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31日 星期六

葉落湄江—連載-53.(姚思)


我們的幾個「上級」
 我在柬共統治區內,見過面的幹部很不少,中央書記農榭只見過上文所載的那一次,省或分區的接觸較多,但進入森林區,變成專政對象後,就經常和鄉、村幹部打交道。我初當囚犯時的第一個感受到的是「獄吏之尊」ˍˍ即這些鄉村幹部的氣焰。有犯人由他監管,他們就趁機擺架子。我們到達沒幾天,女鄉委密提和民兵小隊長阿速就找我和老李去訓話,訓的內容牛頭不對馬嘴,說甚麼你們在我們土地上走來走去,好像在自己的國家,不尊重我們的主權。又說你們沒有討取通行證,就到處亂闖。訓話內容和我們根本無關,我聽起來就知道,這些都是柬共經常用來訓練部屬,指責越共軍人的陳腔濫調。這兩位小幹部,大概念熟了這些內容,趁機會溫習溫習,順便逞逞威風。我正想通過翻譯反駁,老李向我打打眼色,搶先說:「我們現在住在這裹,絕不會這樣做」,終於結束這一次談話。

2014年5月30日 星期五

葉落湄江—連載-52.(姚思)


柬整肅副總理貴敦 腥風血雨
一九七七年春季,柬埔寨發生了大批高級幹部被整肅的事件。被整肅者都被加上反黨反社會主義的罪名,首要人物是副總理兼北方大區主席的貴敦,還有其他中央級和大行政區級的幹部,人數很多。傳達這情況的鄉幹部說,紅色江山差一點就改變顏色了!我們聽了卻為之可惜,心裹想如果反對派成功,說不定會出現一個對我們較有利的局面。

祈祷和平....( 连载 -37 ).... 林新仪

                                                                         第十一章         小楼昨夜又东风 ( 6 )
台湾驻南越使馆的全部工作人员早就在三天前被一架美军用直升飞机接走了。解放军入城不久,周围的群众便砸开大门铁锁冲进使馆内,见什么就抢什么,抢到东西的人就拼命往外跑,送回家后又返回来再抢。二富一行五人赶到现场时,大门已被人群围得水泄不通,货车压根儿就开不进去。只见一个身材瘦小的中年人站在一张椅子上,手里提着一个扩音器,正在向群众反复宣讲新政府的政策,劝告大家住手。他用越南话讲完了又用潮州话讲,讲得声嘶力竭。他的身旁有五六个青年在保护他,也在极力劝阻群众停止这种违法行径。
有几个刺耳的声音在叫嚣:“别理他。冲过去!”“对。冲过去!踩死他!”

2014年5月29日 星期四

祈祷和平....( 连载 -36 ).... 林新仪

                                                                          第十一章         小楼昨夜又东风 ( 5 )
铃……!一陈急促的电话铃声把三清上尉给惊醒了。三清接了电话后立即让守卫在门口的战士火速将二富找回来。
二富正在卫兵房里翻箱倒柜,一边翻一边骂骂咧咧地问还在歇息的战士:“看见…打火机没…没有?打火机!”
“打火机?什么打火机?”一个战士睡眼惺忪,茫然地问。
“就…就是那种…黄色的壳,蓝…蓝火苗…”

2014年5月26日 星期一

祈祷和平....( 连载 -35 ).... 林新仪

                                           第十一章         小楼昨夜又东风 ( 4 )
陈文香官邸离总统府不远,战士们急奔二十多分钟就到了。这是一座样式古典的法式建筑,外表显得很老气,没有一点豪华气派。昔日车水马龙、警卫森严的它,如今已是人去楼空,院落内满地都是散落的公文纸张和杂物,给人一种“败者为寇”的凄凉感。三清上尉命令战士们先占领楼顶制高点,架起轻机枪,然后搜查所有房间。
十几个房间除了其中四间是陈文香和夫人儿女们的起居室之外,其余都是办公用房和卫兵、仆人的住房。三清上尉在“老狐狸”二富的陪同下视察了四间起居室,令他感到惊讶不已的是,屋里的陈设相当简朴,家具也很普通,绝无南越“第一家庭”所应有的奢华。他暗想,“早就听说陈文香是个清官,果然名不虚传”。内心深处不由得对这位失败者升起几分敬意。

