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30日 星期五

葉落湄江—連載-52.(姚思)


柬整肅副總理貴敦 腥風血雨
一九七七年春季,柬埔寨發生了大批高級幹部被整肅的事件。被整肅者都被加上反黨反社會主義的罪名,首要人物是副總理兼北方大區主席的貴敦,還有其他中央級和大行政區級的幹部,人數很多。傳達這情況的鄉幹部說,紅色江山差一點就改變顏色了!我們聽了卻為之可惜,心裹想如果反對派成功,說不定會出現一個對我們較有利的局面。


貴敦的罪名中有一條是亂搞女人。柬共中央在所公佈的罪狀中說他搞了一百多位女性,都是調到他身邊工作的女同志,玩弄過後便將之配給周圍的幹部,有的乾脆派警衛員帶到森林裹秘密殺害。柬共幹部搞建設亂搞一通,殺人倒有一套「高招」,他會藉口騙你到外地工作,或開會,或搬家,然後在半路把你殺害。這之前甚至還騙你自己挖好一個土坑,然後用實心竹杆或斧頭敲碎你的腦袋。

你說被殺者為甚麼服服貼貼呢?人們如果認為還有一線生機,總不願意作困獸之鬥。水滸傳裹有魯智深大鬧野豬林的故事,故事中武藝高強的林沖為甚麼會被解差捆起來準備殺害呢?就是因為林沖沒有發覺大禍臨頭,發覺時巳被捆綁得不能反抗了。

在柬共組織裹,當權者既可無法無天,其行為又可高度保密,這些人便能夠為所欲為。貴敦這種罪行據說還是他的夫人向波爾布特告發的。可笑柬共對普通幹部、黨員,甚至民問的男女問題控制得十分嚴厲,男女間不得談戀愛,不得自由婚配,罪名是敗壞道德,違犯者都得問罪。男女婚配得由「昂卡」作主,但高級幹部任意淫亂,卻駭人聽聞,貴敦只是一個突出的事例。前些時,就在桔井城鄰近的三波縣,縣委書記由於別的罪名被整肅,但也查出他搞了四十幾個女人。

所謂「貴敦反黨集團」牽連很廣,高級斡部幾佔一半,連東北大區的書記也包括在內。桔井特區分管公安工作的密鞏,即前文跟老李談起周總理為柬埔寨華僑的命運擔憂的那位特區委,他在磅針大學時曾經是貴敦的學生,不久也被牽連喪命。最可憐的是整個北方大區各級機構的第一把手,都被殺害,連公社的社長也不能幸免,人數可能達好幾千人。這是柬共慣用的整肅方法,有點像中國封建時代「株連九族」的做法,所不同的是它按照被殺者的新、舊組織關係進行清洗,新的是指你現在的下屬,舊的是指你過去所發展的黨員。按組織線索殺下去。越是高級幹部,株連的人越多,所以也可以稱「按線株連法」。沒有被殺害的犯人家屬則投放在集中營或「寡婦村」裹管制。後來柬共的華裔高級斡部洞海老大爺被整肅,柬共黨華裔幹部大半是洞海大爺在二十年的秘密工作時期中發展起來的,跟著也被殺掉,就是這種政策的結果。

除了上述的大整肅大屠殺外,柬共在奪取政權之初就已著手消滅它心目中的敵人,即舊政權中的公務員、軍人,甚至知識份子,還有從金邊驅趕出來的「四。一七」新人民。至於農村中的富農、上中農、華僑小商小販,也被他們認為是剝削者,應該殺掉,這就叫「清理人民隊伍」,但次序有先有後,都屬於準備消滅者之列。

就是在一九七七年秋,由於「解放」已經兩年,公社集體化也已一年多,但物質缺乏,生活困難,情況越來越嚴重,農民間的怨言也越來越多。柬共除了整肅貴敦等大批幹部外,又把矛頭指向農村公社中的農民。

柬共認定:公社生產搞不上去的原因是由於階級異己份子的破壞,因此發起了一個聲勢浩大的「篩米運動」,作為「清理人民隊伍」的一個組成部份。篩米運動顧名思義,就是要把白米中的秕子、雜質篩掉。柬共說出了一句殺氣騰騰的名言:「有這些人不賺,沒有也不虧」。這政策把全國各地的屠殺行動推向新的高潮。這時人們遭遇到的不是慢慢挨餓而死,而是突然通知你搬家,把你帶到森林裹「敲」死。殺人用小斧頭或實心硬竹敲破腦袋,這是波爾布特的另一偉大創造,既節省彈葯,又不會驚動別人。

桔井地區的書記,這時還是由密依擔任,這個人是小學致師出身,在柬共中算是比較溫和的人物,對篩米運動沒有很積極推行,但也把各鄉各社的不滿份子陸續送去勞動營裹改造,並為此設立了很多「教育村」、「改造村」。這些村都設在密林惡瘴之區,不少人還是在疾病中死亡。我們公社裹就出現了受罰並被送去勞改的人,有的人一去就不再回來了。我們的陳德同志,神經不正常,在我們分散居住之前逃走了兩次,但他沒有路條,怎能逃得出柬共統治的天羅地網。他逃不多遠就被別鄉的民兵抓住,第一次被押送回來,第二次就被縣公安扣留住,我們怎麼交涉都沒效,後來就不見蹤影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