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9日 星期四

祈祷和平....( 连载 -36 ).... 林新仪

                                                                          第十一章         小楼昨夜又东风 ( 5 )
铃……!一陈急促的电话铃声把三清上尉给惊醒了。三清接了电话后立即让守卫在门口的战士火速将二富找回来。
二富正在卫兵房里翻箱倒柜,一边翻一边骂骂咧咧地问还在歇息的战士:“看见…打火机没…没有?打火机!”
“打火机?什么打火机?”一个战士睡眼惺忪,茫然地问。
“就…就是那种…黄色的壳,蓝…蓝火苗…”
战士一头雾水,不知他所云何物。
“报告中队长。”外面闯进来一个战士,气喘吁吁地说,“小团副请你马上过去。”他显然找了好几个地方才打听到二富在这儿。
二富立即停止翻腾,迅速冲出卫兵房。
他见到三清时,三清两眼布满血丝,正在电话机旁拨号码。“你马上挑选四五个华侨弟兄,半小时内赶到台湾大使馆,那里正发生群众轰抢事件。你们的任务是制止抢劫,维持治安,等待安宁部派人接管。注意不要伤害无辜平民。”
“是!台湾大使馆?在…在哪里?”
“使馆路405号。”
“使馆路呀——,老天爷!太…太远了。半小时可赶…赶不到。”
“自己想办法。还用我教你怎么走路吗?执行命令!”
“是!”二富两腿一并,啪!一个立正,行了个军礼,转身跑出去了。
另一间卫兵房里,郑志杰正躺在地板上呼呼大睡,贺云龙和彭子超坐在一旁,抽着烟瞎侃,刚下岗的林祈平和谢挺罡正在水龙头跟前大口痛饮。二富一头撞了进来,使劲踢了郑志杰一脚,吼道:“臭冬瓜,起来!正好五个。跟我走!”
“干什么去?”贺云龙问。
“执行紧急任务。快!”
“还没睡够呢,真是的。”郑志杰爬了起来,不满地嘟哝了一句。
五个华侨战士迅速抓起各自的AK47冲锋枪,跟着二富冲出去。
二富跑到门口,看见右边马路上几十米开外有一辆货车正往这里开,他眼珠子贼溜溜一转,猛地一个箭步窜到马路中央,娴熟地给他那支大口径美制榴弹枪装上一枚枪榴弹,然后平端在胸前,瞄准迎面而来的货车,右手食指紧扣板机。
“喂,你要干什么?”林祈平大声喊着,要上前阻拦。
彭子超一把将他拽住,冷笑道:“你这个傻瓜!别管他。”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见吱——!货车一个急刹车,哆哆嗦嗦地停在二富跟前。司机跳下车来,脸色煞白,卑躬屈膝地给二富拼命陪笑脸,话都说不连贯了,“越共……长官 ,啊不不不,越共同……同志,您这是……?我可没犯法呀, ……您是不是要……要钱花?
“呸!”二富啐了口唾沫,放下了榴弹枪,“谁要你的钱!你帮个忙,将我们几个人拉到台湾大使馆去。我们去执行任务。知道在哪里吗?不知道 ?使馆路405号。”
“好说。好说。就为这事?老天爷!您这位同志可真会开玩笑!没把我吓死。上车吧。”
“没尿裤子吧?”二富狡黠地笑了笑,拍拍手中的枪,“没事的,响不了。瞧瞧,保险锁着呢!弟兄们,上车!”
“真不愧是老狐狸。”贺云龙朝二富竖起了大拇指。
近一个月的高强度行军、打仗、冲锋陷阵,战士们历尽艰险,吃尽了苦头,如今能坐上汽车——尽管只是一辆旧敞蓬货车——在繁华的大都市里兜风,那也是一种奢侈的享受了。
林祈平半闭着眼,惬意地感受着自由的风吹拂他的脸和头发。一路上随处可见新旧交替更叠的沧桑景像:主要街道两旁的电线杆上都悬挂着红布横幅标语,其上书写的都是欢庆解放统一、歌颂胡志明主席伟大功德的内容,而在电线杆下、街角屋檐,到处都是被扔弃的原西贡军的行头,有当场脱下的破军服、军帽、军靴、踩扁了的军用饭盒、军用水壶、摔成两半的美制全自动步枪、撕烂的伪国旗等等。如果谁有照相机将它拍摄下来,将会成为永远的历史见证。天色将晚,欢庆遊行的群众也都散了,三五成群结伴而行,手里拿着各色彩旗和标语,脸上都还带着兴奋的余晖。
“终于和平了!战争结束了!我也该回家了。”林祈平心中几多感慨,他不由得沉吟起中学时代学过的一首唐诗:“剑外突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