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日 星期一

祈祷和平....( 连载 -38 ).... 林新仪

                                             第十一章         小楼昨夜又东风 ( 7 )
这一夜,在台湾大使馆的灯火通明中,他们美美地睡了一个香甜觉——战争结束后第一个和平觉。他们连梦都没做,睡得跟死猪一样。当然,每个人必须轮流站岗两个小时。二富说什么也不让灭灯,他说,在大森林里黑暗了那么多年了,今夜要好好享受一下在辉煌之中睡大觉的滋味。他把楼上楼下每个房间的灯全部打开,然后躺倒在大厅的红地毯上,没两分钟他就呼呼睡着了。

第二天拂晓,天刚蒙蒙亮,两部吉普车急驶而来,停在大门口。三清上尉从车上跳了下来。正值林祈平站岗,他赶紧从屋里跑出来拉开铁门。
那几个在铁栅栏门旁捆了一宿的倒霉蛋凄凉地哀求:“长官,饶了我们吧,长官……”。
三清斜睨了他们一眼,绷着脸大步往里走,身后跟着七八个安宁部的军人。
正在打呼噜的二富不知他是怎么听见汽车引擎声的,立即像猫一样敏捷地跳将起来,抓起身边的榴弹枪,推了一把旁边的彭子超,低声吆喝:“快起来。有情况。”
等三清他们步入大厅时,战士们已经精神抖搂的列队等候了。
“这是我的中队长。”三清向安宁部的军人介绍二富,“现在,这座使馆由安宁部接管。你们交接一下。限二十分钟。然后我们另有任务。”
“是!”二富简单介绍了昨天的情况,领着他们到楼内转了转,最后,指了指门口那几个小痞子说:“那几个狗…狗崽子由你……你们处置吧。私藏武器,聚众抢劫,你们看…看着办。”
为首的一个安宁部军人给三清签了一张纸条,就算交接完成。