2014年5月23日 星期五

扁担山惨案....( 余良)


亲爱的网友:此网站常有网友到一九七九年生在柬、泰界的柬埔寨民的扁担山惨案。最近又有两位网友再度起。到底当的情景如何?加上今天正好是袖毛主席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美帝国主及其走狗的全力支持高棉抗美争五。二零庄声明第四十四周年。请阅读下面的《色漩》最后一章山脉惨案

2014年5月22日 星期四

紅楓片片情(詩文集)-連載-36….(曾習之)

創立「愛城越南華僑聯誼會」的原因
──「愛城越華會」創始人陳福權先生談話摘錄

為了瞭解「愛城越南華僑聯誼會」當年籌創階段的情況,及其原因,筆者曾於聖誕節當天下午四時,和彭會長、方帆先生一道,專程登門拜訪了「愛城越南華僑聯誼會」的創始人之一──陳福權先生。叨蒙陳先生熱情接待,並且具體地敘述了當年籌劃創會的動機、目的及整個過程。以下是陳先生之談話記錄整理:
提起籌建「越華會」(簡稱)的原因,必須細說從頭。一九七八年夏天,我們一家及其他幾個家庭,一行十五、六人,成為第一批來加拿大愛民頓市定居的印支難民。由於當時聯邦政府和本省、本市移民部門,尚未定有安置印支難民的具體規章、條例和法令,致使我們這批初抵貴境的難民們,遭遇到無法形容的各種各樣的困難。例如:我們本是被分配到愛民頓市定居的,飛機卻把我們載往卡枝利市;下機後,經過再三交涉,有關人員才將我們送上長途巴士;到了愛城車站,已是黑夜了,可是大家坐在冷板凳上苦等了幾個鐘頭,就連一個「鬼」也不見來接我們。大夥又餓又冷,因而失望、恐懼的心情,突然湧起。幸而,同行者中的一個難友,有一位早年來加留學的親友來接他,在無法可施的情況下,我們只好也跟著這位好心的「親友」,到他的家裏去借擠一夜。
第二天早上,我帶著妻兒到「人力中心」去要求給我們解決住、吃......等迫在眉睫的生活問題。他們把我們暫時安置在某臨時收容中心之後,馬上叫我們去找工作做,並且寫了一個地址給我,叫我自己去找......。去找?人生地不熟,連方向尚未弄清楚,坐什麼巴士也不懂,叫我去哪裏找?但是,為了必須馬上去找錢來應付擺在一家數口面前的衣、食、住、行的生活問題,我惟有硬著頭皮,壯起膽子,到處去闖啦!幸好我懂講英語,很快就找到了一份打雜的工作。待租賃了住處,安頓了生活之後,我便要求去A.V.C讀英文。
我的情況比其他難友要好一些,因為我懂英語。而其他難友由於不懂話,生活上遭遇到許多困難(例如要租屋住,找工作,要讀英文......等等),想找政府予以解決,都不知道去哪個部門,找誰解決?更不知找誰翻譯?真是呼天不應,喊地也不答啊!故新來者,個個困難重重,人人惶惶不可終日。眼見難友們這種淒涼的處境,惻隱之心油然而生。我便向人力中心爭取給新來的難民到A.V.C去讀英文會話,而我自己一面進修英文,一面充當翻譯員......
不久,便陸續有越南難民接踵抵達本市定居。在A.V.C學英文的難友越聚越多了。大家談起抵境後的困難和感受都是一樣的。於是我便本能地考慮:「若能將難民中的同僑聚集起來,成立一個“會”,選出理事們,來協助新來的難胞,提供一些解決困難問題的服務,該有多好!」我把這個想法告訴了幾位朋友,他們都異口同聲地贊同。
於是,我便於一九七九年春,向A.V.C學校當局借了一間大課室,召開了一次越南華僑難民會議,到會者多達六十餘人。在會上,我向大家建議:成立「越南華僑聯誼會」;目的是:協助新抵境的越華難胞解決生活上的各種困難,替他們向政府有關部門爭取權益。全體到會者一致舉手贊同。
我覺得我們越南華僑,(也可算作一個少數民族)有自己的一個團體(會)是相當重要的,是很有好處的。它既可以為同僑解決困難,又能為同僑向政府爭取應有的權利。所以,我衷心期望:我們全體越南華僑同胞都來支持我們這個「聯誼會」,使它越辦越好,不斷發展壯大,更好地為我同僑服務!

