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1日 星期三

祈祷和平....( 连载 -43 ).... 林新仪

                                               第十二章  小狮子和他的王国 ( 1 )

堤岸的华文学校复课了。吴文贵重新回到他在闽安中学的教务主任岗位上,忙得晕头转向。林祈平找到他时,他正在主持一个教务工作会议,他请林祈平在办公室等他一会儿。
林祈平坐不住,便随意在学校里头到处走走看看,心情很不平静。十九年前,母亲曾在这里执教鞭、育学子,为堤岸侨社的文教事业辛勤耕耘,而今,父母亲到底在哪里?他们的境况如何?五年了,几乎没有一点消息。三年前,他曾听说二老在柬埔寨桔井省老解放区某地,但准确的地点不知道,是生是死亦无从得知,在那残酷的战争年代里,谁也说不准会发生什么事情。深深的思念如同游丝一般飘渺而没有着落。

慈母手中线,
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
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心草,
报得三春晖。

而如今却是欲归不得啊!这人世间何以会有那么多的无奈之事?他感叹之余,也只能默默为双亲祈祷,祈祷上苍保佑他们平安。
直到学校响起了放学铃,吴文贵才从会议室里走出来。他从食堂打了两份饭,端到办公室,只见林祈平正在饶有兴趣地翻看他摆在桌上的一本旧教案。
“阿平,让你久等了。真不好意思。”吴文贵将饭菜摆在办公桌上,“来,随便吃点。中午没人,咱们可以尽兴地聊。当年,你母亲也经常这样,中午不回家,在食堂吃完饭后就利用午休时间批改学生作业。唉,都快二十年了,真希望能再见到他们……”
“吴老师,这是您的教案吗?我怎么越看越眼熟呀?”
“这是你母亲当年做的教案,我全抄下来了,珍藏了二十年。现在,军管会让华校复课,我们又可以大张旗鼓地办华文教育了。这不,我又把它找出来,作为参考吧。”
“哦——。”母亲在金边教书时编写的教案林祈平是看过的,怪不得读起来眼熟。
“来来,吃饭。边吃边谈。”吴文贵将份菜中仅有的几块红烧肉夹到林祈平的碗里,自己只夹了一筷子炒空心菜,便大口吃起来。
林祈平心头一热。这个细节是多么熟悉啊。他不由得回想起在家里吃饭时母亲也经常这么做,但那已经成为遥远的回忆了。家的温暖与温情,拥有它时习以为常,只有长久地失去了家之后才会倍感珍贵。
林祈平吃饭的速度很快,这是在部队里养成的习惯,吴文贵刚吃了半碗,他已经咽下了最后一口,放下碗筷。“吴老师,给我讲讲西堤侨社的情况吧。还有越南‘华运’,听说还分成两派,是怎么回事?”
吴文贵略作思索,说:“前一个问题好说,后一个问题就比较复杂了。让我先理一理头绪再讲给你听。但是,公平交易,你必须先回答我上次提的问题。”
“什么问题?”
“你忘了?你先告诉我你父母亲到柬埔寨后的情况,你后来又是怎么跟他们分开的?怎么参加的越共?”
“好吧,成交。”
林祈平笑了笑,端起吴老师给他倒的一杯白开水喝了一口,用手指头捋了捋浓密的头发,缓缓拉开记忆的大门……。

