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3日 星期四

紅楓片片情(詩文集)-連載-33….(曾習之)

德高望重的何景星先生

  仰慕,專訪
我認識何景星先生已有十年了。他是我來到這個陌生的北國之後第一位同學和朋友。一九八零年春,我和他是在新移民英文會話班學習的同學。全班二十多位同學中,最老的是他,但最勤力、最認真學習的也是他。他從來不遲到、不曠課;午餐時間,他在課室裏一邊吃也一邊聚精會神地查字典,所以他的學業並不比青年同學差。他老人家謙虛好學,平易近人,因而全班各族同學都很敬佩他、喜歡他;女同學們個個都愛稱他為「外公」。自那時候起,何老先生便成為我心目中最敬慕、也是行動中最親近的好朋友、老前輩。十年來,我一直把他當成自己學習的楷模。我心中常想:在何老身上,保存著許多優良、寶貴的品德,以及處世做人的觀點與經驗,若能將之介紹與廣大僑胞,那將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為此,我向好友陳水鏡先生吐露了這個心願,他很支持我的想法;徵得何老同意後,我便於四月十一日上午十時半,特地專程拜訪了何景星老先生伉儷,在座的還有水鏡兄。我們從昔至今,前後八十年,從故國、北越、南越、香港、台灣,直至美加,天南地北;從他當雜工、做老闆,直至今天成為安享晚年的壽星公之奮鬥經歷,以及其培育子女之心得......等方面,均作了暢所欲言的交談。

  好學不倦,持之以恆
在認識何老的十年裏,他給我印象最為深刻者,便是「活到老學到老,永不鬆懈,不斷求進」的精神與品德。他移民愛城十二年,竟能堅持不懈地讀了十年英文,這就夠了不起的了。

「您哪兒來這麼大的精力,去繼續不斷地學習英文?」筆者問。
「精力是由自己的決心製造出來的。因為我覺得:既然自己選擇了北美洲(加、美)作為永久定居及安度晚年的國度,那就必須學懂此地的語文。你不可能出門總要帶個翻譯員吧?而且,我也決不甘心永遠做一個又聾、又啞、又瞎的新文盲。這就是我所以要堅持學習英文的緣由。」何老順理成章地回答了筆者的提問。
「學了將近十年,英文一定很好囉?」筆者問。
「年紀大了,記憶力很差,今天學懂,過兩天又忘光了。如果是年輕人,讀了十年書,早已大學畢業了;可惜我迄今僅能勉強應付生活上一般會話,以及最普通的讀、聽和寫而已。八十歲了,終於能摘掉“新文盲”的帽子,我也滿意啦!」老人家既謙虛又實際的答道。

  光輝的人生歷程
何景星老先生夫婦共育有七個子女,現在已是兒孫滿堂了。一九八九年六月,何家子孫數十人,曾假座珠城酒家,舉行了慶祝何公八秩榮壽盛大宴會。那是何家卅五年來,兒女攜同孫輩們,首次在加拿大亞伯達省愛民頓市舉行大團圓的隆重祝壽會。那次宴會,約有三百位親友出席道賀,盛況空前,至今仍被傳為佳話。
「何老先生,您的家史十分顯赫,請簡介一下您倆那寶貴的人生經歷好嗎?」筆者提出要求。
「我於一九零九年出生於海南島海口市。小時候在鄉村私塾讀了八年國文。十九歲那年(一九二八年)隻身赴香港謀生,在“平安旅店”當了五年侍應生。這五年“小公司”(雜役)生涯,雖然嚐盡了人生的辛酸苦辣等滋味,但這段時日和奮鬥史對我卻是非常非常之寶貴的。它使我認識了人生,它鍛鍊、並且培養了我創造未來的能力。所以,迄今依然特別珍惜和懷念那五年坎坷的經歷。因為它是我的人生歷程起步的里程碑!
我於廿五歲(一九三三年)返家結婚,不久便攜妻女前往越南經商。那時我經常往來香港、上海、北京採購瑪瑙人像、玉馬、花瓶、象牙雕刻品......等工藝品。一九三七年“七七蘆溝橋事變”日本侵華戰爭爆發,被形勢所迫,我停止了這種營業。一九三八年,和友人合營“六國飯店”,專門招待由港滬等地經由海防市而轉徙內地、或南遷的中國過境客商,生意滔滔。後因日軍南侵切斷了由海防至雲南的鐵路,“六國飯店”被迫結束。一九四零年,我另創“嶺南商店”,專營法國名貴日用品,生意不錯。一九四一年,我再度和友人合辦“陸海通酒店”,頗具規模,顧客除了中國商人外,多為美國軍人、法國人或其他外籍人士,生意相當興旺。
好景不長。一九五四年,日內瓦印支國際會議議決:一九五五年起,把河內、海防等北越地區劃歸越共(勞動黨)接管。在此風雲變幻、大難臨頭之緊要關頭,我毫不猶豫的作出“破釜沉舟”舉家南遷西貢的決定。在此之前,先將老二、老三、老四幾個子女送往中國讀書。
一九五五年春,逃亡至南方海港──西貢市後,剛落腳不久,我便馬上在TAX大廈內重開“嶺南商店”,經營法國及歐美名貴日用商品,生意興隆;直至一九七六年,長達廿一載。
越共攻佔西貢及南方各大城鎮之後,便迫不及待地展開第二戰役──清算、沒收所有華僑工商業界的全部財產。繁榮昌盛的西貢市,在一夕之間,竟變成了完全癱瘓的死城。再不能戀棧了,我和老伴便於一九七六年十二月,乘飛機移民香港;一九七八年六月,由香港移居加拿大愛民頓市至今。」何老滔滔不絕地敘述。