2014年5月21日 星期三

祈祷和平....( 连载 -34 ).... 林新仪

                                           第十一章         小楼昨夜又东风 ( 3 )
林祈平回过头来,碰见了彭子超充满嘲弄的昏黄目光,脸刷地红了,仿佛内心的秘密被人窥见,木讷半天。

2014年5月20日 星期二

祈祷和平....( 连载 -33 ).... 林新仪

                                      第十一章         小楼昨夜又东风 ( 2 )
今天一大清早,别动小分队的全体战士吃完早饭,便来到楼前的草坪上席地而坐,等候召开每天的军事例会。十分钟左右,三清上尉从楼里走出来,一边系着武装带一边与跟在他身旁的另一名军官交谈着什么。这名始终不离其左右的军官是个瘦子,说话结巴,一双狡黠的眼睛滴溜溜乱转,他的领章显示他是少尉军衔。军职中队长。他名叫黎文富,排行老大,人称二富少尉。不知何故,在越南人的称谓中没有“老大”这个字眼儿,排行老大,却一定要称呼“二哥”,从不叫“大哥”。二富来自西贡郊区的一个贫民家庭,十四岁就参加了越共,已有近二十年的军龄,因为在女人的问题上栽了跟头,挨了处分,被降了一级军衔,要不他应该是中尉。他在西贡城内打了七八年的武装别动,“职业病”根深蒂固,像狐狸一样的狡猾,他因此得到一个“雅号”:老狐狸。

祈祷和平....( 连载 -32 ).... 林新仪

               第十一章         小楼昨夜又东风 ( 1 )
西贡的凤凰路是一条富人聚居的幽静马路,路面不算太宽,两旁种着成行成排的凤凰树,绿荫覆盖着洁净的人行道,为过往的行人奉送一片清凉。五月份正值凤凰树开花时节。凤凰树也叫英雄树,它的花儿红艳似火,仿佛是被那些默默无闻为国捐躯的英雄们用鲜血染红的。凤凰花盛开时,一树火红,一路火红,真是令人赏心悦目,陡增几许激情与希望。
凤凰路两侧,是一座挨一座的豪华别墅,古色古香的铁花栅栏围着庭院深深。自从西贡解放以后,这里便失去了往日的灯红酒绿、欢歌笑语,别墅的主人几乎全都逃往国外去了,只留下一两个看门人,守着这些萧条凄凉的大宅院。

2014年5月17日 星期六

患難餘生-25....( 姚思)

二十五 華僑學校難維持
春節聯歡過後,我曾去過華僑公學幾次,因為它環境清幽,確是一個散心的好去處。

這座華僑學校範圍佔地約四萬平方公尺,有課堂、辦公室、宿舍等共約八十間,還有足球場、籃球場等康樂設備。校舍面積如此寬敞,在印支的華僑學校中實在並不多見。

2014年5月15日 星期四

消逝的茉莉花 (五)....( 余良)

“因为方家历年的阻挠,我差点不能到此任教。你们今天也不会在这里教书。此事还得让我从头说起。”校长摇着大扇,清了清嗓子,开始他的讲述:   

事情要追溯到实用学校创办的一九五零年。那时的实用学校与全国其他华校一样,都是国民党经营:学校升国民党旗、教书采用国民党教材、每周一上课前的校长训话念总理遗嘱等等。直到一九五六年周恩来总理访问柬埔寨和中柬建交,从祖国派来的教师和从越南以及本地爱国和进步的教育界、文化界人士积极加入各地华校担任教职,并逐渐取得华校的主导权。到了一九六零年,基本完成了对国民党在教育界的接管,但个别地区如金边的广肇惠中学、一些偏远的乡下如丙介瑶实用学校则要到六三至六五年左右才完成接管。

2014年5月14日 星期三

鎖窗寒 ──敬悼薛世祺(理茂)老師仙逝....( 蔡麗華 )


