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5日 星期二

祈祷和平....( 连载 -24 ).... 林新仪

               第十章   西堤的最后一课 (3)
威望很高的许书勤校长被捕入狱的事件,尤如一次强烈地震,把闽安中学的精神支柱给摧毁了。全校师生还未从巨大的悲痛阴影中走出来,“大口崽”的华人事务特派专员阮文煌已联合台湾新派驻南越全权大使袁子健,共同委派一位名叫杜三民的国民党文化人前来接任校长一职,并向福建会馆武力施压,董事会被迫接受了这一既成事实。杜三民约莫六十出头,秃顶,因患有甲状腺病而眼球外凸,活像条金鱼。他在有袁子健参加的就职大会上,向全校师生洋洋得意地自我介绍他与“朱毛共匪”顽强斗争了三十多年的“光荣历史”,自诩是一条“彻底的反共义士”、“不屈不挠的党国硬汉”,赢来底下一片嘘声和尖锐的口哨。他阴沉着脸告诫师生们要严守南越当局的法令,不得有越轨行为,否则将严惩不贷,要以“三民主义”作为改造学校的新方针,清除共党的赤化流毒。当他讲完话之后,学生们一边稀稀拉拉地鼓掌,一边莫名其妙的哄堂大笑。
遭受打击最沉重的莫过于张秋雁和许晓红母女俩了,她们在一夜之间被推下了万丈深渊。刚刚失去丈夫的张秋雁还没回过神来,就被扣上了七顶“红帽子”,打入另册,成了特务楼重点监视的对象。她每隔三五天就被传讯一次,饱受威胁、恫吓,没完没了的精神折磨与摧残。失去亲人的巨大伤痛与无边无际的恐惧,终于使她的心脏不堪重负,本来很健康的身体很快就垮掉了,病得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被黑暗势力夺走了父亲的许晓红,又眼睁睁地瞅着曾百般疼爱她的妈妈一病不起,刚满十六岁的她,原本天性活泼,无忧无虑,酷爱音乐,能歌善舞,还拉了一手很棒的小提琴,没想到老天爷不公,在这如花似玉的年华里将如此沉重的厄运压在了她还很幼嫩的生命之上,顷刻间她失去了所有的欢笑和快乐,夜黑人静之时,不知伤心哭泣了多少回,突然有一天,她不再哭了,而且从此以后在她悲苦的一生中,她都没再哭过。因为眼泪已经哭干,剩下的只有浓浓的坚强。
自从许校长被捕后,杨碧涛每天放学都要去许家看望一下重病中的秋雁,教晓红做饭、洗衣服,帮忙熬点中药,给母女俩讲《圣经》里的故事,开导劝慰她们一番,然后才回家去。弘毅深知妻子素有一付同情弱者、扶助弱者的慈悲心肠,虽然他很清楚,在这个非常时期,妻子这样做很可能会给他们的小家庭带来灭顶之灾,但他却从不阻拦,还常常买一些好吃的东西让碧涛给晓红捎过去。弘毅知道自己剩余的时间不多了,他悄悄地做着各项准备工作。他与常德全作了一次长谈,意欲将孝鸣学校校长一职托付给他,但常德全婉言谢绝了。常德全本是一位名气不大的医生,靠着一间小小的私人诊所勉强维持生计,是弘毅发现了他的才能,力劝他弃医从教,将他聘到孝鸣学校,并委以教务主任的重任,他一直都很感激、很敬重弘毅的为人,但时下的南越政局实在是太令人悲观了,他早就萌生去意,所以执意不从校长之位。弘毅让贤不成,只好作罢。校务安排得差不多了,他想,该与孝鸣世伯“摊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