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5日 星期二

祈祷和平....( 连载 -23 ).... 林新仪

             第十章   西堤的最后一课 (2)
这个星期日,从来不知疲倦的许书勤将手头的工作全部放下,闷在家里整理了一天心爱的书籍。他的伤腿活动量一大就会阵阵的生疼,所以他要经常停下来,坐在沙发上休息一下,以缓解疼痛。他已跟学校董事会请了假,说是要到乡下去寻访一位专治骨科的老中医,治疗一段时间。主要的行装妻子已经给他拾掇利索了。下午,女儿一个劲儿的嚷嚷要去杨阿姨家找弟弟妹妹玩,许书勤便让张秋雁带晓红去,顺便替他向弘毅夫妇辞别。

自从在总统府华人事务委员会与阮文煌进行了一场实力悬殊的较量之后,他就接到“三哥”的紧急通知,要他在最短的时间内撤退到解放区去,交通路线和接头人都已安排好了。但是,许书勤却谢绝马上离开,他认为这是临阵脱逃,将会授人以柄,对堤岸的华校今后的处境将造成很不利的影响,他固执地要坚持到底。然而,他很快就明显感觉到危险正在迅速向他逼近,不时有特务和便衣警察上学校寻衅滋事,或游弋在学校附近,突然无端搜查上下学的学生的书包,说一些威胁恫吓的话,家长们开始感到恐慌了,陆续有学生要求退学或转学;而他的住宅附近也常有一些可疑的人像鬼魂似的在闲荡。张秋雁为他的安危而忧心如焚,流着眼泪苦苦央求他听从“三哥”的安排,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曾在曼谷亲日政权的监狱里饱受折磨的他,虽然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但是,面对整天为他担惊受怕的妻子以及女儿默默企盼的眼神,这条铁打的汉子也黯然心软了,终于同意撤离。然而,他的决定来得太晚了。
天刚擦黑,卢萌杰从一条僻静的小巷里闪出来,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一下四周,确认没有什么异样情况,正准备穿过马路,突然,一阵鬼叫般的警笛迅速由远而近,一辆顶上飞快地闪着剌眼红灯的警车狂野地冲到斜对面那幢楼房跟前,一个急刹车,吱­——!跳下一群全副武装的军警,直冲上楼去。卢萌杰心头猛地一沉,暗暗叫道:“完了!”不一会儿,如狼似虎的军警架着许书勤生拉硬拽从楼梯口走出来,只见许书勤极其痛苦地拖着那条伤腿,拼命挣扎着、叫喊着:“你们凭什么抓人?你们凭什么……”没等他喊完第二声,他就像条沉重的布袋一样,被恶狠狠地扔到了警车内,砰!铁门关上了,警车按响鬼叫般的警笛,很快消失在黑暗之中。
卢萌杰是奉“三哥”之命来找许书勤最后敲定明天撤离的细节问题的,没想到“大口崽”当局提前动手了。他必须赶紧回去禀告“三哥”,还有章宗林,会不会有事?真是糟糕透了!他迈开大步匆匆离去。
这天夜里,令人揪心的警笛在堤岸的上空响彻通宵,被逮捕的文教界进步人士有十多位,还有一大批戴上“红帽子”的侨社爱国人士被强行驱逐出境,他们大多数流落到了越南的邻邦柬埔寨,同时也带去了爱国与进步的星星火种。在那次深夜的大逮捕中,章宗林本来也在“黑名单”之内,幸运的是,那天晚上他正好去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聚会,没有回家,躲过一劫。他也听见警笛了,知道出事了,第二天清晨,他跟朋友借了点钱,便匆匆踏上了前往柬埔寨马德望市的行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