鎖窗寒
──敬悼薛世祺(理茂)老師仙逝步韻姚洪亮學長原玉
‧蔡麗華‧
鶴杳雲愁,星沉月晦,昊空雷雨。驚聞噩耗,四海輓歌淒楚。慟花都、碩果凋零,滿懷傷感難由語。嘆無情逝水,如煙往事,更添思緒。
絲縷,折柳譜。伴百歲恩師,九霄飛羽。音容宛在,典範銘存心腑。仰名儒、萬古留芳,清風載譽傳遍宇。悼英靈、天也悲嗟,泣透人間土。

2014年5月13日 星期二

祈祷和平....( 连载 -31 ).... 林新仪

            第十章   西堤的最后一课 (10)

林弘毅伸手想去拿那本旧杂志来看,小白脸动作极快,将旧杂志藏到身后,说:“怎么?想销毁证据吗?来人!把他给我带走。我要好好的审问审问他。”
三个特务立刻扑上来,恶狠狠地扭住林弘毅的胳膊。

2014年5月11日 星期日

祈祷和平....( 连载 -30 ).... 林新仪

           第十章   西堤的最后一课 (9)
弘毅急步流星赶回家中。家,已经被那几个恶棍翻了个底儿朝天。张婶将姐弟四个拢在她的小卧室里,轻声细语地安慰受了惊吓的孩子们。碧涛端坐在客厅里,一言不发,怒目而视;高贵与屈辱、蔑视与无奈,欲斥却止,欲骂还休,各种表情在她苍白的脸上交织着、变幻着。弘毅终于回来了,痛苦的泪水在她的眼眶中转了一圈,但终于强忍住没有往下流敞。丈夫默默地坐在她的身边,握住她冰凉的手,给她传递坚强的热流。
一个脸皮白白净净,举止斯斯文文的便衣将双臂抱在胸前,在客厅里悠闲地踱着方步,不时斜着眼角睥睨一下一声不吭的弘毅夫妇,嘴角挂着惬意的、阴毒的微笑。他显然是那几个特务的头儿,只在一旁颐指气使,其他三个小狗腿则在各个房间里翻箱倒柜穷折腾。搜查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结果是一无所获。他们想要得到的进步书籍报刊、与祖国大陆亲友的往来信件等有可能引起麻烦的东西,早就被弘毅处理销毁掉了。
当三个狗腿子向小白脸报告什么也没有找到时,小白脸失望之余又很不甘心,老羞成怒,大声申斥道:“饭桶!再给我重新搜一遍!所有的东西都不能放过。听见没有?!今天要是搜不出结果来,你们谁都别想回家吃饭。快搜!”
又是一大阵折腾。这几个兔崽子也挺窝火,心里暗骂,姓林的你也真不够意思,怎么就不给我们留点可交差的东西呢?你不让我们过得去,我们也让你过不去!于是,他们在重新搜查时便故意随手摔砸一些玻璃器皿、坛坛罐罐什么的,以发泄挨训斥的怨气。乒!乓!砰!哗啦!一阵乱响,吓得孩子们哇哇大哭。碧涛赶紧跑到张婶那边去安抚孩子。
弘毅忍无可忍了,猛地站起来,两眼冒火,怒不可遏地直视小白脸。小白脸则笑眯眯地瞅着怒火中烧的林弘毅,等他发作。双方的目光激烈交锋了几秒钟,弘毅攥紧的拳头慢慢松开了,他耳边响起了林篱的忠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于是,紧绷着的脸部肌肉松弛下来了,然后他平和地一笑,重新坐回到椅子上。
“你笑什么?林校长。”小白脸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要感谢你。”弘毅很大度地说。
“谢我?为什么?”
“其实,这些破烂玩意儿我早就想扔掉换新的,但又有点舍不得,今天你们把它们通通砸碎了,真是痛快,省得我动手了。我岂不是该感谢你吗?”
小白脸感到受了嘲弄,冷笑一声,“姓林的,今天会让你好瞧的!”
这时,一个特务从阳台堆放的杂物中翻出一捆积着厚厚一层灰尘的旧书报,拎着来到跟前,问:“这是什么?”
弘毅瞧了一眼说,“这是旧书报,准备卖给收购破烂的。”
“打开!”小白脸命令。
特务把书报捆往地上一扔,立时尘埃滚滚。一阵乱翻之后,特务从中翻出一本薄书,突然欣喜若狂地大叫:“看!老毛!这是共党头子老毛!”
小白脸立刻抢过特务手中的薄书,睁大眼睛细看。这是一本两年前香港出版的旧杂志,封面上赫然印着一帧毛泽东在延安开会作演讲的历史照片。
“嘿嘿。”小白脸得意洋洋地冷笑着,将旧杂志在弘毅眼前晃了晃,“姓林的,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你窝藏共匪的宣传刊物,意欲何为呀?是不是想搞颠覆活动?”

