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6日 星期六

患難餘生-24....( 姚思)


二十四 歌聲舞影
我們抵達百細城,感到好像是從地獄裹重返人間,但生活在這裏的華人,都深感生計日蹙,前途茫茫。老撾當局對華人雖然沒有採取那些如越南當局在本國所實施的殘暴迫害的手段,但排除華人的政策基本上是一致的,因此百細城華人外逃者大約已佔當地人口八成左右。市幾乎所有的華人商店都已關門,私營商業集中反映到街市的貨攤上。事實上,這裏連街市周圍的馬路都為貨攤所佔據,越南移民在商販中已明顯地佔了多數。貨攤上的貨物,包括附近幾間西藥店裹的西藥,幾乎清一色是泰國貨。朋友們告訴我:前一段時期百貨奇缺,最近老撾政府通過華商將木材輸往泰國,換來許多布疋雜貨和藥品,因此市道才見起色。由於市場交易比較活躍,使留在本市的華人兄弟有業可營,才不致於急急外逃。只是這種暫時性的政策能實行到什麼時候,都還是一個疑問。


留下來生活的華人兄弟,一般的心倩都不大開朗。他們感到離開生長於斯幾十年的老撾有許多困難,但留下來生活雖暫且勉強過得去,可對未來的命運則未可預料,這是他們心中充滿顧慮的原因。不過,從表面看來,整個華人社會的運行仍循正軌,他們有明確的中國僑民身汾,不像在越南要被強迫入籍,也不像在柬埔寨被威嚇得連自己的血統也不敢承認只有上丁地區例外。因此,駐在萬象的中國大使館亦重視去辦理一些照顧華僑的事務。據中國使館官員這幾年來已能正視現實,打破舊框框,盡量給予僑胞方便。以華僑申請離境護照來,過去千阻百難,現在都很容易了。我這一次橫跨印支三邦,比較起來還是數老撾華僑對中國政府及其外交官員最有良好印象。

在地方上,中華理事會仍能繼續活動,它作為華僑的代表機構與服務中心,的確為僑胞們做了不少好事,這種情況也是於柬越境的華人所不敢想像的。

儘管上述情況強差人意,但我這些年來看慣了越南當局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把戲,總覺得當時局勢僅是暴風雨前的短暫平靜。事實上,已經淪為變相殖民地的老撾又怎會有華裔同胞的桃源樂土呢!

我抵不久,即迎來了一九八二年的春節。一天傍,朋友們帶領我到百細華僑公學去參加僑胞的春節聯歡會。在夕陽斜照下,我們走到城市的東南郊區,華僑公學別來無恙!它寬敞的校舍和幽靜的環境依舊那麼迷人和令人依戀。前人種的樹木已經成蔭,它的茂盛枝葉在涼風中搖曳作響,似乎訴說著這個學校當年的光榮與熱鬧。我的一位朋友是百細的老華僑,熟知這個學校的興衰史,他喟嘆著告訴我:百細華僑為這個學校費盡心血,許多忠於本身職責的教育工作者也為這個學校勞心勞力,使它當年蜚聲遠播。在全盛時期,於該校就讀的中小學生人數近二千名。幾乎老撾各省以至泰國東北部許多個府都有華僑子弟不遠千里而來,接受傳統的中國文化教育。他還舉出當年幾位卓有業績的校長的名字,像四十年代的鄭崇學先生,五六十年代的﹝吳鎮﹞先生,他們的辛勞,百細華僑至今仍然記得,可是現在ˍˍˍ俱往矣,聽說吳平校長最後貧病交迫,潦倒於中國農村,百細城的華僑同胞則不斷外逃,學生人數也自然銳減起來。這個學校能維持到什麼時候?實在很難預料。這位老華僑說昔話今,很有滄桑之感,使我本來輕鬆的心情,也不禁跟著沉重起來。

夜幕低垂,露天的盛會開始了。儘管政局景況很不如意,但百細城的華人兄弟那豪放達觀的性格都絲毫不減當年;他們在廣場上掛起綵燈,為這個聯歡會準備了香味四溢的餚饌。全市僑胞男女老少聚集一堂,他們暢談著家常,歡聲笑語在夜風中迴盪。我患難餘生,在告別印支前夕竟得以跟這麼多的同胞兄弟歡聚一堂,深感機難得,心情十分激動,當少不免也跟著兄弟們慷慨高歌,開懷暢飲。大家酒酣耳熱以後,南旺舞曲的鼓聲徐徐奏起;舞會開始了,老的少的,對對雙雙,在紅色的光影裏翩翩起舞。悠揚的歌聲,美妙的舞姿,不能不令人懷念過去的日子和現在已經破碎了的夢想!我也禁不住隨著人群婆娑起舞了。今宵有酒今宵醉,歌舞且銷萬古愁;歌呵,盡情唱吧!舞呵,盡情跳吧!在我們這些人當中,或遲或早,總得告別這塊土地去流浪天涯!惟印支的苦難日子,究竟要到什麼時候才見盡頭!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