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1日 星期三

祈祷和平....( 连载 -34 ).... 林新仪

                                           第十一章         小楼昨夜又东风 ( 3 )
林祈平回过头来,碰见了彭子超充满嘲弄的昏黄目光,脸刷地红了,仿佛内心的秘密被人窥见,木讷半天。

“走呀走呀。你们俩在干嘛呢?”身材魁梧的谢挺罡走过来拍了拍祈平的肩膀,笑咪咪地说。他是个美男子,体格壮硕,但五官的摆放却过于慈祥,脸颊有两个天生的浅浅酒涡,平时即使不笑,也若隐若现,只有在他极度愤怒时,酒涡才会消失。因此,他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格外的美好、亲切,尤其是对那些情窦初开的女孩子。
郑志杰和贺云龙互相搂着肩膀,也站在一旁瞅着林祈平那件带点女人味儿的漂亮衬衣偷着乐。郑志杰是个五短身材,胖墩墩的,脸部堆满了肉,挤得两只眼睛只剩下两条缝,最有特点的是他的下巴,怪怪地往上翘,张嘴笑时活像个没牙的老太婆,因为他浑身滚圆,同志们给他起了个绰号叫“冬瓜”;贺云龙却正相反,瘦高身段,典型的广府人长相,颧骨很高,棱角分明,嘴很大,蒜头鼻,大眼睛黑又亮。这哥儿俩,一高一矮、一胖一瘦,勾肩搭背地站着,也蛮有趣的。
林祈平卟哧笑了,指着这对宝贝反唇相讥,“你们笑什么笑,我的衬衣怎么了?就是比你们的好看嘛。瞧瞧你们俩那模样,简直就是‘狼狈为奸’。知道‘狼狈为奸’是什么意思吗?”
“行了行了。别打嘴仗了。快走!”彭子超不耐烦地吆喝,自个儿径直往外走了。虽然年龄都相仿,但彭子超的资格最老,大家伙都敬他三分。
到了门口,五个战友便分道扬镳。

林祈平一边走一边下意识地将手伸进裤子口袋里摸了摸那把袖珍左轮手枪,心中洋溢着一种满足感和安全感。这把袖珍左轮手枪是德国制造的,只有巴掌大,用手轻轻一握,几乎就看不见了。显然,这是把特制的防身武器,做工极为精致,简直就是一件艺术品,它的枪管很短,透着幽幽的蓝光,枪柄是镀金的,其上雕着五条龙,在云天里翻滚、嬉戏,显示着它的主人曾是一位万人之上的极权人物。这是林祈平随着别动小分队开进凤凰路82号时在主人的卧室里发现的,他立刻偷偷的藏了起来。可惜的是,他只找到了十发子弹。 这些子弹也是特制的,个头很小,与别的左轮手枪不能通用。
林祈平漫无目的地走着,心里琢磨着该上哪儿去。自从五六天前拜访了林孝鸣老先生之后,他就没有机会再去了。他将解放西贡后团部犒劳将士们的补养品——每人两听中国制造的军用奶粉留着,没舍得吃,想等哪天再去时给林老先生捎去,也算对长辈的一点孝敬之意吧。但今天他是出去执行任务,不能拎着奶粉罐满街乱转呀。要不,就先到陈文香官邸看看别的华侨弟兄,再去找吴文贵老师聊聊。对,就这么办。他打定主意后立时加快了脚步。


1973年,巴黎和谈胜利结束,美国人开始“体面”撤出南越。形势出现了重大转机,朝着有利于越共的方向转化。
19752月,刚过完农历春节,越共的武装力量在中部的顺化、砚港打了几个漂亮战役,连续解放了几座中小城市,极其鼓舞人心,热带丛林中的士气为之大振,官兵们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越共中央从这几个胜仗中窥见了阮文绍政权已经军心涣散了,而刚刚拍屁股走人的美国军队是不太可能卷土重来的,这一切预示着一个千载难逢的良机——自1968年春季攻势惨败退回丛林以来,这样的机会已经足足等了七年了,于是便决定铤而走险,再“赌”他一把:豁出去了,解放南方!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一决策是正确的。北越调动了所有的后备役,全部改编成正规军,顷刻间,人民军像潮水般浩浩荡荡向南部挺进;南方民族解放阵线的武装力量也倾巢出击,最高司令部下达了死命令:除非动不了的伤病员,凡有战斗力者一律拿起武器上前线!越南历经百年战乱的悲壮历史在短短的几个月内被改写了。越共军队势如破竹,从中部往南横扫,简直就是风卷残云。全部美式精良装备的西贡政府军开始时还能顽抗一阵子,但是,当古都顺化、美军的重要军事基地砚港、金兰湾等几个中部重镇连续被越共攻克之后,西贡伪军便望风披靡、溃不成军了,所谓“兵败如山倒”,那是千真万确!战事打到了四月初,越共的几十万大军便已兵临西贡城下——伟大的胡志明战役吹响了总攻击的号角。
1968年的历史没有再重演。退回丛林中卧薪尝胆、厉兵秣马达七年之久的越共这一次不再给对手留下任何一点机会,他们夺取政权的决心是钢铁铸成的。而失去美国主子全力撑腰的“越南共和国”在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骤雨中摇摇欲坠了。第三任总统阮文绍见大势已去,于427日在电视台向全国公告引咎辞职,并由副总统陈文香接任总统职位。他玩了个金蝉脱壳之计,陈文香还未接手总统府事务,他早就携带十几吨黄金和家眷乘专机逃之夭夭了。陈文香本是个文官,对军队的影响力极小,而且,颓败的战局已无法挽回,军队已经完全崩溃,唯一明智之举就是将政权拱手交出!他在解放军的隆隆炮声中手按宪法宣誓就职之后,第二天便亲笔签署了无条件投降令,下令总统卫队放弃抵抗,总统府悬挂白旗,等待解放军接收。然后,他本人也不知去向了。

430日中午130分——历史将永远铭记这一伟大时刻,林祈平所在的Z30小团尖刀突击队冲破重重艰难险阻,在伪总统府前与坦克部队会师了。冲在最前头的一辆坦克也许是因为兴奋过度没刹住车,或者坦克手根本就没打算刹车,硬是将总统府厚重粗壮的大铁门钢筋水泥门柱给撞歪了。高音喇叭在一遍又一遍地重复播放着无条件投降令。总统府内办公大楼的每一个窗口,都挑出了各式各样的白旗,有白布、白手绢、白衬衣,甚至还有白背心、白短裤。尖刀突击队的战士们热血沸腾,早就忘了长途急行军的饥渴与劳顿,正要冲进去将解放阵线的战旗——红蓝金星旗插到总统府大楼的顶上,突然,一辆飞驰而来的通讯兵摩托车给三清上尉送来一份紧急命令,要他火速移师占领临时总统陈文香的官邸。真是一个伟大的遗憾!林祈平他们未能登上总统府大楼,便奉命撤离现场,将插旗的任务交给了别的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