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5日 星期六

葉落湄江—連載-48.(姚思)

大老黃回中國 我們滿懷希望( 1)
我們傾聽看北方的信息,靠著我們擁有的兩個半導體收音機。這是經過我們爭取,才從被沒收的物品中領回來的,當時的電池還沒有用完,這是我們跟外間世界唯一的聯繫。我們關注著中、柬兩國關係的發展,傾聽著中國國內政局的變化。起初,我幼稚的頭腦裹還迷信看「四人幫」宣傳機構一度鼓吹的「大亂必有大治」的預言,以為毛澤東從我們民族的古老文化裹獲得甚麼神秘的啟示。但情況發展越來越不對頭,從批林批孔到批水滸、宋江,矛頭竟明显地指向全國人民敬愛的周恩來總理。這是怎麼搞的呀?一九七六年初,周總理去世了,接著,天安門發生悼念周總理的「四、五事件」,鄧小平因此下台。一連串重大的政治事件令我們的內心-忐忑不安,祖國呵祖國!您究竟發生了甚麼事情?


柬共東北區的區委書記在桔井郊區召開華僑群眾大會公開宣稱:毛主席已經把柬埔寨華僑交給「民柬」,你們成為柬埔寨的國民了,要安心參加這裹的社會主義建設。又說:中國現在的情況很亂,毛主席死後還不知怎麼演變?這些高官的高談闊論,一是使我們覺得驚訝,兄弟國家之間居然有這樣不利於對方的言論,对於滿脑子教条的我實在是匪夷所思。其二是我們要求返回中國的願望更加變得飄飄渺渺。祖國呵祖國,過去朝發而夕至,現在似乎已經雲天遠隔了。但我心頭還是保留着一線希望,認為中國駐柬大使館最終會接觸華僑,解決問題,因為,駐外使館人員不接觸自己的僑民,的確是一件令人難以想像的事。何況「保障海外華僑正當權益」不就是中國憲法上的明文規定嗎?

一九七六年是中國近代歷史上一個災難之年,周總理去世之後,五、六月間發生了唐山大地震,死傷空前慘重。吉林省出現隕石如雨的宇宙奇異現象,政壇上又有朱德、董必武等元老重臣相繼去世。毛澤東也在這一年的九月九日離開人間,他以八十三歲的高齡,終於不得不離開他不肯放手的中國最高權力。我們的祖國究竟將走向怎麼樣的未來呀?處身柬共鐵牢裹的我們無不產生深深的憂慮。

就在毛澤東逝世的前幾天,大約是九月一日吧,我們集中營裹發生了一件不尋常的事。那一天早晨,我們都已出工,「三劃」鄉長派人來把蔡牧找去﹝長時間以來,我們讓他當代表跟鄉政權聯絡﹞,不久之後,只見蔡牧氣喘吁吁地跑來,把大老黃喊去,后來連張雄也去了。傳出的消息是:上面有命令來傳喚他們回中國去。據說:受傳喚的還有住在新社村的林建,住在龍顯萊村的陳文。自從陳克、老馮等一批人往越南撤退之後,林建、陳文就是我方在那兩個集結地的負責人。這兩個地方還有近百位同志留下進行勞動生產。

據後來了解,原來一九七五年印支「解放」之後,當時已轉移到越南的劉絳大哥在一九七五年底動身回到中國,向中國政府如實反映了柬埔寨發生的悲劇和柬共的倒行逆施。但當時正是「四人幫」掌權的時候,「四人幫」在外交部的黨羽,怎能聽得下這些跟毛澤東對柬共高度一評價完全不同的逆耳之言呢?劉大哥跟外交部一位姓穆的司長爭論得臉紅耳赤,互拍桌子,於是忠心耿耿而正直的劉絳遭受到「四人幫」黨羽的嚴厲批判,被貶到邊陲基層去做文件收發工作。這做法不是工作高低的問題,而是四人幫黨羽那種「順我者生,逆我者死」和「趙孟能貴之,趙孟能賤之」的醜惡心態,以此作為對劉絳大哥的侮辱。作為柬埔寨華僑愛國運動主要領導人的劉絳大哥,長期以來備受同志們的敬仰,這時一生勞績盡付束流。我後來聽劉夫人說,老劉心繫留在柬埔寨受苦受難的同志,痛心自己無法救助,幾個月連續失眠,精神幾乎崩潰,後來才慢慢淡忘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