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30日 星期五

祈祷和平....( 连载 -37 ).... 林新仪

                                                                         第十一章         小楼昨夜又东风 ( 6 )
台湾驻南越使馆的全部工作人员早就在三天前被一架美军用直升飞机接走了。解放军入城不久,周围的群众便砸开大门铁锁冲进使馆内,见什么就抢什么,抢到东西的人就拼命往外跑,送回家后又返回来再抢。二富一行五人赶到现场时,大门已被人群围得水泄不通,货车压根儿就开不进去。只见一个身材瘦小的中年人站在一张椅子上,手里提着一个扩音器,正在向群众反复宣讲新政府的政策,劝告大家住手。他用越南话讲完了又用潮州话讲,讲得声嘶力竭。他的身旁有五六个青年在保护他,也在极力劝阻群众停止这种违法行径。
有几个刺耳的声音在叫嚣:“别理他。冲过去!”“对。冲过去!踩死他!”
坐在货车驾驶楼里的二富使劲揿喇叭,但人群尤如一堵墙,堵在车头前就是不动弹。这时,那几个怪叫要“踩死他”的家伙挤上前来,原来是几个地痞流氓,他们从肩上取下两条陈旧的卡宾枪,指着司机室前的档风玻璃猖狂叫嚷:“你们找死哪!”“从哪来还滚回哪去!”“还不倒车!快倒车!”这几个混小子大概是没看见车上还坐着几个越共呢。
“倒你妈的×!”二富从车楼里窜了出来,一只手勾住车门,一只手平端着榴弹枪,居高临下,黑洞洞的巨大枪口直戳向那几个痞子的鼻梁骨,恶狠狠地骂道:“你们这些混…混蛋!敢跟老子玩…玩枪?看老子怎么把你们炸…炸成肉酱!”
“别……别别……”那几个小地痞傻眼了,一个劲儿的摆手,“别玩真的,越共先生,千万别玩真的……”。
谢挺罡和郑志杰迅速跳下车来,端起冲锋枪瞄准他们,厉声喝道:“放下武器!快点!你!还有你……”。
彭子超、林祈平、贺云龙也跟着翻下了车帮,枪口一齐指向这几个混小子。痞子们吓得咀嘴唇发青,乖乖的扔下卡宾枪,战战噤噤地举起双手。
“把他们给我捆起来!”二富命令。他一把夺过林祈平手中的冲锋枪,将榴弹枪扔给他,然后跳到车头上,额角青筋暴跳,扯开嗓子高声叫喊:“父老乡亲们,赶紧散…散开!回家去!轰抢国家财产是犯法的,听…听见没有?”说完,他拨开保险,拉上枪栓,突然朝天哒哒哒……!射出一梭子弹。
尖锐刺耳的枪声划破长空,把乱哄哄的吵嚷声给镇压下去了。群众们惊呆了,好半天没醒过味来。
“快散…散开!回家去!快!”二富再次怒吼。
五个华侨战士从货车上拿了根绑货物的粗绳子,把那几个闹事的痞子捆了个结结实实,然后分散开来,端着冲锋枪劝告大家伙赶紧离开。挤成疙瘩的人群开始松动了,很快朝各个方向流动散去,没几分钟的功夫,便都走光了,只剩下那五六个维持秩序的青年和那个身材瘦小的中年人。
“你们终于来了。”中年人走上前来,握住二富的手,显得疲惫不堪的样子,声音已经沙哑得听不清了,他艰难地咽了口唾液,润润干疼的嗓子,说:“少尉同志,我们都是地下党,华运组织的,我是负责人。下午两点多钟时我们就得知这里发生不好的情况,马上赶来维持秩序。可是人越来越多,我们已经无法控制局面了,有许多东西被抢走了……。现在,我们将这里的一切移交给你们。我们得走了,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你们辛苦了!”二富向他敬了个军礼,“你们走吧。让这辆车送送你们……”二富扭头去叫司机,才发现那辆货车不知什么时候早就开溜了,他无奈地摇摇头,嘟哝着骂了句街:“×他妈的!跑了……”。
中年人微微一笑,“没有关系。我们都是本地人,路都很熟,我们自己走就是了。再见。”
中年人回过头来,深情地望了一眼五个华侨战士,向他们招招手表示敬意,便带着他手下几个青年人离去了。
林祈平望着那位个子瘦小的中年人的背影消失在傍晚的暮色之中,愣了好半天,只觉得这个人很面熟,似曾相识,可就是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他。
这个中年人,就是在十九年前将林祈平的父亲送出西贡的“三哥”林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