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9日 星期一

祈祷和平....( 连载 -42 ).... 林新仪

              第十一章   小楼昨夜又东风 ( 11 )
林祈平踏入那间熟悉的卫兵房,发现贺云龙和郑志杰已经在里边坐着,还有江山、周昌盛、林殷盛和蔡豹四人。他们正热烈讨论着一件什么重大的事情。
“早就猜到你会来的。林妹妹。”郑志杰撅着肉乎乎的下巴,像个没牙的老太婆冲他嘿嘿直笑。
林祈平看着郑志杰的模样也乐了,“你们俩的腿还真快。子超和挺罡呢?咋没来?”
“来了。刚走。”显得很老成持重的江山拍了拍身旁的床,“坐下。喝杯茶。”
“那么着急走干吗?”林祈平坐在江山身边,端起一杯浓茶一饮而尽。
“子超去找他姐姐。挺罡陪他去了。”周昌盛说。他与彭子英同一年入区,而且还是同一个交通员护送的他们,从此便结下深厚的战友之情。他是彭子英的忠实追求者,俩人神恋多年尚无结果。
“他姐姐?”林祈平惊讶地问,“他姐姐从金边来了?”
“不是。他姐姐是越南‘华运’的人,一直在薄寮、芹苴一带活动,听说前两天回西贡来了,在‘华运’总部负责宣传工作。”
“哦。从来没听他说过他姐姐的事情。哎,你们刚才在讨论什么?那么热烈。”
“讨论回家呗。”林殷盛憨憨地笑着说。
“回家?太好了!”林祈平一拍大腿,情不自禁地朗声吟诵,“‘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什么时候走?算我一个!”
“恐怕回不去了。”周昌盛的声音很压抑。
“为什么?”林祈平脱口而出的发问连他自己都感到没劲。今天早晨的军事会议三清上尉已经透露了一些关于柬埔寨的情况,想必这里的弟兄也知道了,干嘛还要明知故问!
屋内的气氛很沉闷,没有人回答林祈平的问题,每个人心里都压着块沉重的石头。战争结束了,都想回去与亲人好好过日子,享受和平的阳光,可是那边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呢?
这时,走进来一个人,瘦高个儿,有点驼背,窝瓜脸上满是麻子坑,嘴角总是浮着不真实的微笑。他环视了一下屋里的战友们,阴郁地说,“谢风昨夜收到的情报,证实了金边正在发生很糟糕的事情……”
同志们的目光全盯住他,等他往下说。但他却没了下文,兀自点燃一支烟抽起来。他叫张越生,少尉情报官,本是堤岸一个家道殷实的华侨商人的儿子,1963年美国人推倒吴庭艳的政变时,父亲被无辜卷入,死于非命,悲愤之余便投奔了越共。随后他又被派往金边,一直在搞谍报工作。
“谢风的情报,可靠吗?”江山有点将信将疑。
“可靠。我们在那边的卧底内线,用专门的密码电报发过来的。”
“电报怎么说?”
“电文很短,只是说正在将全体市民疏散到农村去。”
“理由是什么?”
“说是怕美国人来轰炸。”
“轰炸个鬼!美国佬早就撤走好几年了。”脾气暴燥的蔡豹愤愤地咒骂,“母野狗养的红色高棉!不过是为了抢劫城里人的财产罢了。”
“你别胡说!”江山瞪了他一眼,“都是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军队,能干那种勾当吗?”
蔡豹快人快语,他朴素而简单的结论的确有点振聋发聩,但大家伙都不以为然,显然觉得过于武断、过于偏颇。尽管所有人对赤柬的所作所为都看不惯,不能认同,但如果将这么一个被他们崇拜得五体投地的中国共产党及其伟大领袖毛泽东高度赞誉,并冠之以“伟大的马列主义政党” 光环的新生革命政权,与土匪强盗光天化日下的抢劫行径相提并论,无论如何也是难以接受的。毕竟,他们是一群热血的爱国志士,他们所受的革命思想教育是完全毛式的,在他们心中,祖国是不容置疑的!马列主义是不可亵渎的!
“我不跟你抬杠。”蔡豹不屑地撇了撇嘴,又问:“乡下的情况怎么样?我最担心的是我的老爸,他老人家身体有病。”
“不知道。”张越生摇摇头。
“恐怕不仅仅是疏散民众吧。”林祈平忧心忡忡,他对红色高棉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感。
“我同意阿平的看法。”门外走进来一个穿便装的人。不论从长相还是从气质来说,他给人的第一印象完全是一个地道的商人。此人就是谢风,准尉情报官。1967年张越生被派往金边搞谍报工作时发展的第一个助手。那时的谢风,是一家出入口商行的顶梁柱,精通全部的进出口贸易业务,收入颇丰。他不会讲国语,但潮州话说得很纯正,柬语和越语更是无可挑剔。也不知道张越生用的什么“魔法”将这位天才商人给迷住了心窍,把他网罗入革命队伍中来,演变成了一个“越共间谍”。
“还有什么更新的情报没有?”周昌盛关切地问。
“说不清。”谢风坐下来,一边点燃江山递给他的烟卷,一边慢吞吞地说:“我们的内线好像出事了。第二份电报只发了几个字就中断了,再也联系不上。”
“哪几个字?”
“‘扬州十日’。”
“‘扬州十日’!”林祈平吃惊地叫道:“天哪!”
“什么意思?”郑志杰、林殷盛几个人着急地问。
林祈平茫然地摇摇头,极力思索着隐藏在这四个字中更深的含义。
这回倒是贺云龙主动来解答这个问题:“明朝末年,清兵入关,第二个皇帝顺治派大军南下,攻破扬州城后,大肆屠杀十天。历史上叫做‘扬州十日’。”
“你怎么知道的?”郑志杰为阿龙的历史知识感到惊讶不已。
“看武侠小说看的。”贺云龙淡淡一笑。他是个武侠迷,香港的梁羽生、金庸、古龙等名家的武侠小说他全都读过,你要是跟他谈论起什么金世遗、厉胜男呀,什么岳不群、令狐冲呀,他准会滔滔不绝,如数家珍。
扬州十日!扬州十日!——金边所发生的事情怎么会跟“扬州十日”联系起来呢?红色高棉到底干了些什么?沉寂。所有的人都默默无语,心如铅注。
“好了好了。”张越生打破沉默,故作轻松地安慰大家,“现在的情况还不明朗,也许是电文翻译错了。我想还不至于那么可怕。大家先别沮丧,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去。阿平、阿龙、阿杰,你们几个干什么来了?快走吧,执行你们的任务去。”
“希望真是电文翻译错了。”林祈平撑着膝盖,缓慢地站起来,黯然凝视着谢风的眼睛,“准尉同志,请再核实一下你的电文密码。拜托了。”说完,伤感地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