  培養子女,高瞻遠矚,父嚴子孝,個個成才
何景星先生夫婦共育有三女四子,今天,他們的子女個個都學有所成,業有所就;並且,男的都在世界上最富強、科技最發達的國家──美國、加拿大各科研機構貢獻才智;女的則為建設故國貢獻力量。這是何老在人材投資和建設事業上,最豐碩、最驕人的成就。一個海外普通的華僑家庭,居然能培養出如此眾多博士、專家、教授、專業人員!他們(七對夫婦)正在為世界文明與進步,作出巨大的貢獻。這是多麼值得何老伉儷及我華人同胞引以為榮和自豪啊!
「何老,據我所知,您的七位子女現在個個均已成才,請您談談當年送他們出國升學的情況好嗎?」筆者說。
「在越共尚未接管海防之前,我便於一九五四年夏送二女月玲、三女月萍和長子慶華(當時只有十歲)姐弟三人回中國廣州升學。不久他們便被分配到天津市升學。後來,月玲考上天津大學水利工程系,月萍考入北京師範大學物理系,而慶華在小學、初中、高中相繼畢業後也考上了天津河北工學院機械系,六十年代中,慶華從內地轉赴香港浸信會書院就讀,畢業後前往美國華盛頓大學留學。現在月玲已成為橋樑碼頭設計工程師,任職於天津市交通部門;月萍已成教授,曾任天津市教育局副局長,現任僑聯會副主席。慶華現為物理學博士、物理核子專家,任職於美國Rockwell International Corporation羅克韋爾國際公司,成為該大機構內數百多位博士隊伍中之一員,為美國穿梭機及太空事業貢獻技能和才智。
六十年代中期,我由西貢又送二子慶民逕往台灣升學,他考入台南成功大學化工系。畢業後,轉赴美國加州大學化工系深造,考取了博士學位。現任職於芝加哥Amoco 化學品公司,從事化學程序和工廠設計工作。三子慶國則到香港浸信會學院讀建築系,畢業後移居加拿大,再攻物理治療,現任職於皇家亞歷山大醫院。四子慶政亦在香港浸信會學院物理系畢業後,轉赴美國紐約錫拉丘茲Syracuse大學繼續研究,獲物理學博士學位,現從事高科技研究工作。而他(她)們的配偶均是他們在校時的同學,現在各人多是博士、教授或專業人士。只有長女月瓊在海防華僑中學高中畢業、並讀了兩年法文之後,因為需要她協助我料理“嶺南商店”的業務,未克出國升學;但她到了西貢之後,和她的丈夫不久也都成了商界的老闆了。現在,月瓊在西區醫院工作,大女婿陳水鏡是亞省福建同鄉會會長,我們兩老一直是同大女兒一家人居住在一起......。」何老如數家珍般娓娓道來,向筆者介紹了他培育子女成材的過程。
「何老先生,您當年為何要把子女全都送到外國去升學呢?」筆者追問。
「因為,從一九五四年前夕,我就預感到:越南並非久留之地了。」他答道。
「而且,我深深認識到:送孩子回國或出洋升學、深造,就是要培養他們,給他們知識、技能與本領。而這種財富,比起遺留金錢、家產給他們重要得多,實用得多。這是我一貫的宗旨。今天我的孩子們個個都有點兒成就,這便證明我的觀點是對的,我和老伴都感到非常欣慰。當然,這主要還是由於他們都能自愛,都會刻苦學習的結果......。」何老越敘述越興奮,筆者也聽得入了神。

  駐顏有術,老當益壯
何老今年已經八十一歲了,但他老人家身材魁梧、碩壯,而且精神飽滿,紅光滿面,絲毫也沒有龍鍾老態,不知道他老人家年齡的人,都以為他大約只有六十多歲,這也是他身上很令人羨慕之特點。筆者特別請求老壽星給我們介紹一下他的養生之道。
「並沒有什麼秘訣;只有一些持之以恆的生活習慣:
(一)生活、休息有規律;早睡早起,數十年如一日;
(二)堅持晨運,風雨(雪)無阻;步行,打太極;
(三)注重營養(在越南數十年間,最愛吃自製魚翅);
(四)從不抽煙。不喝烈酒;
(五)心胸開朗,與世無爭,知足常樂......。」
何老毫無保留地將他養顏、保健、延年益壽的心得介紹給同僑大眾,並祝福大家長壽富貴。筆者代表本特刊讀者先向老人家表示了由衷的感謝。
我們促膝暢談,直至中午一時左右才結束。結束之後,何老一定要留我同他們共進午餐,二時才告別。握手之際,何老先生再三叮囑筆者:「陳生,請您千萬勿忘記了代我向海內外越南印支華僑同胞致意!拜託拜託!再見!」
「我一定會照辦的,謝謝您!再見!」我們便在「再見」聲中分手。

(一九九一年四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