重返西堤,由林篱推荐到广肇惠学校当教师。如今,他们二人再次受命于危难之际,准备奔赴柬埔寨开展文教工作,构筑新的阵地。
一辆辆热气腾腾的点心小推车来回穿梭于宽阔的大厅中数十张餐桌和各个小雅间之间,任由顾客挑选自己喜爱的食品。今天是个星期天,大厅里熙熙攘攘,座无虚席,好一派热闹景象。
林篱要了十几样精美点心,摆满一桌,“来来,各位请用。我们边吃边谈。”
茶过三巡,话归正题。
林篱一边给邱纯璋斟茶,一边说:“邱董事长亲自来西堤求贤,这是我想不到的。其实你委托别的董事来就行了。”
“那怎么行!”邱纯璋赶紧用右手的拇指捏住食指和中指,轻轻敲了几下桌面,以示感谢,诚恳地说,“千军易得,一帅难求。当年刘备求贤于隆中,三顾茅庐,才得到诸葛孔明相助,拜为军师,从此三分天下有其一。我受金边的潮州乡亲之托,寻求孔孟治学贤才,我若不亲自来就显得傲慢无礼,缺乏诚意了,何况林篱兄给我们推荐的是大名鼎鼎的林弘毅校长,还有卢萌杰老师,实在是三生有幸,我更得亲自前来拜访二位先生了。”
“您言重了。邱董事长。”弘毅谦逊地说,“其实我也没有什么特别过人之处,只不过多读了两年书而已,邱董褒奖之词我当之有愧。邱董如此礼贤下士,实在令人感动。有一事我想禀明邱董,虽然我已应承去端华学校任职,但我必须对孝鸣学校日后的工作做出妥善安排,给孝鸣世伯物色一位接替我的合适人选,然后我才能安心离去,到金边赴任。”
“理应如此。足见林校长是个很负责任的人。理应如此。但不知弘毅兄需要耽搁多长时间?”
“大概一两个月吧。最晚不超过三个月。”
“好说。好说。”
“你看这样行不行?”林篱接过话茬,“卢萌杰老师先行一步,林校长到任之前,先由他主持校务工作,待弘毅兄确定赴任时间,我立即电告你,董事会再给二位先生下达正式聘书,如何?”
“好。就这么定了。我听你的安排。”邱纯璋满意地笑了,“顺便问一句,章宗林先生意欲何往?”
“章老师另有高就,不去端华。”林篱微微一笑,“他去马德望。”
“噢。马德望也不错。那里有我们潮州人办的国光学校,也很缺师资,需要我给你推荐吗?”
“我自有安排。兄台免操此心。”
邱纯璋哈哈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