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30日 星期一

祈祷和平....( 连载 -51 ).... 林新仪

                       第十三章   比干的后代 ( )
“就职演讲”字字珠玑,落地有声。话音甫定,董事会的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报之以热烈的掌声……。
走马上任后,林校长再也没有什么豪言壮语,更无任何惊人之举。他只是埋头于处理那些琐碎而棘手的事务,理顺各方面的关系,或者与每一位老师不痛不痒的闲谈,甚至都顾不上与卢萌杰沟通交流,磋商办校大计。卢萌杰一直都在冷眼旁观这位绅士模样的搭档,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种情形持续了两个多月,使得卢萌杰对他的平庸大失所望。


终于有一天晚上,林弘毅主动找到也在学校四楼住单身的卢萌杰,商谈学校的工作及今后的发展方向。卢萌杰比他早来数月,他是接受“三哥”的指示,肩负重任前来柬埔寨开展爱国进步教育工作的。然而,这几个月来,他深感势单力薄,举步维艰。前两任端华校长都是国民党人,而且大部分教师都有着相似的背景,就连学生的教材都是台湾版的,学校整个的教育基础弥漫着台蒋反共的浓厚气息。他孤军奋战,没有后援,只得观形察势,谨言慎行,先把根扎牢再说。

那一年,中柬两国尚未邦交,但在1955年的印尼万隆亚非会议上,西哈努克与新中国的周恩来总理有了第一次握手,周恩来超常的人格魅力深深打动了这位年青国王的心,他后来将周恩来与戴高乐相提并论,作为他所崇敬的国际政坛巨人偶像之一。之后,新中国与柬埔寨有了实质性的交往,派了一个贸易代表团常驻金边。虽然柬埔寨王国在外交上仍然是与台湾互相承认并有大使级的外交关系,但在万隆会议之后,毛泽东与周恩来的新中国在东南亚的影响力徒然骤增,西哈努克无论是从个人感情还是从国家利益来说,都没有理由拒绝中华人民共和国。柬埔寨的政治生活开始出现了向新中国倾斜的变化,而且越来越清晰、明朗。

在端华学校身陷国民党人“重围”的卢萌杰也感受到了这种可喜变化,并准备伺机而动。可是,他却对“三哥”极力推荐同样是国民党人的林弘毅前来执端华学校“牛耳”之举大惑不解。对于林弘毅的到来,他一直保持着一份戒心。何况,两个多月来,这位校长大人的无所作为也着实令人不敢恭维。

一番寒喧之后,林弘毅便直接切入关于校务的话题:“刘主任,我想我们端华学校的教育方针到了需要变革的时候了。目前这种死气沉沉的局面必须扭转。这几天我总在思考这么一个问题:我们到底要为侨社培养出什么样的后代呢?金边跟堤岸完全不同,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估计很快就会与柬埔寨实现邦交正常化,我们应该做些什么?怎样去做?才不会愧对我们的祖国、我们的民族。”

卢萌杰心中一动,他慢吞吞地捋着花白了一多半的头发,试探性地问:“你所说的‘祖国’,是指……哪一个?”

“当然是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那个!”林弘毅说这话时很认真,没有半点犹豫。

林弘毅一脸的真诚,令卢萌杰不禁对他刮目相看,他心想,看来“三哥”没有看走眼,这个国民党人是与众不同。

“我也一直在思考着这个问题。”卢萌杰的声音变得明朗起来,“这涉及到我们的端华学校今后何去何从、能不能有一个大发展的关键所在,需要认真研究,从长计议。”

“我们现在急需补充新鲜血液。端华的教师队伍需要更新,教材也需要更换。我看,我们还缺一个锐意革新的教务主任。据我初步观察,现任的教师中没有一个人能担此重任。”

“你的意思是……?”

“从堤岸去找!我过去的一位同事很合适。他叫常德全,私立孝鸣学校的教务长。他本是我的得力助手,我临走时想举荐他出任孝鸣学校的校长,但被他谢绝了。他对南越的政局非常悲观。”

“我听说过这个人。我同意你的推荐。”

“必须派一个得力的人去请他。我来给他写一封信。你看派谁去合适?”

卢萌杰沉吟片刻,在脑海里将端华学校所有的教职员过了一遍,一个年青的面孔浮现出来,他高兴地一拍桌子,“就派他去。”

“谁?”

“吕波。”

“吕波?就是那个爱唱歌爱拉手风琴的年青小伙子?”

“对!就是他。小伙子二十刚出头,虽然只有初中毕业,却很有音乐天赋,是个思想很纯正的好青年。我观察他很久了,值得重点培养。这件事情交给他去办不成问题。”

“好。这就么定了。另外,聘任仪式那天,邱董事长讲述郭殿宝的事迹时提到了许书勤,他恐怕没有多少生还的希望了,他为西堤侨社的教育事业而悲壮献身,留下的妻子女儿却还在受苦,我们有责任帮助她们啊。我想让吕波一块儿将她们母女俩接过来。张秋雁可以安排在小学部任教,你看如何?”

“这是个好主意。”

“还有,将你的太太王云老师和孩子们也接过来。我想明年着手筹建高中部,王云可挑大梁。”

“你是怎么知道王云的情况的?”

“听‘三哥’说的。”

“杨碧涛老师呢?她也很合适呀。”

“你不用管她。她有自己的主见。这三件事情你尽速安排,好吗?”

“好。我明天就找吕波谈话,让他后天动身。”

“时候不早了,早点休息吧。晚安。”

送走了林弘毅,卢萌杰郁闷了几个月的心情豁然开朗了。他心里不禁暗暗赞叹“三哥”的神来之笔。看来,柬埔寨侨社沉闷了十余年的文教事业有希望恢复活力了,一场不动声色的“康梁变法”大概是要从这位极具绅士风度的国民党人之手来启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