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6日 星期三

消逝的茉莉花....( 四)....( 余良)

      第二天清晨,我们再度到大宅院挑水。随着汲水倒水声,对面房间的窗口缓慢打开。方茉莉出现在窗口下,她微笑着。我们互道“早安”。
     挑完最后一担水,她从屋里走出来,递给我一个黄腊纸包住的小包,说:“里面是两本‘教师月刊’,借给两位老师。”“谢谢你。真是雪中送炭。”
     学生们陆续进校。武亮今天似乎变成另一个人。他有些别扭来到我跟前,拿出两个粽子,说:“这是我爸妈送给老师的。”“谢谢你和你的爸妈。武亮,我昨天到过你的家。”“我知道。我爸妈说的。”
     
第一堂下课,我请汉文和赛银到礼堂,对他们说:“我已经决定,你们不再当任班长,而改任更重要的学习组长,请你们协助老师在自修课或课外辅导成绩差的同学。班长由炳昌和志国来做,因为调皮学生比较怕他们。我的工作压力减轻,就能更好的教学。你们也会在辅导中进步。你们虽然不是班长,但仍然是班里最杰出的代表。”赛银面有喜色,欣然接受。汉文不断点头,但有些落寞。
      第二堂下课,我又叫炳昌和志国到礼堂宣布我的决定。两人都有些受宠若惊,志国脸色微红,似乎不知如何是好。我说:“我是对你们的信任,相信你们会维持班里的秩序。志国,今后你是副班长,要以身作则,过去不好的作风要改过,那些不听话的同学才会服你。。。。”
     几天下来,班里的秩序明显改观,武亮也老实了。但一些调皮学生似乎不服气,一有机会还在惹事生非。我决定对这些学生逐一作家访。不过这星期天我要到茉莉的家,看她有何本事迅速提高学生的语文水平。
星期天早上十时许。方母在后院洗衣服。
“婶母早安!”
“赵老师,请坐。吴老师呢?”
“他一早出去做家访了。”
“茉莉,赵老师来啦!”
“赵老师,您好!”
“茉莉,打扰你吗?原想来听课,怕影响你的教学。”
“没关系。学员们刚走。您来得正好。我先让您看这些学生作业。”
    我跟着茉莉走进她的“课室”。小黑板,十几张桌椅。墙壁贴满学生作文或作业。教师桌上还有十几本学生作业本子。
      让我吃惊的是,十六个高小毕业生学的是中国古代四大名著。原来,茉莉让学生们自行选择上述名著中的一种,又让他们选择其中的一段内容。便布置作业:这段内容之前与后交待什么(不能照抄原文)?熟读课文(有生字自己查字典)、列出课文中的成语或自己认为生动优美或简炼的词句、诗句(这些成语或词句将分门别类收集在另一本作业簿子上,作为日后写作参考之用)、心得和体会(作者的写作技巧在哪里?要求写得全面,不能三言两语)、短文(必须有你学过的成语或词语、诗句)。
        此外,茉莉还就不同的内容要求学生回答问题。例如红楼梦中三个主角林黛玉、贾宝玉和宝钗不同的性格表现在哪里?各举出五个例子;“武松打虎”的写作技巧、用口语化写孔明的“出师表”、背诵三国演义“舌战群儒”中孔明的话段等。
    上课时,茉莉逐个读出每个学生的作业内容供其他学员参考并一起讨论、研究。
   考试内容主要是课文默写(不看书而写下原课文。学员必须熟读课文并理解意思才能强记)。
   学完一课,学员可另选别的名著作为下一课文。
   每月一篇作文。有时是自行取材,有时由茉莉按照学员的写作专长或兴趣规定不同的体裁。这些体裁有记述文、散文、小小说、游记、评论、传记、诗歌、书信等。写得好的文章附上茉莉的修改词句、修饰或评述贴在墙壁上供其他学员参考。
     关于写作,”茉莉说,“我提倡敘述文章口語化。鼓励学员们先从日常生活中一件件小事写起,用口语化寫出一個個故事,进而論述人生觀點。但要学习古文的简洁精炼。中國大文豪魯迅除了古法文章外,也是用較口語化的民間用辭來寫文章的。魯迅說過,好的文章就是用最簡單化的語言,而令最低文化的人都看懂。深入生活,挖掘题材,并运用朴素充实的文字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这样,没受过正统写作培训的人也能写出好文章。”
“茉莉,你应该是一位优秀的正规教师。”
“教书是我的理想。我为学员们补习,就当作给自己培训吧!”
“柬埔寨华文学校,教师没受过培训,也没有师资考试。传统上是中学生教小学,专修生教中学。其实教学的方法更重要。”
  “读课外书是好办法。我给学员们布置的作业很多,还要他们阅读课外书。如儒林外史、金瓶梅、唐诗、古文观止等。你们一年级也可教一些趣味性的课外书。讲故事时,顺便在黑板写下有关故事内容的学过的字,以增强学生们的记忆。讲完故事,让学生们上来讲刚才故事的一小段内容,一句话也可以。让学生们学写自己的名字、岁数、性别、地址、校名等等,一点一滴增加他们的文化知识。‘滴水可満罐’,积少成多。您也可用奖励的办法提高他们的学习成绩。赵老师,请别见笑,我也是看了《教师月刊》才领悟出来的。您再拿两本去看。我有一些精美的中国风景图片,您可当作奖品赠送给读书进步的学生。”
