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6日 星期日

葉落湄江—連載-49.(姚思)

大老黃回中國 我們滿懷希望 ( 2)
不過柬共在柬埔寨的暴行,並非毛澤東的光環所能替它掩蓋,它的所作所為在國際上已迅速傳播,駭人聽聞。「四人幫」在外交部的黨羽,為了裝出一副重視調查研究的樣子,便向柬共提出傳喚大老黃等四人回中國的要求,擺出一個要了解情況的架勢,這才有老黃、張雄等四人被傳召回國的事情。


但這時又出現中國外交史上的另一個笑話。柬共對中共的要求並不完全照辦。本來,中共提的要求並不難辦,因為這四個人都是不久前移交給柬方的幹部,姓名、地址明確無誤。但柬方辦起來卻打了個五折:只給了老黃、張雄兩人,林、陳兩人卻不給。我們當然不知它用甚麼藉口,但中共卻無可奈何。柬共為甚麼不肯照辦呢?原來柬共自知其罪惡累累,四個人回去有四張嘴,代表四面八方,說起話來有點份量,所謂異口同聲嘛,所以它只給兩個人回去,而且,還無恥地造謠,告訴中共當局:黃、張這兩個人有台灣特務嫌疑。這樣,黃、張回去後所反映的情況,當然沒有人相信。

我前文所說:四人幫黨羽傳喚老黃等僅是裝裝樣子,並非臆測之詞,你看一個泱泱大國跟自己的「小老弟」辦交涉,竟被如此輕忽玩弄,這不是中國外交史上的大笑話嗎?「小老弟」之所以得逞,正囚為「老大哥」的外交官僚並沒有真心實意要了解柬埔寨的華僑問題、更說不上認真處理了。

黃、張兩人就在上述情況下,帶著我們的無限希望出發了。我們當時還沒有認識到我們已陷入常理已扭曲變形的政治網羅,以為老黃到北京後一切問題當然迎刃而解,大伙充滿信心地等好消息。

蔡牧陪著黃、張動身到桔井市去見特區委,獲特區委書記密依的接見,言談甚歡。密依還盛宴送行、說起來他對我們還保持著一段友好情誼。大老黃到達金邊,情況就大不相同。据老黃後來告訴友人:他們到金邊後,被監管在一所屋子裏,白天不讓出門,夜裏黑燈瞎火,不聞不問達三、四天之久,使他們處於忐忑不安的狀態中。當時柬共要抓人、殺人必定撒謊,用花言巧語騙得受害者不敢反抗。它雖然聲稱是大使館召見這兩人,但也有騙你去殺害的可能,這就是老黃內心忐忑的原因。幾天後的一個黑夜裹,幾名黑衣幹部突然出現,在黑燈瞎火裹訊問他們有沒有隨身攜帶甚麼文件,態度很不客氣。老黃一聽口音,很像他所熟悉的柬共華裔幹部雷凡。此君後來也被柬共所殺,但這時他正擔任英沙利的高級翻譯員,官運亨通。他為了制造恐怖氣氛,不願意跟黃、張正面交談,故意裝神弄鬼,在黑暗裹訊問他們有沒有帶甚麼文件,還到處查看一番。估計其目的是怕老黃等帶有我們大伙給中國政府的集體請願書,藉此製造壓力,威脅老黃自己銷毀這些文件。

雷某鼓搗一番就走了。黃、張並沒有帶甚麼請願書,身邊卻有幾封同志們托寄的家信。他們為了防備萬一,連夜把這些信件銷毀。幾天後,柬方才把老黃等交給中國大使館。

中國政府傳召老黃等四人,像一陣清掠的北風,吹散我門心頭的不少煩悶,誰知道這僅是當時中國外交官僚的官樣文章,不過裝裝樣子而已,沒有下文。

我們又再等呀等呀,不少人癡望著北方的雲霧,等待著那縹渺的音訊。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