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3日 星期一

祈祷和平....( 连载 -47 ).... 林新仪

                     第十二章  小狮子和他的王国 ( 5 )

第二天,日军驻柬司令官派人找到了西哈努克,“请”他移驾回王宫继续当他的国王,并要求他立刻宣布国家独立,废除1884年签订的法柬条约,脱离法国的保护。随后,又给他派了一名“高级顾问”久保田少佐,替他“安排”一切事务。原来西哈努克身边的法国顾问和专员们自然都被日本人关的关、杀的杀,全部“妥善处置”掉,一个不剩。
紧接着,长期流亡日本的马前卒山玉成风风光光返回金边,在久保田的“大力举荐”下进入政府内阁担任要职。卒子一旦趟过河,就要横行无忌了。山玉成在其日本主子的操纵和导演下,在柬政坛上兴风作浪,清除异己,安插了一批亲信掌管各个要害部门,实际上已经将国王架空。

194589日深夜,在日军的坦克和部队全力支援下,山玉成的打手们荷枪实弹包围了王宫,发动了一场逼宫政变。国王和他的父母亲从睡梦中被唤醒。西哈努克在暴徒们的剌刀威逼之下签署了一纸早就拟好的“诏书”,主要内容是:解散现内阁;任命山玉成为新首相,重新组阁;国王今后不再主持内阁会议,不得干政。
五天之后的1945815日,被两枚原子弹炸懵了的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刚刚登上首相宝座的政治小丑山玉成还没有从“胜利”的欢乐中清醒过来,就如同一只断了线的风筝,找不着北了。
19458月下旬,英国军队会同尼泊尔的廓尔喀部族士兵开入柬埔寨 ,以战胜国的身份收缴日本侵略军的武器,其司令官格雷西上校礼节性地拜访了西哈努克国王,并向他赠送了一把日本军刀,作为战争结束的历史性纪念物——柬埔寨现代史上短暂得仅有五个多月的抗日时期就这样戏剧性的结束了。
与此同时,法国空降部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占领金边,将山玉成一伙一勺烩,统统抓起来关进了西贡的志和大监狱。此时的法国军队已不再是懦弱的贝当政府的军队了,而是反纳粹英雄戴高乐将军领导的武装力量。
法国重返柬埔寨。随后又重返越南和老挝。印度支那三国重新回到法国的铁翼之下接受“保护”!

然而,曾经战乱沧桑的西哈努克已不再稚嫩,他深切感受到国家不独立、任人宰割奴役的苦痛,尽管将他从小日本的铁蹄之下解救出来的法国人承诺将给他的国家以更大的自治权,但他却义无反顾地大声抗争:“不!我们需要的是独立!”
二战结束后的年代,是民族独立风起云涌的年代。法国的贝当政府在二战期间不但没有“保护”好自己这位小伙伴,还曾将他先后出卖给了泰国和日本,法国人是问心有愧的。为了弥补前任政府的无能与卑怯给这个国家和她年青的国王造成的锥心伤痛,战后法兰西的新总统费利克斯·吉安授意驻柬法军司令官勒克莱尔将军代表法国与西哈努克国王签署了一项临时协议,协议约定:1953119日之前,暂由法国负责柬埔寨的国防事务;之后,法国军队及其指挥部将撤出柬埔寨。
这是法国人作出的一次重大让步,也是小狮子和他的王国为争取民族独立迈出的坚实一步。临时协议签署后,柬、法两国关系恢复到战前的友好与融洽。西哈努克应邀出访法国。吉安总统以最高的外交规格迎接他,给予他一个真正的国王才能享有的礼遇。
西哈努克在法国访问期间最重要的活动之一,就是拜访他最敬仰的戴高乐将军。那时的戴高乐虽然在野,但他却是法国人民心目中的民族英雄。当年贝当政府向希特勒德国屈膝投降时,他却在英国伦敦组建了法兰西军团,扛起了抵抗运动的大旗。这位身材魁梧的盟国将军颇为赞赏这个年青国王柔中带刚的民族气节。两位政治家意气相投,惺惺相惜,只恨相见太晚。西哈努克的母亲大感欣慰,她认为这是上天的安排,因为二人同属一个星相:黄道十二宫的天蝎座。

1947年的6月,西哈努克国王选择了雨季中一个礼佛还愿的日子,不带任何随从,独自一人来到巴东·瓦岱寺出家修行。达高乌长老亲自为他剃度。在悠扬飘渺的佛号与诵经声中,长老手中的剃刀削去了国王一头曲卷的黑发和浓浓的眉毛,然后给他披上一件黄色的袈裟。从此,他便与别的和尚一样,每天都光着脚板走在被烈日炙烤得发烫的柏油马路上,挨家挨户化缘,过着吃布施食物的苦修生活。王宫里的侍卫大臣怕他苦坏了尊贵的身体,派人给送来许多珍馐美馔,皆被他轰走。他对佛的虔诚,更使全国的老百姓对他崇敬得五体投地。在暮鼓晨钟、古佛青灯之下,他摒弃一切尘世杂念,潜心修研佛法,达到了一个相当深的造诣,为他后来提出的佛教社会主义理论奠定了思想基础。
三个月之后,西哈努克还俗了,带着佛陀的智慧和子民们的厚望,重返王宫的金銮殿,继续执掌国家的命运。他从此得到一个雅号:“和尚国王”。
正是在这一年,这位和尚国王开始强硬起来。他在自己二十五岁生日的酒宴上拒绝使用法国专员卢贝先生特地为他起草的答谢词,竟堂而皇之朗读起自己写的《宣言书》,向前来祝贺他的生日的各国政要和高官大员们大声宣布:“我现在明确无误地告诉诸位,高棉人民需要的是独立!请不要为我们担心,柬埔寨一旦获得独立,绝不会出现混乱和停滞!我们的明天将会更美好!”
法国当局深感震惊,朝野上下皆为这位国王的爱国勇气和胆略所折服。他们做出的第一个姿态,就是要求泰国向西哈努克归还在六年前由于贝当政府向日本屈辱妥协而擅自割让的柬埔寨马德望省及其它领土。为了洗刷自己曾经媚日的恶名,泰国很爽快就答应并兑现了,借此表示要痛改前非,以求得同盟国的谅解,争取早日加入联合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