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4日 星期三

消逝的茉莉花(六)....(余良)

      我们手牵手向小溪走去。 小树丛、湿草地的路真不好走。
         因为下过雨,小溪周围尽是沼沚潢汙。不远处是小溪的狭隘处。我们小心翼翼踏着石头跨过去。
  阵阵粪臭扑鼻而来。
“真扫兴。是粪便味吗?”我问。
“皞皞人,溷藩地。”
“是何意?”
“善良的好人,却把林野当厕所。。。看,那儿有一处宽阔草地。”

我们在一处较干燥的草地坐下来。
她似乎忘了寻找小野果的事。说:“所以嘛,高棉还很真落后:有权势者大多骄奢淫逸,由于封建官僚;不少贫穷者比较懒散,由于是鱼米之乡,取之容易。高棉农民家里都没有厕所,于是旷野林木遍地粪便;一到农闲,农民都闲在家里。这些都源于教育落后。中华传统文化中的仁义廉耻、刻苦耐劳的品德应该融合到高棉文化中去。。。将来,我要找一班志同道合的人创办新型的中柬双语学校,传播中柬两国历史文化。唉,我真是妙想天开----现在的华校教育全是宣传中国激进思想。这种趋势没人能够改变。”
“真是沧海遗珠,小女子怀大志。茉莉,我支持你。俗语说,事在人为,说不定真有那么一天。”
“可惜志同道合者不多。您对柬埔寨文化颇有研究?”
“很感兴趣,谈不上研究。。。 高棉文化博大精深。我初中毕业后,因为家穷,就到政府公立学校念了多年柬文,后来又到高棉和尚寺深造,学了巴利文,即高棉的古文。巴利文简洁精炼,意义深长。要办好中柬双语学校,和尚寺里的古籍是最好的教材。这些古籍记载高棉两千年悠久的历史、文化、高棉历代王朝的兴衰、辽阔的疆土、吾哥窟古迹、高棉民族的来源等等。最早的古代柬埔寨国称扶南王国,是东南亚第一强国,其国土东到今越南半岛的南圻,西至下缅甸,南抵马来半岛,北达老挝中部和泰国南部。。。至于高棉民族的来源,民间多认为高棉人来自印度,有些文献记载来自澳大利亚和斯里兰卡的土著。实际上古代高棉人来自中国云南昆明的吉蔑族。高棉的吉蔑语KHMER就是“昆明”的译音。”
    “高棉族与我们民族还有渊源呢!”
  “中柬古代历史也有许多相似之处。其改朝换代大多也是宫庭内讧、互相残杀。但古代柬埔寨没有农民起义。这可能与它的鱼米之乡、人民生活无忧有关。中国古代有北方蛮夷入侵,柬埔寨屡遭泰国和越南侵犯:中国有万里长城,柬埔寨有吴哥窟。。。”
   “您家境贫穷只好到公立学校和高棉寺庙念柬文。这是怎么回事?”
   “事情真的不那么美好。因为穷,我才到此教书的。”
  “大志可改变环境。古人说,仁者爱人。令双亲可好?”
  “我父母原来开杂货店,我是独生子。日子还过得去。多年前,金边流行赌雨水,我的父亲嗜赌如命。有一年,他输了很多钱,债主带了黑社会人物讨债上门,他从家里的三楼跳下来。。。父亲死后,母亲卖掉原来的屋子,搬到高棉人贫民窟---堆谷区。我们在那里买了一简陋的小屋做卖杂货的小生意。母亲身体本来就不好,生意只能勉强维持生计,我只好辍学出来打工。这次是在世清哥介绍下来到这丙介瑶教书。没人照顾我母亲。这里太偏僻,没办法寄信给母亲。”
   “赶快写封信,我明天托人带到柴桢市让我哥哥帮您寄到金边。您妈的回信也可寄到我哥的铜铁店转给您。这里虽没有邮政。汽车司机都会帮我们。”
  “那太好了。谢谢你。明早我上你家时便把信带上。你哥的生意好吗?怎么就他一人做生意?”
  “生意原来是我爸和大伯合资的。大伯在唐山就是建筑师,但他没结婚,两年前他因病过世,生意也差了。去年我哥结婚了,生意就让哥嫂经营。‘方记’是老字号,信誉好,还可继续做下去。。。赵老师,你妈患什么病?”
  “初期肝癌。但病情受控制。”
  “唉,真不幸。”她沉默了一会,又说:“写信时,托我们一家问候她,希望她宽心---好心情会改善病情。。。我爸明天还想去拜访镇长,请您当我爸的翻译。最近局势不好,为了学校的事,我爸今后要多联络镇长。”
  “义不容辞。”
  “您每周的家访做得如何?”
  “你妈说过‘我们乡下人对教师是很敬重的,你来久了就会体会。’还真是如此。家长们很热情,很客气。有的家长还对我说,孩子就听老师的,不听父母的。但也有家长对学校很不滿,埋怨孩子唱‘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
   “教毛思想违背了侨居国国情,也是反儒家思想、有违孔子提倡的孝道。对发扬中华传统文化不利。唉,我们有什么办法?”她没再说下去。
