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1日 星期一

祈祷和平....( 连载 -25 ).... 林新仪

          第十章   西堤的最后一课 (4)

这天傍晚,学校放学后,林弘毅处理完公务,没有立即回家,而是登门拜访孝鸣世伯。寒喧了几句,孝鸣先生便询问他的来意。
“其实我早就该来看您和伯母了,只是一直太忙,抽不出时间。”林弘毅有点侷促地搓着手掌,小心翼翼地寻找适当的词句。
孝鸣先生看出林弘毅的心思,微微一笑,说,“贤侄有什么事就直说了吧。你我之间还有什么不可以直言相告的?”
“好。”林弘毅看着孝鸣世伯的眼睛,获得了信心,他稍微调整一下自己的情绪,便将早就准备好的思路娓娓道来,“当年,我父亲与您共同创办了这间孝鸣学校,也算历经艰难,一度红火又一度衰落。父亲让我回国求学,本意也是为了将学校办得更好。我日三省吾身,自认未辱父命,为孝鸣学校的再度崛起我已尽了全力。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政局的恶化与动荡,又将我们的华文教育事业推入了绝境,我虽勉力支撑也回天乏术了。我痛心的是,做为华文学校却不能以教授中华文化为主,我这个华校校长又有什么价值呢?文化毕竟没有办法与武力相抗争。许书勤是您力荐的杰出人才,当局竟可以‘莫须有’的罪名将他投入监狱,以思想定罪,这难道也叫‘共和、民主’吗?我们这些手无寸铁的文化人,被视为草芥一般,想捉就捉,想杀就杀,想驱逐就驱逐,我们的人格和生命还有一点点保障没有?我立志于效法孔孟,作一个教育家,追求的理想是‘桃李三千满天下’,造福整个社会,可现在这种令人窒息的局面已经不再能让我施展我的抱负和才能了。我思虑再三,几夜难眠,才下了决心来向您……辞去校长之职……”
“你,别说了。”孝鸣世伯轻轻摆了摆手,眼睛里充满伤感,“我不是糊涂之人,你说的这一切,我焉有不明之理?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唉——,中杰兄弟啊,你在天之灵应该能看到、能听清,弘毅贤侄已经为孝鸣学校奉献出很多很多了,他是问心无愧的……”两滴清泪悄悄的顺着老人的脸颊淌下,他赶紧用手帕拭去,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我同意你另谋高就,打算去哪里?”
“去柬埔寨。”弘毅深感不安,轻声轻语地安慰道,“您不要难过,学校里的事情我都安排得差不多了,只是校长一职,我还没物色到一位合适的人选推荐给您,您看……”
“这件事你不用操心了。我再打算吧。袁子健大使日前找过我,建议将孝鸣学校与闽安中学合并,我尚未给他正式答复。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应该感谢你这几年来为孝鸣学校所做的一切。”
“伯父这么说就见外了。这一切都是我应该做的,何必言谢。”
“什么都别说了。我是搞中国古典文学研究的,而且年岁也大了,不会再亲任校长,我这一两日内再与袁大使磋商一下合并之事。你也别太着急离去,差不了这三五天,等合并方案确定下来后,办完移交手续,你再走,好不好?”
“一切听从您的安排。那我就告辞了。”
“学文呀,吃完饭再走。我已经快做好了。”林伯母从厨房里探出头来说。
“不了,伯母。我得赶紧回去,孩子们都等着我呢,我不回去他们不敢吃饭。”
“哪来的那么多规矩。”林伯母笑了,“要不星期日把孩子们都带过来,我给他们炒福建米粉吃。”
“行。行。”
“天黑了,外面不安全,我也不留你了。”孝鸣世伯挥挥手,“你快回去吧,别让碧涛为你担心。”
弘毅走在寂静的大街上,心中如释重负。然而,柬埔寨,那个陌生的国度,等待他的,又将是一种什么前景呢?他感到很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