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7日 星期二

祈祷和平....( 连载 -45 ).... 林新仪

                         第十二章  小狮子和他的王国 ( 3 )

小狮子很快就长成一个英俊的少年郎。他十四岁那年被王室送到南越西贡一家法国人创办的、著名的贵族学校沙士鲁·罗巴中学去读书。他的父亲苏拉马里特亲王就是在那所学校接受了良好的法国式教育,有很高的文化艺术素养。在此之前,小狮子是由他的曾外祖母巴特夫人进行启蒙教育的。巴特夫人虽已年逾古稀,但精神矍铄,她倾尽平生所学去培育小狮子,向他灌输西方资产阶级上流社会的各种文化传统和贵族礼仪、佛教精深博大的世界观以及做为一个英明君主所应具备的种种优秀品德。这一切教诲,都对西哈努克后来曲折坎坷的从政生涯起着极为深刻的影响。



西哈努克在沙士鲁·罗巴中学读书的五年期间,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战从酝酿到爆发的年代,整个世界陷入了战争的瘟疫,人类疯狂地自相残杀。欧洲大陆被希特勒的坦克肆意辗压,亚洲各国则被日本天皇的恶魔士兵野蛮蹂躏,就连曾经骄横一时的法兰西竟然也跪倒在德意日轴心的铁蹄前俯首称臣。1941年,日本帝国的追随者泰国亲日政权举兵进犯柬埔寨,法国——印度支那联军将其击溃。但是,作为胜利者的法国贝当政府却在强大的日本军国主义的淫威下懦弱地屈服了,与战败者泰国签署了一项不平等条约:擅自将柬埔寨的马德望省、暹粒省、磅同省的全部以及上丁省、菩萨省的一部分割让给泰国,这可是高棉王国三分之一的国土啊!一向宽容温顺的莫尼旺国王忍无可忍了,庄严发表声明,拒绝承认这个强横霸道的条约。这位曾在法国受过正规军事训练的老国王经受不住如此的奇耻大辱,一病不起。
消息传到西贡的沙士鲁·罗巴中学,所有的高棉籍学生臂带黑纱,举行“国丧”。西哈努克以王族的身份参与组织了这次爱国行动——这是他平生第一次参加政治活动。从此,他便以一个爱国者的形象步入政坛。
蒙受屈辱的老国王病危了!西哈努克从西贡赶回来,到卜哥山的皇家别墅看望即将油尽灯枯的外祖父。
老国王轻握着他最疼爱的外孙的手,断断续续地说:“我的…小狮子,…你要顺从…上天的旨意,我将…高棉王国…托付给你了……”。
西哈努克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1941415日凌晨,莫尼旺国王驾崩了!
按照柬埔寨王室的规矩,王位并不世袭。国王必须由王位最高委员会选举产生。这个委员会由王国政府首相、佛教大乘小乘两大分支的和尚王以及婆罗门教的最高领袖组成。然而,自从老国王卧病不起,法国当局就已经内定了王位继任者的最佳人选——西哈努克。法国人认为他很听话,受的是正宗的法国教育,王族血统也很纯正,再也没有别的人比他更适合当国王了。于是,王位最高委员会便走一下形式,奉命表决通过。
那一年,西哈努克刚满十九岁。
经过星相大师的占卜,新国王登基加冕仪式的日子选定为19411031日——正是西哈努克的19岁生日。在此之前,他已经在国王的宝座上主理国家政务半年有余了。这半年来,除了为先王举行隆重的国葬之外,他还主持了各种世俗的和宗教的仪式,祭祀祖先,祈祷国泰民安。那时的柬埔寨,还没有外交独立权,因此他不能接受外国元首们的祝贺,但他的许多朋友、母校的同学、法国政界人士、民族主义团体的活动家,都纷纷前来拜谒他,他均以平等的姿态以礼相待,赢得一片赞誉。此外,他还接受了法国当局派到他身边协助摄政的三名高级军政要员。羽翼尚未丰满的他需要不断学习,学习政治、学习经济、学习军事,还有他最喜爱的法国马术。他崇尚法国文化,像海绵一样拼命吮吸着对他从政有所裨益的任何知识。这个时期的西哈努克,是一头在法国人眼里极其驯服听话的小狮子。
加冕典礼盛况空前!新国王身着传统的民族服装,由皇家仪仗队护送,在金边城内各主要街道巡游。巡游过程不断变换着乘坐之物。先是站在法国最新式的高级敞蓬轿车里接受民众的欢呼,然后换乘皇家专用豪华五乘帝王车辇,接着再改骑一程象征神物的白象,最后是跨上他平日最锺爱的坐骑——一匹法国人赠送的名叫欧百里香的纯种阿拉伯马,回到皇宫。巡游队伍长达二千多米。新国王的前后左右簇拥着十九顶黄罗宝盖,宝盖后面跟着载歌载舞的皇家民族乐队和民间舞蹈队,接着是文武百官、身着金丝绒服装的青年侍从队、雍容华贵的王公贵族、珠光宝气的公主和嫔妃们,然后是皇家骑兵和武装力量方队、来自各省的高棉人代表团、少数民族代表团、以当地华人华侨为主的外国侨民代表团等等。意气风发、踌躇满志的西哈努克,就在这样一种载入史册的辉煌壮观之中踏上他坎坷的从政之路。
加冕典礼从上午十时开始一直持续到下午六时许,全城沸腾,普天同庆。天色渐黑了,还有最后一个压轴仪式。略加休息的年青国王在内阁官员的簇拥下登上皇城大门楼。皇城大门楼面朝湄公河与洞里萨河交汇处的四臂湾,它脚下的大型广场是专供升国旗和群众举行盛大集会的地方,如今正聚集着成千上万的民众,他们焦急地等待着,等待着那庄严的一刻。黑暗之中,新国王接过达兰法师递过来的火炬,亲手点燃了十九支象征勇敢与胜利的巨型蜡烛。当十九枚明亮的火焰相继燃烧、跳动起来的时候,广场上顿时欢声雷动,“国王万岁!国王万岁!”的呐喊响彻云霄。西哈努克平生第一次感受到人民如此狂热的拥戴,他的心在激烈跳动,血液在脉搏里狂奔,要为自己的祖国和人民奋斗终生的崇高情感融化了他整个身心,作为一个政治家,他在这一瞬间成熟了。