  “廖校长对我 们要求不高,只希望把坏学生教好,把书教好。这两个月来,品行差的学生大多都听话了,学生们的成绩好了。原来,全校学生要出席每周一约十五分钟的校长训话。我和世清哥要求一、二年级学生不出席,因为他们听不懂。校长同意了。我们就在班里让班长或学习、品行进步的学生上台讲话。他们用柬语发言,我用国语翻译。最近,我又规定课文的生字用柬文注音只能在书本上保留两天,第三天就要擦掉。这样,他们对认字和读音也有进步。”
  “赵老师,你可真有办法。”
  “全因为你的帮助。你的文化程度比我高,我应该称呼你‘方老师’。”
  “别这么说。你就叫我茉莉。您知道茉莉花代表什么吗?”
  “友谊、清香和纯洁。”
  “刚才跟您开玩笑。这林子里只有小野果,没有茉莉花。”
  “美丽的茉莉花就在我身边。”
  “是吗?”她回眸一笑,深情款款。“看!那就是被人们称为丙介瑶的小野果。我们一起走过去。”
   “瑶”是“油”的意思,这种被称为“油“的树并不太高,我跳上去伸手采了一串。瑶树籽大小如“油甘”,但深黑色更像潮汕一带的“乌多年”。据说其味道又酸又涩。
   “不要也罢。”茉莉将其丢弃。她突然惊叫起来:“看!一朵鲜艳的花!”
   “是牵牛花吧?”
   “赵老师,我要牵牛花,您帮我采下来吧!小心别摔伤了脚。”
     一间被废弃的砖瓦屋被绿茸茸的各种寄生藤蔓緾绕直到顶部,一朵白色的花从屋顶伸出来。
    我踏上屋下一处坍塌的墻垛,小心翼翼采下来。
   “赵老师,请把花放到我的衣袋里。我喜欢这花。”
    我把鲜花小心放进她胸前的衣袋。她细腻美白的脸泛上害羞的微红。我们彼此凝视着。她有香港电影明星王葆真细腻美白的脸蛋,一个浅浅的酒涡,灵动的眼睛深藏无尽的 睿智.她不好意思地转过脸,说:“我们该回去了。”
“路不好走,让我牵您。”
。。。。。。
   第二天,我带了信,上茉莉的家。一切都很顺利:先拜访武亮家长,武亮他爸还陪我们到镇长的家。镇长很兴奋,收下方兴叔送来的蔬菜,对他说“你们学校不会有事的。即使今后有什么阻止不了的事,我也会事先通知您。”
   方婶已做好的丰盛的午餐。盛情难却,我便留下来吃饭。
    饭后,茉莉问:“难得今天有空,请上书楼一览。如何?”
  “只怕打扰。”
  “别客气。楼上会有您喜欢的书。”方叔说。
   小小书楼上千本书分门别类整齐排列在书架上,其中绝大多数是古文学,如历朝诗词,言情小说;也有不少是近代与现代文学,如张恨水的《新啼笑姻缘》、《夜深沉》,《鲁迅文选》、《巴金文选》;民国时期出版的中国近代、现代历史、政治书籍,如孙中山《论三民主义》、《孙中山全集》、《中国存亡问题》也有一些四九年以后中国大陆出版的书籍,如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古籍研究或书评。此外,还有《金陵春梦》、《毛主席诗词》、《毛泽东选集》精装本等。
“我建议您阅读《镜花缘》或《石头记》。”茉莉说。
“这楼上的书您都可借去。下面这些书暂时不能借出。只有《教师月刊》例外。”方叔说。这时我才注意到墙角下面另一堆为数不多、同样排列整齐的书。我好奇地蹲下去看。这些书大多数是印刷精美的《今日世界》、现代政治历史刊物、三民主义论述、一些《教书月刊》。
方叔继续说:“不能借出是这些书都是台湾发行的,许多内容已不合时宜;这些又是早年中华民国驻金边领事部赠送的给实用学校的,是公物。”
“我还没留意到《教师月刊》是从台湾来的。”我说。
“我爸担心当年从端华派来的校长会把所有台湾来的刊物烧掉,所以及时搬到家里来。”
“我的担心是有道理的。原来亲台湾的校长走之前就烧掉了全部的学生和家长资料,明显是要给新校长制造困难。唉,中国人就是心胸狭窄。”
“我没太多时间阅读这些好书。还是先看《教师月刊》吧!”我说。
“我已为您选好了适合您目前阅读 的《教师月刊》.到楼下吧!”茉莉说。
回到楼下,茉莉从她的房间捧出十来本《教师月刊》:“就是这些。”
我接过来,这时,一册笔记本从中掉下来,本子面上写着“茉莉文作。”
“正好。我想拜读您的大作。”
“不行!那是草稿。里面还有我的日记。”她把本子拿过去。
“可让我看一下题目?”
“就在第一页。”
     我打开首页。匆匆过目是:“丙介瑶风情”、“茉莉花”、“古文观止语译和浅释”...。最后一篇是:“赵老师。”
   她抢过本子:“好了,时间不早了。说不定校长正在寻找您呢!”
   茉莉猜对了。回到学校,廖校长走过来,对我说:“家访这么久啊?我们都等你回来吃饭呢!”
“谢谢您。已吃过饭了。”
“是在茉莉家吃饭吧?”
“是。”
“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找你商量。它关系到学校的前途。请到我房间里来吧!”
(未完)(作者说明:所述内容纯属虚构)