2014年5月10日 星期六

祈祷和平....( 连载 -29 ).... 林新仪

           第十章   西堤的最后一课 (8)
堤岸爱华酒楼熙熙攘攘的大厅一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里,林弘毅与林篱边吃早点边商谈去金边的日期。
“你都安排停当了吗?”林篱问道:“打算什么时候动身?”
“学校的事情已经安排得差不多了,孝鸣世伯那边我也有了交代了。”林弘毅思忖片刻,确定地说,“我想下个礼拜日就走。”

2014年5月9日 星期五

祈祷和平....( 连载 -28 ).... 林新仪

              第十章   西堤的最后一课 (7)

第二天,是个星期日,林弘毅一早就出去了,他应约到爱华酒楼去与林篱会面,共进早茶,最后敲定去柬埔寨的日期。碧涛给孩子们准备好早餐,让保姆张婶侍候梦平、思平和祈平姐弟仨用餐,自己则去给还在襁褓中的小唤平喂奶。

2014年5月8日 星期四

喜 喪 --高高兴兴为薛老送行.....(张清)

巴黎端友来邮:薛老师(世祺理茂)于今年426(巴黎晚上时间11)与世长辞
一代名儒,教育家、诗人、艺术家,文坛硕果,诗林典范」,老成凋谢德高望重遗爱人间
薛老清心寡欲,淡泊名利,服务社会,育英才,桃李满天下留下奉献人生的美丽故事
薛老享年105岁〔未加积闰〕碧海星魂归极乐之前413日,端友巫干文(薛老快婿,薛学慧的另一半)曾来电告知薛老并不乐观的病况,时隔13天,薛老安祥永别人间「黄鶴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拿大多伦多、渥太華、京士顿、满地可、卡加利、爱明顿、温哥华以及美国,前端华中部分老师同学联名在多伦多《世界日报》,刊登广告悼词:
为人师表  印支三国皆留绩
作育英才  桃李芬满天下

匆匆辑录撰文,言犹未尽,寄以我对薛老深的追思怀念。
下面特推荐前端华中学多才多艺、饱学之士的卢国才(加拿大白墨)法国姚洪亮、江丽端友悼念薛老词章
窗寒
──敬悼薛世祺(理茂)仙逝巴黎
卢国
府星沉,花都日落,痛夫子。晴空霹,一代鸿儒仙逝。欧陆泪飞萧萧天地。悼文坛硕果,林典范,誉传
人瑞,留青史。化雨春,五洲桃李。巴黎拜,薛老音容堪、辛勤授徒,丁培育汗水。送恩驾鹤西游,德端中系。

窗寒
──敬悼薛世祺(理茂)仙逝
姚洪亮
云迷,花都月暗,雨。空悬绛帐,悼曲悯凉伤楚。墨中仙、百年瞬,但存塑景诗间语。送导师,音容隔,万千愁
烟缕。心香痛一代名儒,风飞羽。言省,教理茂材,德高誉满连广宇。赴蓬、耀世祺光,影落归尘土。

窗寒
──敬悼薛世祺老仙逝韵国才同
地暗天昏风呜,五洲孺子。小,祭送恩仙逝。才疏肠觅字情难递敬先生厚德,雅,
思,何能止?人生,满园桃李。承薪火,重道尊。笑春、丹桂溢馨,青山夕日凝彩。望空,碧海星沉,惆怅无从系。

追思 怀念
我与薛老长期鱼雁互通,2009年第六次巴黎之行,高惠卿、王萃成端友的陪同下,我和林秀玉特往十三区老人公寓拜访薛老,他的女儿薛学慧接待我俩,我与薛老畅谈、留,蒙赠书《闲话聊天-开心文集》头话赋诗:「宝贵光阴乐自闲,兴将世事作聊天。风雨磨情何,岁月蹉跎志更坚……