吉普车载着他们在清晨寂静的马路上风驰电掣,直奔另一座神秘的豪宅——凤凰路82号。
当他们赶到时,已经有五六个Z30小团的越南战士在门口警戒着。这些战士看上去疲惫不堪,显然已经在这里值了一夜岗。
“有什么情况没有?上士。”没等车停稳,三清就着急地跳将下来,冲一个肤色黧黑的大个子问。
“报告首长,没有任何情况。”上士向三清行了个军礼,用标准的北越口音回答,“这是一座空宅,没有人居住。不仅这间别墅没人住,这一条马路上几乎所有的别墅都没有主家,只有少数几间留有看门人。”
“你们没偷着睡觉吧?”
“报告首长,我们连眼皮都不敢眨一下,您看看弟兄们,都睏得睁不开眼了。”
“很好。今天放你们一天假,但只准睡觉,不准外出。”
上士遗憾地啜了一下嘴。他叫武志魁,来自北越广平省一个偏远的农村,长期的田间劳动赋予他一付健壮的体格和一双粗大的手。他两年前应征入队,经过三个月的短训,整个新兵团随即被派遣到南方作战。
三清走上前去,使劲推了推厚重的大铁门,门从里边反锁着,没推动。他抬头看,门高约三米,顶部的法式铁花栅栏上还缠绕着几圈螺旋状的蒺藜铁丝网。看来这扇大门是从来不开启的。那它的主人又是从哪里出入的呢?而这位主人还是“一国之君”!要解开这个谜,只有打开这道神秘的沉默之门。
“谁爬进去?”三清环视一下战士们。
“我去!”郑志杰自告奋勇,他把枪交给贺云龙,摩拳擦掌,蹦了几蹦,将两只手的指关节按得噼哩啪啦乱响。
“你?傻冬瓜!”武志魁嘲弄地拍了拍郑志杰的一身肉膘,指指铁门上面,“瞧见了吗?那些带刺的铁丝网不把你这身冬瓜肉挂烂才怪呢。一边呆着去!看我的。首长,让我来。我有这个!”他向三清挥舞了一下手中一把美国军用多功能匕首。这种匕首是专为美军特种部队在热带丛林中作战而设计的,有七八种工具功能,它的刀尖有一个淬了火的勾,与固定在刀鞘端部的一个钢栓子配合,可以当钢丝钳使。这是前几天他在进军西贡的战场上缴获的。
“好。你上!”三清点点头。
武志魁紧了紧裤腰带,用牙咬住匕首,抓住铁门上的铁花往上攀爬。他的手非常有力,手背上的血管鼓得圆圆的,纵横交错。爬到头了,他想将一只腿从铁花的间隙中伸进去,但间隙太窄,腿进不去。他用两只大手握牢两根圆铁条,卯足了劲往两边拉,只听见他像熊一样从嗓子眼里发出一连串的低吼,圆铁条硬是被撑弯了,露出一个园弧形空隙,正好能将一条腿伸进去。他用腿勾牢了铁门,腾出两只手来,从嘴上取下匕首,三下五除二,就把铁丝网剪开一个大口子。不过,他的手臂上也留下几道被蒺藜铁刺划破的血印。
他成功了,跳进了别墅内。门太高,他重重地摔了一跤。他爬起来,拍拍臀部,憨笑道:“真他妈的疼!”然后走过去摸了摸那把已经锈迹斑斑的大锁,对门外一个战士说:“给我枪!”
三清立即取下腰间的K54式手枪,从铁花间隙塞了进去,“给你。”
武志魁接过手枪,拉开枪栓,朝大铁锁砰!砰!砰!连开三枪。清脆的枪声在清晨寂静的空气中廻荡,格外令人惊心。大锁被三颗子弹捣鼓成一团烂铁。大铁门终于吱扭——!吱扭——!洞开了。
别墅内显得颇为凄凉。草地已有段时间没有修剪了;院落中央的金鱼池水面飘浮着几许枯黄的花瓣,几尾日本锦鲤在水中孤独地游弋;横跨在鱼池上的古朴而精致的小木桥,扶手上新结了一层薄薄的蜘蛛网;只有那几株银白色树身的高大热带乔木在风中无忧无虑地摇曳,散发着沁人心脾的清香。
除了两名战士被二富布防在门口负责警戒之外,其他人都随三清上尉直奔那幢掩映在绿树丛中的,仿中国古代建筑风格的白色二层小楼。小楼前厅的铝合金茶色大玻璃门洞开着,门前狼藉散落着许多杂物、纸张,整个小楼的灯光全亮着。看来,主人是夜间仓皇出逃的,压根儿就没打算再回来。
“二富、志魁、子超,你们各带几名战士搜索各个房间。注意,不许损坏任何东西,否则军法处置!阿平,你跟着我。”三清边走边走下达命令。
这座二层小楼也有十多个房间,但是,它的内部装潢之富丽堂皇,绝非陈文香官邸所能望其项背。简直就是一座袖珍型的皇宫!一走入客厅,一股扑鼻的清香令人精神为之一爽。第一个映入眼帘的是头顶上悬挂着一盏巨大的豪华吊灯,其上镶坠着上千颗仿真宝石,将十几支蜡烛状的灯光折射得满堂璀璨、金碧辉煌。淡蓝色的高级泡沫墙纸闪烁着柔和的光。真皮沙发、茶几、小型酒吧架和所有的家具摆设样式都非常新颖,格调高雅,全出自德国工业设计名家之手。客厅地面铺设的蜡光锃亮的桦木地板,如今已没有了昔日的一尘不染,到处零星散落着许多亮闪闪的小饰物:钮扣、胸花、袖扣、领带夹、头饰等等,好像是主人家在出走时,有一个什么贵重物品的盒子掉落地上,盒子里的东西撒了一地,没来得及捡清就匆匆离去。这些散落的小饰物在灯光下闪耀着金灿灿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