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1日 星期日

祈祷和平....( 连载 -30 ).... 林新仪

           第十章   西堤的最后一课 (9)
弘毅急步流星赶回家中。家,已经被那几个恶棍翻了个底儿朝天。张婶将姐弟四个拢在她的小卧室里,轻声细语地安慰受了惊吓的孩子们。碧涛端坐在客厅里,一言不发,怒目而视;高贵与屈辱、蔑视与无奈,欲斥却止,欲骂还休,各种表情在她苍白的脸上交织着、变幻着。弘毅终于回来了,痛苦的泪水在她的眼眶中转了一圈,但终于强忍住没有往下流敞。丈夫默默地坐在她的身边,握住她冰凉的手,给她传递坚强的热流。
一个脸皮白白净净,举止斯斯文文的便衣将双臂抱在胸前,在客厅里悠闲地踱着方步,不时斜着眼角睥睨一下一声不吭的弘毅夫妇,嘴角挂着惬意的、阴毒的微笑。他显然是那几个特务的头儿,只在一旁颐指气使,其他三个小狗腿则在各个房间里翻箱倒柜穷折腾。搜查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结果是一无所获。他们想要得到的进步书籍报刊、与祖国大陆亲友的往来信件等有可能引起麻烦的东西,早就被弘毅处理销毁掉了。
当三个狗腿子向小白脸报告什么也没有找到时,小白脸失望之余又很不甘心,老羞成怒,大声申斥道:“饭桶!再给我重新搜一遍!所有的东西都不能放过。听见没有?!今天要是搜不出结果来,你们谁都别想回家吃饭。快搜!”
又是一大阵折腾。这几个兔崽子也挺窝火,心里暗骂,姓林的你也真不够意思,怎么就不给我们留点可交差的东西呢?你不让我们过得去,我们也让你过不去!于是,他们在重新搜查时便故意随手摔砸一些玻璃器皿、坛坛罐罐什么的,以发泄挨训斥的怨气。乒!乓!砰!哗啦!一阵乱响,吓得孩子们哇哇大哭。碧涛赶紧跑到张婶那边去安抚孩子。
弘毅忍无可忍了,猛地站起来,两眼冒火,怒不可遏地直视小白脸。小白脸则笑眯眯地瞅着怒火中烧的林弘毅,等他发作。双方的目光激烈交锋了几秒钟,弘毅攥紧的拳头慢慢松开了,他耳边响起了林篱的忠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于是,紧绷着的脸部肌肉松弛下来了,然后他平和地一笑,重新坐回到椅子上。
“你笑什么?林校长。”小白脸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要感谢你。”弘毅很大度地说。
“谢我?为什么?”
“其实,这些破烂玩意儿我早就想扔掉换新的,但又有点舍不得,今天你们把它们通通砸碎了,真是痛快,省得我动手了。我岂不是该感谢你吗?”
小白脸感到受了嘲弄,冷笑一声,“姓林的,今天会让你好瞧的!”
这时,一个特务从阳台堆放的杂物中翻出一捆积着厚厚一层灰尘的旧书报,拎着来到跟前,问:“这是什么?”
弘毅瞧了一眼说,“这是旧书报,准备卖给收购破烂的。”
“打开!”小白脸命令。
特务把书报捆往地上一扔,立时尘埃滚滚。一阵乱翻之后,特务从中翻出一本薄书,突然欣喜若狂地大叫:“看!老毛!这是共党头子老毛!”
小白脸立刻抢过特务手中的薄书,睁大眼睛细看。这是一本两年前香港出版的旧杂志,封面上赫然印着一帧毛泽东在延安开会作演讲的历史照片。
“嘿嘿。”小白脸得意洋洋地冷笑着,将旧杂志在弘毅眼前晃了晃,“姓林的,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你窝藏共匪的宣传刊物,意欲何为呀?是不是想搞颠覆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