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6日 星期一

祈祷和平....( 连载 -44 ).... 林新仪

                                        第十二章  小狮子和他的王国 ( 2 )

公元1432年,来自泰国的暹罗人由西北部入侵高棉,攻陷古都吴哥。高棉人遂向南迁移,两年后定都金边,直到现在。但暹罗人并没有长驻,他们因自己国家发生内乱而匆匆退去。吴哥古城从此废弃荒芜,人迹罕至,渐渐湮没在莽莽原始森林之中。

    在后来的几个世纪里,勤劳善良的柬埔寨人民在自己美丽的家园里休养生息,与世无争。而老天爷也似乎特别关照这个虔诚的小佛国,年年赋予它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加之土地肥沃、物产丰腴,高棉王国自得其乐数百年,国王无为而治,人民安居乐业。其实,这种近乎于自然形态的自给自足农业经济并没有什么不好,至少不会产生环保方面的问题。
直到19世纪中叶,法国殖民者用枪炮裹挟着西方的现代文明闯入这个古老的佛之国度时,高棉人民仍然以宽容的、友善的胸怀接受了他们。柬埔寨从1863年开始沦为法兰西共和国的“保护国”。
与越南人用铁与血去进行暴力抗争的方式截然相反,柬埔寨人从王族到平民,都在以一种温和的姿态去与法国人相处。平心而论,法国人绝非凶残无道的暴君,受了上千年佛教思想薰陶的高棉人也不是好勇斗狠的民族,但这并不等于说他们不渴望民族自主、国家独立。他们选择的是一条忍辱负重、曲线救国之路,他们崇尚和平,憎恨暴力,他们凭着坚韧的意志,最终以非武力过渡的方式从法国殖民者的干戈中争取到了独立自由的玉帛。而这一时期最卓越的领袖人物,就是现今在柬埔寨乃至整个世界政坛上都享有极高威望的西哈努克国王。

历史老人的脚步匆匆走到了二十世纪。19221031日的酉时,座落在湄公河的分支——洞里萨河畔的金边皇城,在落日的余晖下显得格外的金碧辉煌,高高耸立的主皇宫尖塔上的佛铃在和风中轻快地摇曳,奏出阵阵清脆悦耳的丁冬声。今天的铃声特别的动听,仿佛在向人们诉说一件喜庆之事——诺罗敦·苏拉马里特亲王和西索瓦·哥沙曼公主的独生子呱呱落地了!这孩子长得虎头虎脑的,哭声特别洪亮,他的外祖父、当时的国王西索瓦·莫尼旺陛下高兴得手舞足蹈,笑得合不拢嘴,请匆匆赶到的孩子的祖父、诺罗敦·苏他罗亲王给起一个好听的名字。这位苏他罗亲王是位博学之士,精通巴利文和古印度梵文。他沉吟片刻,提笔写下了几个字:诺罗敦·西哈努克。
国王陛下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苏他罗亲王掂着胡须微笑道:“‘西哈’,是佛教经典中描述的古印度一位有着传奇经历的王子的名字,意为狮子;‘努克’是小的意思。”
“好!”国王陛下高兴地一拍大腿,“西哈努克!小狮子!小狮子!西哈努克!太妙了!”
在场所有的王族成员都热烈地鼓起掌来,祝贺王国皇宫中又多了一个强壮的小生命:西哈努克——小狮子!掌声中,孩子却握紧小拳头美美地睡着了。
国王想起了什么,又高声喊道:“达翁法师。达翁法师呢?”
一个模样古怪、身着法师大袍的老头儿,拄着一根像他一样古怪的棕黑色法杖,步履蹒跚来到跟前,双掌合什,毕恭毕敬道:“国王陛下,我在这里。陛下有什么吩咐?”
“请你给我们的小狮子卜一卜星相吧。”
“陛下,我已经卜出来了。”
“请讲。”
“请陛下允许我讲真话。”
“讲!赦你无罪。”
“我们的小狮子有朝一日会登上王位,统治整个柬埔寨。他的一生将是无比非凡的!他拥有足以战胜一切想要毁灭他的敌人的坚强意志,他必将能够经受所有的严峻考验,渡过一切艰难和险境,最终带领我们的国家走向辉煌!”
西哈努克的父母亲大惊失色,声音都发颤了,“达翁法师,您…您可别乱说……”。
“哈哈哈……”莫尼旺国王朗声大笑,“你们不要惊慌嘛。达翁法师说得好!说得好呀。我们的小狮子真是吉星高照啊,但愿他长大以后不要辜负上天的期望。佛祖会保佑他的。”
克玛林王宫在金色的夕照中显得格外的庄严,佛铃仍然在风中摇曳,悦耳的铃声飘向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