在陈少芳设宴接待我与林秀玉时,师生人出席作(薛理茂、郭小红老师,端友:陈少芳、陈介郁、陈锡南、庄事正巫干文、薛学慧、黄 锐、高惠卿、林乔香、林素云、王萃成)龄寿星薛老在宴会上气贯丹田的发表讲话,鼓励大家「微笑迎人,每天开怀笑一笑,并将近作《精神营养分赠大家参阅
往事记忆犹新,想不到这是我与薛老敬的良师益友世祺()先生最后在巴黎的见面

孔子说:「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顺耳,六十知天命,七十古稀」。一个80岁就是高寿,薛老师以超龄105「福禄寿全」逝世,就是「喜丧」「福禄寿全」,也是「红白喜事」。
让我们高高兴兴为薛老送行,祝他一路走好!

重温老养生长寿之道
六十曰老,七十曰,八十曰,九十曰,一百曰期颐,一个人能活到期颐之年,生活自理,头脑清醒,身体健康,没有病痛折磨能有几个人?

105岁「世纪老人」薛理茂老师(我在端华中学任教时的老同事、好老师)生活自理,精力旺盛,尚能照顾99腿的问题卧病的王琳老大姐。
薛老寿而康,老来乐,不断赋诗填词,与世界各地朋友鱼雁互通,自供清淡精神爽,从容处世日月长;这些年,薛老不断巴黎来书,他在《心心相印畅谈心》,文末特别指出老人的健康心理状态:

「流光无情催人老,但愿人老心不老,求健康求安心、宽心、静心、乐心、德心、喜心、爱心;清心宽怀,共创和谐世行,以尽天年,乐哉快哉!」

又在《谈谈老人益寿三二事》文中,薛老认为:「人老须量力而为,顺其自然发展,不可强求,只望开心喜悦,延年益寿」,如此而已。
薛老在2013年曾发表诗作《开心喜迎超龄百岁》,表达仁者寿,寿而康,康而乐的近况愉快心声:
寿龄超百不算稀,岁高康寜造化奇。
花都安居蒙赐福,开心习作献光熙。
芬芳桃李满天下,雅意景艺播太西
积善余庆呈瑞,儿孙同欢满庭春。

104岁薛老春日来书
张清先生、太太:您俩好!
20131月份加拿大缅省越棉寮华报,获悉您俩迁志庆,特修书庆贺。龙腾高空歌盛世,人寿永已成过去,而今蛇舞大地庆丰年,岁华浓,末临,双喜恭贺吉祥如意,诸事顺利。 
光阴不留停,我已年老104龄,人老怎比年青好?意外事难免时发生。近遭受三次跌坐在地,幸无大碍,足力减退,行动难控制,庆幸是跌坐不是跌倒,经查验无伤体,小心为要。 
缅省越棉寮华报刊入我的拙作多篇,旨在联谊广交朋,互通音,延年益寿,也盼好友指正求进。趁农历癸巳新年将来临,致以深切敬意,盼联系通音! 
巴黎104岁端华中学老师薛理茂(世祺)上2013/1/10市府老人公寓 