  “谢谢你。茉莉,你想得很周到。正如《礼记》上说:“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到了丙介瑶才有如此深刻的体会”
  “赵老师你好!”方叔走进“课室”,对我说:“我们三楼收藏了许多书籍,有时间欢迎上去看看。”
  “太感谢您们了。时间不早,有空还请赐教。”
   星期天又到了,我没上茉莉的家,因为家访更重要。这天,我让炳昌先后带我到四位爱惹事生非的学生家里,向家长们反映孩子的情况。家长们态度很好,很配合。过后,这些学生也都比较听话了。每天晚上,我和世清哥交流家访的经验。我们还计划组织学校篮球队和乒乓球队。我们对教学越有信心了。
  几天后的午休时间,我照例在操场练单双杠。突然,方茉莉从校舍走下来。
“赵老师,您没午睡啊?”
“还是利用时间锻练身体吧!”
“礼拜天没上我家,是去作家访吧?”
“是去作家访。先前两本月刊已阅过了。正想还给您。这种书对我们的帮助很大。许多教学方法是从书里得到的。”
“太好了。那些中国风景图片当奖品发出去了吗?”
  “我已给汉文与赛银颁过奖。以后每周为学习或品行进步的学生颁奖。”
  “您还从《教师月刊》得到什么启示?咦,我打扰了您练身体?”
  “没关系,该休息一下。反正我也没时间上你家聊聊。。。每当测验和听学生背书,我和班长、学习组长亲自每张课桌逐一检查;上游戏课,我与学生一起玩老鹰捉小鸡;讲趣味故事、串字游戏、我还曾带领学生一起看望生病的学生。我和世清哥收到家长们送来的食物很多,有时真不好意思。茉莉,如果我没认识你,就不会得到你的帮助,今天也没有这一点成绩。而这些竟源于到你家挑水。原来挑水是如此奥妙。”
  “我记得您说过一句话:‘如果教不好学生,我就对不起学生。’对吗?天气太热了。赵老师,再练一会便该回去洗澡休息,准备下午课了。”
   从那以后的午休时间,茉莉三、五天就到学校操场来。这一次,她还给我送来一双半新的篮球鞋。
“你的鞋子快穿破了。这是我哥哥的球鞋,他早就不用了。如果合脚,您不嫌弃就拿去穿吧!”
“你还有哥哥?从没听你说起。”
“从没说起就等于没有吗?我也从没跟你说过我会跳‘采茶扑蝶’。”
“你哥哥在哪里?做什么?”
“在省里做生意。他不会像您这样爱运动。怎么?合穿吗?”
“正合脚。谢谢你。你要告诉你哥哥哇。”
“没事。他可能已不记起有这双鞋呢!要看我跳舞吗?”她说着,随即边唱边跳起“采茶扑蝶”。
   她显然有备而来。绿裙白衣,两条小辫子,就像舞蹈中采荼女的装扮。在那歌声伴着旋转、回眸微笑之间,就像一朵飘逸灵秀、清纯芳香的茉莉花。
“我该回去了。”她突然停下来。学生进校的喧嚣声传过来,我似在梦中惊醒,目送她匆匆赶回校舍。
  距上课还有十五分钟。江梅主任迎面走来:“小赵,有话跟你说。你最好不要跟方家来往。一个破落户。明白吗?破落户!你初来乍到,许多情况不明。不要太天真。今晚校长会向你说个明白。”
   这是怎么回事?整个下午几乎无心教学。从放学到晚餐时间,“破落户”这句话总是挥之不去。江主任的态度更令我错愕不解。突然,想起了茉莉说过丙介瑶大多数富人从事靠走私或毒品买卖,难道她家也做过这些犯罪害人的勾当?难怪我问起她的哥哥在省里做什么,她语焉不详便跳起舞来。
   是的,人世间许多看似华丽美好的表象往往掩盖着龌龊丑陋的本质。正如外人也常以为我出身有教养之家,恰恰相反,我出身赌徒之家,在金边,我父亲臭名远播,尽管他已去世多年。
  好容易等到晚上大家循例到操场的时间。这回校长要求六个人一起坐谈。
  他深深吸一口气,便开门见山地说:“老吴、小赵,你们到实用学校一个多月了吧?现在我该向两位说明白,您们最好不要跟方家来往,他们不是好人。。。”“校长,我们每天喝的水也方家的,方家还给我们送来蔬菜。。。”“方茉莉在教学方面也给我们很多帮助。方家根本没图私利。。。” 我紧接世清哥的话。
“这完全是另一回事。小赵,你真是太天真了。”一向寡言的欧阳克冲着我说。
“破落户!”“不是好人!”“不要跟方家来往。”说这些话的,也是我们一直视为好人的校长夫妇之口,他们的口气如此绝对且不容置辩,难怪校长从不主张我们到方家挑水。作为校长,他从没对方家的热情帮助表示半点感激之意,这也有违人之常情。唉,还是平心静气听校长说个明白吧!(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