然而,正在这群情激昂达到最高潮的时刻,一件令人沮丧的事情发生了:一股狂飙倏地从某个黑暗的角落里拔地而起,席卷起滚滚尘埃,张开大嘴无情地吹灭了十一支溢满了欢乐之泪的蜡烛。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令西哈努克大惊失色,不知所措!广场上的群众立时安静下来,人人面面相觑。这阵风来得太邪乎了,是吉?是凶?谁说得清?所有的人都惶恐不安起来。

正当所有的官员都尴尬万分之际,皇城大门楼上霎时灯火通明、流光溢彩,黑暗的迷雾被驱散了。机智的典礼仪式主持人及时扭转了形势。随着一阵阵轰鸣声,一枚又一枚烟花拖着长长的火焰尾巴摇晃着窜入沉沉夜空,绽放出绚丽璀璨的万紫千红。人们很快就忘记了那阵怪风,又继续狂歌劲舞,直至子夜凌晨。可是,西哈努克却已兴趣索然,他郁郁不乐,借故悄悄离去。他回到寝宫,立即召达兰法师入宫谒见。
达兰法师是达翁法师的继承人。他的师父已经去世多年。达兰除了得到师父的衣钵真传之外,还承袭了那根据说是所有法力之源的、模样稀奇样古怪的棕黑色法杖。
“今夜的风,吹灭了象征我生命的十一支蜡烛,是怎么回事?还请法师明示。”西哈努克忧郁地问。
“这风……”达兰法师沉吟片刻,小心翼翼地说,“虽不吉祥,但也无甚大碍。陛下降生之日便吉星高照,命中自有贵人相助,陛下勿忧。佛祖将保佑您平安渡过一切灾祸。”
西哈努克凝重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些,他伫立窗前,遥望深邃的夜空中那些数不清的星星,陷入沉思之中……。
然而,达兰法师心里很清楚,这股邪恶的风,不是一次吹灭十一支蜡烛的,而是先吹灭两支,接着再吹灭九支。这是上天的启示,预示着二十九年之后将有一场巨大的灾难降临,这个国家和她的人民将在这场灾难中饱受戗害、生灵涂炭!但是,他又怎么敢泄露天机呢?这是小狮子和他的王国命中注定要经历的厄运,天命不可违啊!他黯然退去。
若干年后,达兰法师便告老还乡,归隐山林,无人知其所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