世纪人瑞薛老的长寿观
法国巴黎「世纪人瑞」、104高龄的前金边端华中学理茂老师,老当益壮,生活自理,长寿健康快乐,诗思旺盛,笔耕不断,作品纷呈,真不简单,值得尊敬学习,蒙他时而来书与赠诗文,获益殊深。
秋日,我喜接薛老从巴黎来书及寄赠编辑成册、图文并茂:热烈祝贺中国神舟十号成功着陆,航天员平安返回地面:「凯旋而归  再铸辉煌」。
谢谢薛老来书、赠件。仅摘录来书,供大家参阅,让我们学习他那可贵的人生观与长寿观。
「……英国爱尔兰审查报导:老人生命质量高,有八项:爱吃醋、喜喝奶,肯努力,情专一,工作忙,满堂庆,兴娱乐,证件多。
我曾自配制酸料鱼水,糖、水3分,醋8分(分量计),常作助膳,时或以醋菜酸梅干止渴。牛奶在法国,如在越南饮开水。教学时每周兼课课时,与老伴相处70多年,情专一。四代虽不同堂,但儿孙众多,满堂庆。常听歌看舞观戏剧。证件多,蒙政要赐巨轴、勋章、奖状,八项俱齐,享超期颐寿,幸甚。
人生处世,难免坎坷,但有如七味心药,养神醒脑,如:心善、心宽、心安、心、心正、心静、心诚,活得如意幸福。
人生在世,为时无多,一切恩恩怨怨、功名利禄,皆如短暂一刻,瞬即过。「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古今多少事,付之一笑中。普希金诗:一切都是暂时,瞬间消逝,应让其去,变得可爱,失去不一定忧伤,反而变为一种美丽奉献,只要抱着积极乐观心态,失去也会变得可爱。
人生只活一次,千万别活得心累,应懂得舒适,快乐,知足常乐,如再笑一笑,说话轻一点,做事多一点,理由少一点,脑筋活一点,效率高一点,行动快一点,嘴巴甜一点,肚量(胸怀)大一点,脾气少一点,虽是十点,却是舒心宽怀,享受人生幸福无穷。

兴多,不尽欲言。祝康宁,并盼联系通音,告慰。」
巴黎薛理茂(世祺)谨上,2013年秋日于市府老人公寓,时年104岁。

真是可圈可点的至理名言与人生座右铭,值得我们认真体会、学习。
薛老说的「人生只活一次,千万不要活得心累」,特别是年事已高的老人,真要好好学习、深思与认真实践落实的地方。
今年春节前后,薛老不断从巴黎来书、赋诗赠文,指点老人「寿而康」,老来乐的养生之道,我特为多伦多朋友及亲友推荐,大家高度敬佩,虔诚的学习,获益良多。

怡情养性的百岁老人
下面摘录薛老寄来《看中国》(法国出版20141月331)图文并茂专访部分

薛老对目前在法国的养老生活也是十分满意的,他说:一生逃难过日子,最后在巴黎,政府让我们生活好,我很高兴。政府派护士来给我们服务,洗头发,洗衣,做饭,做的很周到。
薛老师平时不仅醉心诗书,同时也陶情于山水,晚年薛老师以制作假山盆景来陶冶情操,薛老师在他的书上说过:山水心事,和诗表共鸣,薛老师通过创作盆景来抒发自身悠远博大的心境。并且将亲手制作的美景转送他人,以传递自己美好的心愿。在薛老师的创作中包括自塑山水盆景,以及已出版的八十长青集花都塔影诗文集
薛老还经常以诗会友,很多来自五湖四海的诗友在薛老师的《山水情唱和集》里纷纷送上祝福。薛老一生创作了许多作品,即使已在暮年也没有停止写作。
谈及自己的家庭,孩子,薛老更是喜上眉梢。薛老有四个儿子一个女儿,现在女儿和小儿子在法国生活,经常来照顾薛老的起居。薛老开心的说:我现在还有三个曾孙,都二十几岁了。也许用不了多久薛老一家就是五代同堂了。谈及自己和太太王老师70年的婚姻生活,薛老十分动情的介绍说:他和王太太以前是在同一所学校教学的老师。当年辗转于各国之间的生活非常艰苦,但是王老师始终没有怨言,伴随在薛老身边,甚至教课的时候,都是带着孩子一起去。共同走过那些艰难的岁月,两人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不离不弃,生活中很少有争执,王老师更是用心的照顾薛老的生活起居。相濡以沫70年后,现在更多的是薛老照顾躺在床上的王老师。这也许就是一段白头偕老的婚姻的真谛吧。
当我们向薛老请教他的长寿秘诀的时候,薛老师笑着说到,我的长寿秘诀就在于开心发福忍气吞声广交朋友。他还表示,所谓忍气吞声就是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平心静气的去看待事物,往往能达到最好的效果。薛老师调侃道:我有一个特点,就是开心,开心就能发福,有了福气就能一直快乐。看似简单的几句话却蕴含无限哲理。俗话说安静能养生,豁达助怡情,心态好是健康的第一要素。不难从薛老师的大智慧中读到,人生难免风波跌宕,只有内心强大,才能经受住曲折坎坷。所以心态平和,乐观开朗往往助人超脱豁达。道理往往大家都懂,但是如何做到,还是需要多多向薛老学习。

