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2日 星期四

紅楓片片情(詩文集)-連載-36….(曾習之)

創立「愛城越南華僑聯誼會」的原因
──「愛城越華會」創始人陳福權先生談話摘錄

為了瞭解「愛城越南華僑聯誼會」當年籌創階段的情況,及其原因,筆者曾於聖誕節當天下午四時,和彭會長、方帆先生一道,專程登門拜訪了「愛城越南華僑聯誼會」的創始人之一──陳福權先生。叨蒙陳先生熱情接待,並且具體地敘述了當年籌劃創會的動機、目的及整個過程。以下是陳先生之談話記錄整理:
提起籌建「越華會」(簡稱)的原因,必須細說從頭。一九七八年夏天,我們一家及其他幾個家庭,一行十五、六人,成為第一批來加拿大愛民頓市定居的印支難民。由於當時聯邦政府和本省、本市移民部門,尚未定有安置印支難民的具體規章、條例和法令,致使我們這批初抵貴境的難民們,遭遇到無法形容的各種各樣的困難。例如:我們本是被分配到愛民頓市定居的,飛機卻把我們載往卡枝利市;下機後,經過再三交涉,有關人員才將我們送上長途巴士;到了愛城車站,已是黑夜了,可是大家坐在冷板凳上苦等了幾個鐘頭,就連一個「鬼」也不見來接我們。大夥又餓又冷,因而失望、恐懼的心情,突然湧起。幸而,同行者中的一個難友,有一位早年來加留學的親友來接他,在無法可施的情況下,我們只好也跟著這位好心的「親友」,到他的家裏去借擠一夜。
第二天早上,我帶著妻兒到「人力中心」去要求給我們解決住、吃......等迫在眉睫的生活問題。他們把我們暫時安置在某臨時收容中心之後,馬上叫我們去找工作做,並且寫了一個地址給我,叫我自己去找......。去找?人生地不熟,連方向尚未弄清楚,坐什麼巴士也不懂,叫我去哪裏找?但是,為了必須馬上去找錢來應付擺在一家數口面前的衣、食、住、行的生活問題,我惟有硬著頭皮,壯起膽子,到處去闖啦!幸好我懂講英語,很快就找到了一份打雜的工作。待租賃了住處,安頓了生活之後,我便要求去A.V.C讀英文。
我的情況比其他難友要好一些,因為我懂英語。而其他難友由於不懂話,生活上遭遇到許多困難(例如要租屋住,找工作,要讀英文......等等),想找政府予以解決,都不知道去哪個部門,找誰解決?更不知找誰翻譯?真是呼天不應,喊地也不答啊!故新來者,個個困難重重,人人惶惶不可終日。眼見難友們這種淒涼的處境,惻隱之心油然而生。我便向人力中心爭取給新來的難民到A.V.C去讀英文會話,而我自己一面進修英文,一面充當翻譯員......
不久,便陸續有越南難民接踵抵達本市定居。在A.V.C學英文的難友越聚越多了。大家談起抵境後的困難和感受都是一樣的。於是我便本能地考慮:「若能將難民中的同僑聚集起來,成立一個“會”,選出理事們,來協助新來的難胞,提供一些解決困難問題的服務,該有多好!」我把這個想法告訴了幾位朋友,他們都異口同聲地贊同。
於是,我便於一九七九年春,向A.V.C學校當局借了一間大課室,召開了一次越南華僑難民會議,到會者多達六十餘人。在會上,我向大家建議:成立「越南華僑聯誼會」;目的是:協助新抵境的越華難胞解決生活上的各種困難,替他們向政府有關部門爭取權益。全體到會者一致舉手贊同。
我覺得我們越南華僑,(也可算作一個少數民族)有自己的一個團體(會)是相當重要的,是很有好處的。它既可以為同僑解決困難,又能為同僑向政府爭取應有的權利。所以,我衷心期望:我們全體越南華僑同胞都來支持我們這個「聯誼會」,使它越辦越好,不斷發展壯大,更好地為我同僑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