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7日 星期二

祈祷和平....( 连载 -46 ).... 林新仪

                        第十二章  小狮子和他的王国 ( 4 )

体恤民情、亲和民众,是西哈努克一贯的施政风格。而这一优良风格的形成,却是初始于他身边的法国驻柬高级专员哥蒂艾先生的建议。哥蒂艾虽然总是以一个长者和宗主国的身份自居,对新国王颐指气使,但他的许多关于治理国家的建议却相当富有建设性。西哈努克并非言听计从的傀儡,而是择其善者而从之,既维护了一个国王的尊严,也适当保持了与哥蒂艾的私人友谊。新国王登基不久,哥蒂艾便为他制定了一个视察全国各地,并到印度支那各国进行友好访问的计划,以培植他的个人威望。西哈努克认为这个计划很棒,便欣然采纳。他在视察过程中,经常不辞辛苦深入到偏僻地带和贫瘠山区,以施舍的方式向当地的僧侣和下层劳苦大众发放大米、食盐、布匹、西药等生活必需品,济贫救苦,因而深得民众的爱戴。他每到一处,老百姓皆奔走相告,成群结队夹道欢迎,许多老人和小孩匍匐在他的脚下顶礼膜拜,他总是双掌合什,谦逊地还礼。他憨厚的微笑和真挚的情感产生了无比强大的亲和力,所有的人都以能一睹国王尊容为三生之幸。他的声望迅速上升到顶点,历代国王都不能企及。他从政数十年,一直保持着这一深入基层的良好习惯和施政作风,从而使他在人民中的威望像高山一样永远不可撼动。即使是在三十多年后赤柬的“黑色恐怖”暴政统治时期,战战噤噤苟且偷生的老百姓仍然偷偷怀念着他们的“元首父亲”,“西哈努克”这个名字始终是他们枯槁的心田里一盏不灭的明灯。 

194112月,怯懦的法国贝当政府向纳粹德国举起白旗,摇尾乞怜,为了表示对轴心国的“效忠”,还将在其铁翼下“保护”了近八十年的柬埔寨拱手相让给日本。但是,小日本的战线拉得太长了,力不从心,虽然得到了垂涎已久的柬埔寨,却又无力管辖,于是就很“大度”地让法国人继续保留行政上的统治权,形成法、日共管的微妙局面。另一方面,日本人却又在努力寻找、培植一个高棉民族的败类作为他们的过河卒,这个人就是恶名昭彰的痞子政客山玉成。
同样是194112月,猖狂不可一世的小日本偷袭珍珠港得手,却将美国巨人给炸醒了。美国人曾几何时吃过这样的亏,怒不可遏的罗斯福总统加入了同盟国的行列,向德意日轴心宣战!第二次世界大战从此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太平洋战争爆发。
两年之后的1943年,日军在太平洋的中途岛遭受重创,美军乘胜追击,不断增强在太平洋战场上的军事打击力量。而后的两年,战略主动权发生了转移,日军处处被动挨打,日本列岛周围的前哨岛屿一个个被美军攻占,日本驻军被大批的歼灭。在东南亚,盟国军队也在缅甸取得辉煌胜利,日本侵略军被赶到泰缅边界一带。曾仰德意日轴心之鼻息的泰国见势不妙,便悄悄向盟国靠拢。日本人震惊了,泰国小兄弟既然已经靠不住,他们在东南亚的军事存在就会直接面临盟军的威胁和打压,必需要有一个新的牢固的战略基地取代之。于是,在二战即将结束的19453月,日军在柬埔寨发动了一场军事政变,解除了法国人的武装,直接控制柬埔寨。
194539日傍晚,日军对法国人发动突然袭击,双方军队在金边城内激烈交火。日本人的武士道极其凶残,法国人岂是对手?结果是法国士兵喋血街头、尸横遍地,日军迅速控制了局势。西哈努克事先已经得知日本人要发难,一听见枪声,立即按法国专员事先做好的安排,慌忙乘一辆平民的汽车逃出王宫,直奔专员官邸避难。但是,走到半路,他左思右想,觉得自己一个人逃跑太怯懦了,尚留在宫中的父母亲和妻儿怎么办?会不会遭日本人的毒手?身为儿子和丈夫,他有责任保护他们!于是,他命令司机返回王宫。
然而,王宫已经被日军团团围住。汽车驶近王宫时,西哈努克从车内远远望见日本鬼子正在命令他的皇家卫队缴械投降,心中悲愤不已。王宫是回不去了,他茫然不知所措。这时,司机机警地一扭方向盘,拐了个弯儿,将国王送到附近的巴东·瓦岱寺院里去。
巴东·瓦岱寺是金边城内最大的寺院,也是全国小乘佛教的中心,它的住持达高乌大法师正是小乘教派的和尚王——高棉王国王位最高委员会的成员之一。
这一天傍晚,达高乌大法师给众弟子讲完经课,正盘腿静坐,闭目养神,寺院外面爆炒豆般的枪声也没能打破他的入静。突然,他圆睁双目,紧蹙眉头,对身旁的几位护法僧说:“不好!国王有难。你们快随我出去迎接。”
大法师率领诸弟子赤足走出经堂,来到供奉佛祖的大雄宝殿跟前那株百年老菩提树下,只见神情沮丧的西哈努克正迎面走来。
大法师双掌合什,颔首道:“国王陛下,您受惊了。”
“大法师,打扰您了。”西哈努克合掌还礼,声音有些哽咽,“我……已经走投无路了……”。
“不然!路就在您的脚下,尊敬的国王陛下。请佛堂一叙。请。”
佛堂上,年青的国王与达高乌大法师及众僧人盘坐在佛祖释迦牟尼的金身塑像脚下。
“弟子参拜佛祖。”西哈努克向拈花微笑的释迦牟尼顶礼膜拜,目噙泪光,无限伤感地说:“佛祖在上,弟子如今已是一个亡国亡家之君了,不如就在此落发为僧,日夜侍奉佛祖罢。”
“此话差矣。陛下。”大法师微笑着摇摇头,“高棉王国是尊崇佛祖上千年的国度,她永远不亡!陛下是高棉王国的国君,不可因一时的挫折而心灰意冷。佛祖赐予您的智慧定能帮助您渡过所有的灾难。陛下的确与我佛有一段缘,必定要在此落发为僧,但不是现在。有朝一日,劫数过去,国运回升,您再来此剃度,出家修行一段时间,以报答佛陀的无量功德。”
“我遵佛祖之旨便是。”
这一夜,西哈努克恭听达高乌大法师宣讲佛法,顿悟了许多治国治民的道理,青灯相伴,毫无倦意,直至天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