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6日 星期一

祈祷和平....( 连载 -35 ).... 林新仪

                                           第十一章         小楼昨夜又东风 ( 4 )
陈文香官邸离总统府不远,战士们急奔二十多分钟就到了。这是一座样式古典的法式建筑,外表显得很老气,没有一点豪华气派。昔日车水马龙、警卫森严的它,如今已是人去楼空,院落内满地都是散落的公文纸张和杂物,给人一种“败者为寇”的凄凉感。三清上尉命令战士们先占领楼顶制高点,架起轻机枪,然后搜查所有房间。
十几个房间除了其中四间是陈文香和夫人儿女们的起居室之外,其余都是办公用房和卫兵、仆人的住房。三清上尉在“老狐狸”二富的陪同下视察了四间起居室,令他感到惊讶不已的是,屋里的陈设相当简朴,家具也很普通,绝无南越“第一家庭”所应有的奢华。他暗想,“早就听说陈文香是个清官,果然名不虚传”。内心深处不由得对这位失败者升起几分敬意。
老狐狸可不管那么多,他胡乱翻腾着所有的箱子柜子,一边翻一边骂街:“×…×你妈!也不给…给老子留点值钱的东…东西。”
“行了。别翻了。不像话!走。”三清皱着眉头不满地瞪了二富一眼,抬脚就往外走。二富赶紧抓起他的大口径榴弹枪跟了出去。
在办公用房中有一间军机秘室,装着空调,铝合金的大玻璃门上贴着:“非公莫入!”字样,屋内有三部很先进的美国军用电台。三清走进来时,见到几个战士正好奇地随意拨弄电台上的旋纽,便厉声喝道:“不许乱动!”
二富也跟着大声呵斥那几个战士:“你们想…想凉快就…就凉快会儿吧,乱摸乱动什么!你们又…又不懂,动坏了看我把你…你们送上军事法庭。都…都给我出去!”
虽然老狐狸一无所获,林祈平和几华侨弟兄在搜查卫兵住房时却意外地每人得到一件小玩意儿——一个很精致的金黄色打火机,它的微型线圈发电式点火机构和液化气燃料系统令战士们兴奋不已,想不到世界上还有这么好的打火机!更妙的是,在它金灿灿的外壳上镌刻了一行小字:“陈文香赠”。显然,这是专为总统定做的,平时用来馈赠一些普通宾客或者手下的工作人员。这是他们入城后收获的第一件“战利品”,而且还是“总统赠品”!要知道,过去在大森林里生存,打火机可是战士们不可或缺的生活必需品之一。它可用来抽烟、点火做饭、临时照明,离开基地在野外执行任务时更是少不了它。战士们用的打火机通常都是在游击区的小集镇上采购的廉价品,靠火石引火,燃料则是浸满煤油的棉花。只有米粒大小的火石是战士贴身装着的“宝贝疙瘩”,就跟装着一颗什么钻石似的。说不定哪一天打火机里的火石磨没了,又找不着备用的,那可就惨了。在蛮荒的热带丛林中,没有了火,你简直就不能像人类那样的生活。
一切安排就绪之后,战士们都躲到屋里喘气、喝水、啃军用干粮充饥。三清坐在陈文香卧室的沙发上想休息片刻,但一闭眼就睡着了,连续五六天的强行军,他就没正经睡过一个囫囵觉。二富不敢大意,刚入城不到五个小时,敌情仍然很复杂,谁敢保证平安无事?他自觉承担起巡查的责任。他每间房间都走了一遍,再三叮嘱同志们各项注意事项,又安排两名战士保卫睡得正酣的三清上尉,然后,叼着烟卷蹓蹓跶跶地走到正在门口卫兵岗亭值第一班岗的林祈平和谢挺罡跟前,朝他们勾了勾食指说:“来个火。”
谢挺罡掏出总统打火机,在二富眼前轻轻一按,哒!一股淡蓝色的火苗带着呼啸声,劲头十足地窜了上来。
“哎哎,这是什…什么玩意儿?”二富忘了点烟,惊讶地偏过头去看谢挺罡手掌中的打火机,没想到那火苗毫不客气地舔上了他的头发,一股肉皮焦糊味立刻弥散开来。
“×…×你妈!”二富赶紧躲开,胡乱拍打着头发。
“活该!”谢挺罡笑眯眯地瞅着他那付狼狈样,得意地啐了口痰。
林祈平在一旁很开心地瞧着他们,悠然地吐出一个挺圆的烟圈儿。
“给我。再点一下。”二富伸手要打火机。
谢挺罡并不给他,只是重新给他打着火。
二富点着了烟,板起脸孔命令:“给我…看看!”
谢挺罡笑眯眯地将打火机递过去,等二富伸出手要拿时,又动作极快地抽回手,将打火机塞入裤兜里,似笑非笑地说:“给你?没门!”
二富无奈地搔着头皮,眼珠子贼溜溜一转,试探着问林祈平,“阿平,你…你也有一个吧?准有!哈哈,我猜得没错。好…好兄弟,快给我…看看。”
林祈平把头扭过去,不理他。
“好兄弟,给我看…看一下,保证还…还给你。”
林祈平朝他吐了口烟雾,指了指身后某处,“你自个儿找去。”
“在哪儿?”
“卫兵房。”
二富立即大步冲向卫兵房。
“嗨,悠着点儿。别摔着,你妈会心疼的。”谢挺罡冲二富的后背笑着喊道,又自言自语地说,“这只老狐狸,跑得比兔子还快。”
“狐狸要是比兔子跑得慢,那它就只有饿死了。”林祈平很认真地说。
二人哈哈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