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6日 星期四

祈祷和平....( 连载 -50 ).... 林新仪

                            第十三章   比干的后代 ( 2 )
“有太阳的地方就有华人,有华人的地方就有中华文化”——这一优秀传统因其有着厚重的五千年历史文明积淀而具有极强的渗透力和凝聚力,它同样在柬埔寨的华侨华人社会中产生强大的作用,并以其特有的“润物细无声”的方式,在当地人的社会生活与文化传统中扎根,既友好地融合又保持着自己独具特色的民族风格。
柬埔寨华侨华人社会的文化事业形成气候,要比南越西堤的华人社会晚得多,但是,由于得益于政局的稳定和政策的宽松,加上大批受西贡吴庭艳政权迫害而漂泊到柬埔寨来的堤岸侨界爱国进步文化人士的催化与推动,得以蓬勃发展,后来居上,渐渐成为东南亚各国华人社会的佼佼者。

1940年,一位名叫邝鲁久的华侨文化人在金边创办了柬埔寨第一份华文报纸《播音臺》,结束了在此之前柬埔寨华侨只能从邮局订阅西堤的华文报纸的历史。随后,邝老前辈又创办了金边第一所华文学校,取名为“华侨中学”。虽名为“中学”,其实只有小学部,但它毕竟是第一所。华侨中学后来因财力不足而濒临倒闭,金边的潮州会馆理事会开了一天的会,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出资收购这所华文学校,并将它更名为“端华中学”。

端华学校的第一任校长是一位抗日爱国志士,名叫郭殿宝。郭先生原籍广东潮阳县南阳乡,出身名门世家,在汕头市读完高中后便飘泊到泰国曼谷,投身于华侨教育事业。郭先生的翩翩君子风度和博学多才深得当地侨界长者的赏识,被礼聘为曼谷华侨创办的新民学校校长。

不多久,抗日战争爆发,广大海外华侨尤其是东南亚的华侨义愤填膺,誓与祖国共存亡,从殷商巨贾到打工阶层无不同仇敌忾,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人出人!大批热血青年纷纷返回祖国参加抗战,留下的侨胞则发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献金运动。当年,东南亚各国的华侨有千余万之众,更兼有一批像陈嘉庚先生那样的深明大义而又实力雄厚的巨富,他们持续不断的献金,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当时的国民政府抗战经费短缺的困窘。

在这场伟大的献金运动中,郭殿宝所领导的新民学校成了曼谷华侨抗日救亡的重要阵地,大批大批的捐款从泰国各地汇集到这里,登记造册,然后通过秘密渠道转回国内移交给国民政府。但是,当时的泰国奉行的是亲日媚日路线,抗日活动是被严禁的,曼谷军政权很快就知道新民学校的事情,出动军警突击搜查,然后封掉了学校,并将郭殿宝和另两位校委会负责人逮捕,投入大狱。

当年的曼谷监狱简直就是一座人间活地狱,生存条件恶劣得连低等动物都无法忍受,那些亲日政权的打手们折磨抗日志士的酷刑毒招是五花八门,无奇不有。郭殿宝的两位同志入狱后不久就在一次用大刑时被折磨死了,他也被打得皮开肉绽、死去活来。他在臭气熏天的牢房里昏迷了十几天后,竟然奇迹般地苏醒了。当他睁开被皮鞭打肿的眼睛时,发现身旁坐着一个蓬头垢面、胡子拉茬的囚友,正高兴地咧着嘴冲他笑。

“你总算从阎王爷手中抢回条命。”囚友给他喂了点水,平淡地说,“我已经守了你两个星期了。你那两个伙计的尸体前天刚被抬走掩埋,臭得都长蛆了。差点儿把你也抬走。这里每天都要死好些个人……”。

“谢谢……”郭殿宝眼含热泪,想撑起身子,但一阵钻心的疼痛又使他几乎昏厥过去。

“别动!”囚友轻轻按住他的胸脯,“终有一天你会重新站起来的,就像我一样。你瞧,他们用这么粗的铁棍子把我的腿打断了,可我现在不是又重新站起来了吗?我叫许书勤。”

“我叫郭……”

“我知道你叫郭殿宝,大名鼎鼎的新民学校郭校长。你是好样的!”