发源于中国云南的澜沧江,尤如一匹桀骜不驯的烈马,呼啸奔腾穿过奇诡险峻的横断山脉,却摇身一变,变成了像少女般妩媚多姿的湄公河。她温柔地流淌过以毒品闻名世界的“金三角”地带,作为泰国与老挝的国界河蜿蜒而下,走了一大段路程之后,悄悄弃泰国而去,从老挝的南部笔直往南插,穿越了一个版图形如马蹄状的、美丽迷人的小国,最后在越南的南端留下了一大片肥沃富饶的三角洲,才心满意足地注入南中国海。
这个美丽迷人的马蹄状小国,面积只有十八万一千平方公里,却因拥有世界七大古迹之一的吴哥窟而闻名遐迩,她就是柬埔寨。
柬埔寨——这个充满神秘色彩的文明古国,你可知道她拥有三千六百年以上的悠久历史?公元一世纪,作为一个国家形态出现的古柬埔寨称之为扶南国。据中国古籍《晋书》以及后来的《南齐书》和《梁书》记载,扶南国最早的君主是一位名叫柳叶的女王。有一天,一个名叫混填的外国神巫飘洋过海,来到了扶南,以他的法术和魅力征服了柳叶,并娶她为妻,当上了国王。混填的王气极盛,子孙相传数代,扶南国日益强大,不但兼并了邻近的各个部族,还从海道向马来半岛扩张自己的势力。到了公元三世纪,扶南国进入了一个鼎盛时期,她的领土包揽了整个印度支那南部,国力强盛,雄踞于东南亚。
然而,盛极必衰乃千古定律。在其后的一个世纪里,扶南国陷入了分裂和内乱之中。直至公元四世纪末五世纪初,一个名叫乔陈茹的印度婆罗门远涉重洋来到扶南,他带来了印度宗教的巨大号召力,从而被民众推举为新的扶南王。婆罗门本是印度古代的僧侣贵族,居于四瓦尔纳(即种姓,为印度特有的社会阶层结构)的首位,世代以祭祀、诵经、传教为职业。他们掌握教权,垄断知识,享有种种特权,是当时社会精神生活的统治者。乔陈茹在扶南称王之后,运用高超的政治手腕,结束了扶南国一百余年互相倾轧的动乱,将古柬埔寨的历史引入了一个新的时期——印度文化产生广泛而深刻影响的时期。在这个时期里,婆罗门教(即现今的印度教)被确立为扶南的国教,婆罗门成为了扶南的统治势力。
与此同时,2500年前诞生于古印度的另一大宗教——佛教,也源源不断地传播到扶南,它的“以善为本”的宗教教义以及关于宇宙真谛的深遂思想在下层民众中广为流传,赢得了广大的信众。公元五世纪末到六世纪初,扶南成为了东南亚的佛教中心,这一宗教传统一直延续至今。
乔陈茹王朝的扶南,其版图更为广阔,除现今的柬埔寨国土之外,还囊括湄公河下游大片的三角洲以及湄公河东岸一大部份地区,社会经济空前繁荣。在此期间,古柬埔寨的文化以一种开放的姿态,大量吸收外来文化的精华,尤为重要的是,婆罗门教和佛教的先后传入,它们的神话史诗和独特的神学艺术在民间广为传播、渗透,在大众的生活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柬埔寨的文字也从古印度梵文中脱胎而出,逐渐臻于完善。这一时期的文化,为后来著名的吴哥文化奠定了厚实的基础。
公元六世纪初,乔陈茹王朝由于统治阶层内部的争权而走向衰落。与此同时,另一个生活在北部的曾经弱小的高棉族却兴旺强盛起来。六世纪中叶,高棉族建立起自己的国家,并在公元六世纪末七世纪初战胜了扶南,统一为高棉王国。这个王国,在中国的古史籍记载中将其称为“真腊国”,她的国王名叫拔婆跋摩,之后又传位给其弟质多斯那。这两位很有作为的君主可谓是高棉民族的开山鼻祖。
到了八世纪初,真腊王国又起内讧,国家再度陷入分裂。南部爪哇有个夏特拉王朝趁机举兵来犯,占领吞并了真腊。之后便是长达数十年的外族统治。直至公元八世纪末,高棉的土地上演绎了一幕与中国春秋战国时期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的千秋史话极其相似的故事:一位被爪哇人虏去当奴隶的前王室王子,历经磨难逃跑出来,他回到自己的祖国,领导高棉民族同爪哇占领者进行了长期艰苦卓绝的斗争,终于摆脱了夏特拉王朝的统治,重建了高棉王国。这位王子,就是柬埔寨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阇耶跋摩二世。他重建高棉王国后,建都吴哥地区。虽然后来的几任国王曾数次迁都,但都在吴哥王城附近。吴哥地区,作为王朝的国都,一直延续至1432年,有六百多年的历史。这个时期的柬埔寨疆土辽阔,一派太平盛世,被史学家称之为吴哥王朝,它创造了一种完全可以同当时世界上最优秀的文化相媲美的独特的文明——吴哥文明,堪称是高棉王国历史上最为灿烂辉煌的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