2014年5月4日 星期日

深深悼念薛世祺老师....(曾任歐)

四月廿七日,春雨迷濛的清晨六點鐘,一陣急促的電話聲,把我從睡夢中驚醒「曾老師嗎?我是國才。今早剛接到巴黎林成輝同學的電郵──我們專一班主任、大家尊敬的薛世祺老師已於昨安詳去,享年105歲。」我被這突如其來的噩耗,震得睡意全消了。連忙起床打開「端中十一屆同學通訊網」瞭解細節,察看有關訊息。
薛老師永遠離開我們了。失去如此一位慈祥仁愛的百歲恩師,我們心中感到格外哀傷、難過;整個週末浸於薛老師與我們數十年來深厚情誼之點滴追憶中。緬懷往事,前塵如煙,我薛老師結識始於1965年夏進金邊端華中學執教時,屈指一算,迄今已整整五十年,半個世紀矣!
1965年暑假過後,我受聘入端華中學擔任專修部文史教席,每週和薛世祺、張菁等幾位老師在一起備課。當時,我們年輕的幾位同事只有35歲左右;最年長的薛已55歲,足足比我們年長20歲,可當我們的師長。然而薛老卻非常謙虛客氣,雖然學識豐富,中文根基深厚,但他從不以此驕傲自大,唯我獨尊。我們有問題向他請教時,他總會耐心給我們解答,與我們相處得十分融洽。這對促進語文科的教學水平頗有好處。可惜,好景不長,1970年3月18日龍諾發動政變,推翻西哈努克王國政權,全國華文中小學於四月份統統被封閉。師生星散,各奔東西,一時間人心惶惶。端中教職員工幾個月沒有領到薪金,瀕臨斷炊境地。就在此危急關頭,薛老師聯合郭燕芝、許海幾位同事組成財務組,向校董會領取滯留金邊教職員工之薪金,然後按址分發給各人,直至學期結束。此舉為數百員工解決了生活危機,謝聲四起。
薛老師特別關愛同儕與學生。西貢「解放」不久,西堤越共軍警於1977年夏天一個月黑風高的午夜,分頭同時圍捕全城華文中學教師,以實行排華反華政策;頓時風聲鶴唳,草木皆兵。薛和我或因年老、或因病重住院之故而逃過一劫,倖免於禍。事後幾天,薛竟冒險騎自行車從僻街小巷,繞道來到我家後門探望我們;兩老相視無恙,竟相擁而淚下。交談片刻,便在「保重!」聲中匆匆握別。薛老此行動,教我夫婦倆永生牢記不忘!我與內廖如真曾於1994年夏及2000年兩度赴法國探訪旅居巴黎端中師生,兩次均蒙薛老熱情款待,並陪伴我們到訪五會館從早上九點到中午十二點連續三個小時。端中第八屆及第十一屆同學舉行歡迎宴會,薛老也全程陪伴出席。近三、四年來,他老人家幾乎每個月總要給我和內人寄來厚厚的信函,內含親筆信一封,叮囑我年事愈來愈高了,務須努力做養生運動,閱讀,勤執筆寫作,以免日後罹患老人癡呆症又介紹全國最長壽的老壽星之傳奇資訊,以及他老人家的詩文作品等,令我夫婦倆受益良多。如今,敬愛的薛老師悄然離開了,我們再沒有機緣收到老師惠賜的信函了,怎能不使我倆傷心難過呢?!
薛老師走了!遺愛人間,留芳百世。總結薛一生,有以下優點,堪稱華人後輩師表與典範,值得學習和發揚:
一、熱愛故國,熱愛故鄉。
二、熱愛中華文化,把他一生獻給印支三邦華文教育事業。
三、勤儉樸素,艱苦耐勞。粗茶淡飯,不煙不酒,絕無不良嗜好。
四、為人謙虛謹慎,熱心公益,樂於助人。
五、熱愛家庭,愛護家人,關愛學生。
薛老師走了!隔洋遙祭,未盡欲言,心中無限依依。
薛世祺老師:您完美、光輝一生,堪稱福蔭矣!願您一路走好!
安息吧!薛世祺(理茂)老師。尚饗!

曾任歐夫婦敬輓
2014年5月2日於加拿大愛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