许书勤用两个手掌轻轻握住郭殿宝一只肿得像面包一样的手,目光里闪烁着鼓励的火花。两条硬汉,掌心间传递着来自血液的热流,两颗刚毅的心灵互相撞击出顽强生存的信念……。

一年之后,在狱中染上了肺结核病的郭殿宝,在曼谷华侨郭氏宗亲会的全力斡旋与营救下获释了,当局限令他48小时之内离开泰国——他被驱逐出境。

牢房里,他与许书勤互道珍重,匆匆握别,相约来年能在狱外重逢,再携手共赴国难。但是,两个患难知己后来便各奔东西,为了一个共同的事业以身殉道,再也没有见面了。

郭殿宝一出牢狱之门,郭氏宗亲会便派车将他一直送到柬埔寨金边,并给他留下一笔钱。他隐于市井,治病疗伤数月。适逢潮州会馆收购了华侨中学并更名为端华中学,正缺主事之人。曼谷的潮人团体修书一封向金边的同乡会极力推荐,于是,郭殿宝就被礼聘为端华学校的第一任校长了。

郭殿宝刚接手的端华学校其实是一个烂摊子,仅有百余个学生,而且只有小学。他废寝忘食地工作,坚持爱国主义的教育方针,两年之后终于使端华学校渐渐兴旺起来。然而,过度的操劳也使他的肺结核进入晚期,就在1945年日本侵略军向盟军投降缴械的前夕,他终于耗尽了自己年青的生命,未能看到抗战胜利的万里晴空,带着深深的遗憾离开了人世。

郭先生离去后的端华学校又续聘了两任校长,但都才学平庸,没有多少作为。这期间,福建人办的民生学校和广府人办的广肇惠学校相继成立,更令端华相形见绌。直到潮州会馆的少壮派邱纯璋先生崛起执掌帮务时,才有了“三下堤岸觅贤才”的佳话。

 在端华学校董事会的全体会议上,董事长邱纯璋意味深长地向林弘毅和卢萌杰讲述完郭殿宝的故事之后,分别向他们二人各呈递上一本红绒封面烫金聘书,礼聘林弘毅为端华中学第四任校长,卢萌杰为校委训导主任。

林弘毅接过聘书时,只感到这个红本本的份量格外的重。郭殿宝的事迹在他的心灵深处产生了强烈的震撼,他仿佛又看到了目光冷竣的许书勤那一瘸一瘸的身影、卧病禢上的张秋雁和忘情演奏《马赛曲》的许晓红,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股崇高的情感。他略微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向董事会作了一个简短的“就职演讲”:

 董事长暨各位董事先生:

我首先要向邱董事长礼贤下士的诚挚风范表示敬意!同时也感谢各位董事对我的信任,将端华学校这付重担托付给我。我诚惶诚恐,深感责任如山!

我在1949年离开即将被解放的故乡厦门岛前夕,曾去向一位医学界的前辈辞行。她深情地对我说,全世界的华侨华人千千万万,他们大都是迫于家乡贫困、生计艰难才少小离家,漂泊海外的,他们中的大多数没有多少文化,目不识丁者也是不乏其人。但中华民族的文化传统是无形的、根深蒂固的,华人与华人之间、华人与祖国之间,就是靠着这种特色鲜明的文化传统维系在一起的,就像胎儿是靠脐带与母亲的心脏和生命联系在一起一样。他们身处异邦,如同身处茫茫沙漠之中,他们需要祖国的关爱,渴望民族文化的滋润。我在大学时代就立志于教育事业,弘扬孔孟之道,让更多的海外同胞能沐浴到我们中华民族文化传统的甘霖,我的父辈曾为此而奋斗毕生。今天,我来到这里,正是为了要实现这一人生理想,继承先辈遗志,脚踏实地做一名中华文化的传播使者。

刚才,邱董事长给我们讲述了前任校长郭殿宝先生的业绩,的确语重心长,用心良苦!我想,这对于我不仅是一面镜子,也是一个榜样。我将尽平生所学,像郭校长那样鞠躬尽瘁,把端华学校建设得更好、更优秀,使它成我们的后代求学求知的文化福祉,成为侨社的光辉典范。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请相信我,我不会令各位失望的!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