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0日 星期六

祈祷和平....( 连载 -29 ).... 林新仪

           第十章   西堤的最后一课 (8)
堤岸爱华酒楼熙熙攘攘的大厅一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里,林弘毅与林篱边吃早点边商谈去金边的日期。
“你都安排停当了吗?”林篱问道:“打算什么时候动身?”
“学校的事情已经安排得差不多了,孝鸣世伯那边我也有了交代了。”林弘毅思忖片刻,确定地说,“我想下个礼拜日就走。”

“下个礼拜日?不行!你恐怕已经没有下个礼拜日了。你也不是不知道,杜三民叔侄俩早就将碧涛嫂视为眼中钉、肉中剌,你们再不走就会出事的。许书勤的教训太惨痛了,就迟了那么一天,结果……”
“许校长,他现在……怎样了?”
“不知道。我正在通过各种关系全力营救他,但希望很渺茫。他已经被押送到崑崙岛大监狱了。那是一座人间地狱,进得去出不来,人被折磨死了就扔进大海里喂鱼虾,太惨了。唉——,我真后悔没能说服他早点走。最近的时局越来越紧,你没看见大摇大摆的美国军事顾问满街都是吗?他们在南越的总人数已经超过两万了。‘大口崽’目前还硬挺着不让美国军队开进来,但他肯定挺不了多久了。前几天我又送了一批爱国教师和学生进解放区去了。他们已经上了特务楼的黑名单,不走就会给抓起来。你也必须赶紧走,千万不能再重蹈许校长的覆辙了。最好你明天就走。”
“明天走?不行不行。什么都没准备好呢。”
“老林呀老林,千万不能再心存幻想了。好吧好吧,我只能再给你三天的时间。三天,够了吗?”
正当他们在为启程日期而“讨价还价”之时,只见吴文贵急匆匆的来到他们跟前,气喘嘘嘘,脸色苍白。
“吴老师,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来来,一块儿喝茶吧。请坐。你这是怎么啦?”林弘毅感到有点不对劲。
“出事了吗?老吴。”林篱立刻看出事情不妙了。
吴文贵昨天晚上已将杨碧涛讲《最后一课》、许晓红演奏《马赛曲》的过程向“三哥”作了详细汇报。虽然他在校长办公室的窗外窃听片刻,什么也没听清,“三哥”还是让他第二天一早去林家“盯稍”,有什么情况及时到爱华酒楼去找他。果然不出林篱所料。
吴文贵坐下来,瞅了瞅四周,没发现什么异样,便压低声音说,“林校长,你赶紧回去!杜金明带了几个特务去搜查你们家了。”
“什么时候?”弘毅脸色刷!地白了,紧张的挺直了身子。
“就是刚才。十分钟前。我在你家楼下盯着他们的……”
“你马上回去!快!”林篱果断地说,“千万要沉住气,弘毅兄。你不会有事的,因为你的身份特殊,但记住无论如何都不要顶撞这些家伙。快走!”
弘毅站起身就要走,林篱又一把抓住他的手,“且慢。明天早晨5点半,我派一辆运大米的货车去接你们一家,什么家具都不要带。听我一句话,兄台,‘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弘毅感激地点点头说,“好。我听你的。大恩不敢言谢!文贵兄弟,我和碧涛走后,秋雁那边,还有劳你多多关照她们母女俩。我走了。”说完转身大步离去。
“真是个仁义之士。”林篱望着弘毅的背影赞叹道,“文贵,你也马上走,去找林孝鸣先生,现在只有他能救弘毅一家了。快去!”
吴文贵往冒火的嗓子里灌了两杯茶,也匆匆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