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4日 星期日

深深悼念薛世祺老师....(曾任歐)

四月廿七日,春雨迷濛的清晨六點鐘,一陣急促的電話聲,把我從睡夢中驚醒「曾老師嗎?我是國才。今早剛接到巴黎林成輝同學的電郵──我們專一班主任、大家尊敬的薛世祺老師已於昨安詳去,享年105歲。」我被這突如其來的噩耗,震得睡意全消了。連忙起床打開「端中十一屆同學通訊網」瞭解細節,察看有關訊息。
薛老師永遠離開我們了。失去如此一位慈祥仁愛的百歲恩師,我們心中感到格外哀傷、難過;整個週末浸於薛老師與我們數十年來深厚情誼之點滴追憶中。緬懷往事,前塵如煙,我薛老師結識始於1965年夏進金邊端華中學執教時,屈指一算,迄今已整整五十年,半個世紀矣!
1965年暑假過後,我受聘入端華中學擔任專修部文史教席,每週和薛世祺、張菁等幾位老師在一起備課。當時,我們年輕的幾位同事只有35歲左右;最年長的薛已55歲,足足比我們年長20歲,可當我們的師長。然而薛老卻非常謙虛客氣,雖然學識豐富,中文根基深厚,但他從不以此驕傲自大,唯我獨尊。我們有問題向他請教時,他總會耐心給我們解答,與我們相處得十分融洽。這對促進語文科的教學水平頗有好處。可惜,好景不長,1970年3月18日龍諾發動政變,推翻西哈努克王國政權,全國華文中小學於四月份統統被封閉。師生星散,各奔東西,一時間人心惶惶。端中教職員工幾個月沒有領到薪金,瀕臨斷炊境地。就在此危急關頭,薛老師聯合郭燕芝、許海幾位同事組成財務組,向校董會領取滯留金邊教職員工之薪金,然後按址分發給各人,直至學期結束。此舉為數百員工解決了生活危機,謝聲四起。
薛老師特別關愛同儕與學生。西貢「解放」不久,西堤越共軍警於1977年夏天一個月黑風高的午夜,分頭同時圍捕全城華文中學教師,以實行排華反華政策;頓時風聲鶴唳,草木皆兵。薛和我或因年老、或因病重住院之故而逃過一劫,倖免於禍。事後幾天,薛竟冒險騎自行車從僻街小巷,繞道來到我家後門探望我們;兩老相視無恙,竟相擁而淚下。交談片刻,便在「保重!」聲中匆匆握別。薛老此行動,教我夫婦倆永生牢記不忘!我與內廖如真曾於1994年夏及2000年兩度赴法國探訪旅居巴黎端中師生,兩次均蒙薛老熱情款待,並陪伴我們到訪五會館從早上九點到中午十二點連續三個小時。端中第八屆及第十一屆同學舉行歡迎宴會,薛老也全程陪伴出席。近三、四年來,他老人家幾乎每個月總要給我和內人寄來厚厚的信函,內含親筆信一封,叮囑我年事愈來愈高了,務須努力做養生運動,閱讀,勤執筆寫作,以免日後罹患老人癡呆症又介紹全國最長壽的老壽星之傳奇資訊,以及他老人家的詩文作品等,令我夫婦倆受益良多。如今,敬愛的薛老師悄然離開了,我們再沒有機緣收到老師惠賜的信函了,怎能不使我倆傷心難過呢?!
薛老師走了!遺愛人間,留芳百世。總結薛一生,有以下優點,堪稱華人後輩師表與典範,值得學習和發揚:
一、熱愛故國,熱愛故鄉。
二、熱愛中華文化,把他一生獻給印支三邦華文教育事業。
三、勤儉樸素,艱苦耐勞。粗茶淡飯,不煙不酒,絕無不良嗜好。
四、為人謙虛謹慎,熱心公益,樂於助人。
五、熱愛家庭,愛護家人,關愛學生。
薛老師走了!隔洋遙祭,未盡欲言,心中無限依依。
薛世祺老師:您完美、光輝一生,堪稱福蔭矣!願您一路走好!
安息吧!薛世祺(理茂)老師。尚饗!

曾任歐夫婦敬輓
2014年5月2日於加拿大愛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